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四十五章 转化

有些人很干脆的就晕厥了过去,有些人开始陷入迷乱之中,手舞足蹈的乱跳乱笑起来。
这些植物从石壁和地上的缝隙里生长出来,根本不需要阳光,它们所需的一切便是这殿内的阴气,然后生长得极为旺盛和粗壮,其中甚至生长出了墨玉般的果实。
他的身上一共有十枚这样的黑色石符,在这些石符耗尽之前,他便必须离开这里。
祖殿在山外河道看起来很小,然而当苏秦真正站立在这之前,眼睛却是不自觉的眯成了一道缝隙。
通道的尽头应该位于这座山体的中心,大小近二十座殿窟,其中十二座便是十二巫神殿所在,是昔日那名祖师最强大的经藏库所在,而其余的殿窟则有关这座山的法阵枢纽。
如果说到达十二巫神殿就需要一共五道石符,那他仅可以很快的在十二巫神殿看一眼,便需要马上离开这里。
祖殿的大门在半山,半山之上的半截山体,便是祖殿。
这截晶石只有寻常人大拇指般大小,形状是六边形的和_图_书柱体。
这些金色的火焰流淌在已经完整的巫神像之外,在飞舞缭绕之中,自然的形成一道道古朴的金色文字和一篇篇图录。
那种无处不在的阴气在这祖殿门口变得更加旺盛了起来。
无处不在的阴气对于走在他前方的那百名年轻才俊而言,却如同大补灵药,越是接近祖殿门口,他们体内的气血流动得越是顺畅,越是迅速,情绪越是高涨,甚至连真元都在不知不觉中强盛起来。
他同样受到了很奇异的影响。
他的面容没有任何改变,左手释放出数缕真元,裹住了另外一枚同样的石符。
这是很自然的优胜劣汰的过程,从这么多人一起进入祖殿修行时,他们自己便很清楚。
就在这些年轻修行者见到这样的画面而心神震撼难以自己之时,苏秦的手指间也开始微发烫。
他们都想尽快的看到十二巫神的传承,所以他们都走得很快。
十二巫神首原本便是郑袖交予齐帝,作为交换条件之一,苏秦虽然和-图-书获得齐帝准许进入这祖殿,而且也作为齐帝看重的郑袖使者,然而这并不意味着齐帝会有多在意他的生死。
原本有序的行伍变得散乱,然而没有人去管那些失控的人。
山外所看到的祖殿,只是祖殿的大门。
然而这截晶石的表面,却是遍布着繁琐的符文,符文和十二巫神殿旁一座偏殿门上的符文极为相似。
在接受门徒朝拜的大殿之后,便是一道笔直的通道。
这祖殿的法阵出自昔日那名祖师之手,非修行阴气功法的修行者对于这里而言就是绝对的异族,这里任何的禁制对于异族都只有着冷酷的杀意。
那些没有被极度的狂热冲垮的年轻修行者首先感知到自己的真元莫名的变得强大起来,而在下一个呼吸之间,他们脑海之中的那些轰鸣声便随即消失。
在接近十二巫神殿的过程里,他又耗费了三道石符。
这金色的火焰带着恐怖的温度,灼热无比,很显然是太阳真火的凝聚。
苏秦走在队伍的最后,当走到石和*图*书阶的尽头,到达半山祖殿门口时,他右手的这枚石符上已经出现了裂纹,石符本身的威能已经消耗殆尽。
更令他们无比震惊到大多跪伏在这些巫神像之前的是————这一座座高达十余丈的巫神像内积蓄的阴气浓郁到令他们无法想象的程度,但是这些阴气浓郁到极致的神像身外,却是跳跃着金色的火焰。
而且和先前的所知一样,他的感知超不出十丈之外,也根本无法和外界的天地元气进行沟通。
只是事实证明这些年岁久远的石符的确有效,在走到十二巫神殿之前没有发生任何的意外,那现在便已经是他的时间。
晶石的质地和外面那些生长了无数年的巨木极为相似,只是更加晶莹。
这是一截黑色的晶石。
极阴之处却滋生极阳的真火,这本身就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玄妙变化,是一种极致的转化。
通道里依旧有着各种各样的植物。
走得最快的一批大齐王朝的年轻修行者约有二十余名,此时已经走入了十二www.hetushu.com巫神殿。
祖殿只是昔日那名无敌的修行者接受门徒们朝拜以及流传修行典籍之所,所以内里的构造并不复杂。
苏秦很有可能在完全没有预料的情况下,被这里的法阵轻易灭杀。
那些如生长在他身外空气里的黑线更加活跃,虽然朝着他身体的前进依旧缓慢到近乎停滞,但在包裹着他的阴冷气息之外,这些黑线却是开始杂乱无序的狂舞着。
当真正穿过大门,踏进祖殿大门的瞬间,苏秦的脚步变得更沉重起来。
他异常小心的通过,没有去触碰这里面的任何植株。
四四方方,笔直而正,这是王者的气象,和长陵的道路和布局也十分类似,但走在这宽阔平坦的通道里,苏秦依旧有些忍不住的震撼。
他的眉头微皱了起来,马上加快了前进的步伐,超过了原本在他身前的很多人。
苏秦的面容变得绝对平静,他的脚步反而慢了下来。
在数十丈高的黑色大门前,尤其是在黑色大门都在长久的阴气熏染下变成了一种深沉魔晶的和图书境地之下,任何生命在这里都显得和蚂蚁一样渺小。
只是这一点,便让这些大齐王朝的年轻修行者可以肯定,若得这名祖师的正统,阴气鬼物功法,的确是不畏惧如赵剑炉那样的真火,不会被克制的。
只是这种潜在的威胁对于一名疯子来说并不算什么。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他看不起外面大多数大齐王朝宗师的原因,是因为他自己也是个疯子。
手中的石符中流散出来的元气还在庇护着他的气息不至于引起这祖殿法阵的杀意,但是他真元流失的速度却比外面快了一倍。
他的左手流淌着真元控制着第六片石符,右手却是悄然了握住了另一件东西。
而且这里的法阵经过了悠久岁月的洗礼,包括那些守殿人都无法预料其中产生了什么微妙的改变。
……
当为首的一些年轻修行者跨入祖殿的瞬间,他们狂热的情绪到达了顶点,气血冲击着天灵,脑海里瞬间响起无数宏大的轰鸣。
他右手中紧握着的这截黑色晶石开始急速的升温,晶石开始发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