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四十八章 危兽

坚硬的水晶在吞咽时对苏秦的咽喉造成了一些损伤,令他有些不适。
“这事关我的命。”苏秦看着白山水,神色也不见有什么变化,只是微冷道:“郑袖有这样的交待,我必须这样完成,否则我出了祖殿,她也不会保我平安回楚都。若是我出去之后必死无疑,那我在这里帮你们便没有任何的意义。不过若是你一定说这不在交易的范围内,我可以将第七殿上的功法刻制两份,一份交给郑袖用以保命,一份交给你们。这样一来就算她能够利用这功法中的某些内容,以巴山剑场之能,既然也得到这功法,也自然会有克制之法。”
看着笑起来分外高傲和美艳的白山水,他在心中想着的却是,终有一日自己要让这样的女子都跪倒在身下,那样的位置才会令他自己满足。
这些年轻才俊甚至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只是以为这是祖殿的安排,只得静心参悟眼前的巫神像。
白山水饶有兴致的看http://www.hetushu.com着眼前的这座巫神像,她的眼睛里尽是赞赏和惊艳的神色,她没有看苏秦,只是带着一丝不屑轻慢道:“你要的东西我已经给你,这不在交易范围内。”
在完成这一切之后,他才异常冷静的计算了一下时间,在接下来一瞬间,他用最快的速度连穿数道法阵屏障,进入了十二巫神殿的末殿,第十二殿。
此时的白山水和以往一样桀骜不驯,尤其在他的面前更为高傲,他心知此时自己和白山水,的确是如同野狼和天凤的差别,然而越是这样的女子,在他的眼中自然越有魅力。
“这十二巫神功法也是将阴气诀法阐述到了极致,全部毁去倒也实在可惜。”听到苏秦如此说,白山水笑了笑,“按你所说,我们倒也不吃亏。”
他轻轻的咳嗽了两声,看着庞若无人打量着这巫神殿的白山水很直接地说道:“你要给我一定的时间,我要去一下第七殿。http://www.hetushu.com
“现在外面的齐帝应该发觉有些不对了。”李云睿轻声地说道:“也不知道他此时什么样的心情。”
那从河底吹拂上来的水汽对于人世间而言最平常不过,但对于这祖殿内,却是从未接触过的异种元气。
对于白山水而言,苏秦虽然并非善类,但充其量只是一头危险的幼兽,更何况她很清楚自己和李云睿的生死也和此时的苏秦没有太大的关系。像苏秦这种人,更为关心的是如何往上爬,将来会爬到何种程度,而不会在现在做得太过。所以她并不担心苏秦有什么搞鬼,也只是接着淡淡一笑,道:“诺。”
当他进入十二殿的瞬间,十二殿巫神像下方的某个法阵和他身上的阵法杵产生了奇异的感应,接着庞大的巫神像底部发出了嘶哑的声音,整座巫神像朝着一侧慢慢移动开来。
先前进入十二巫神殿的大齐王朝年轻才俊不过小半,这些人都只是停驻于前三殿,即http://www•hetushu.com便想着进后面的巫神殿一观,却也被此时的法阵阻隔而无法穿过。
苏秦眉梢微挑,毫不犹豫的将手中的阵眼杵递到白山水面前,同时道:“等我出去之后再毁这十二巫神像。”
时间的流动对于他这种已经浑然忘我的修行者而言已经没有意义,当他刻完最后一条符文,他深吸了一口气,直接张口将这块白色水晶硬生生的吞入了腹里。
然而正是那些记载掩盖了事实的真相,当年那名分裂者只是杀光了祖殿之中的所有守殿者,并伪造出了从正门逃离的痕迹,事实上他真正逃遁的路线,便在这十二座巫神殿下方。
他的声音虽低,然而却带着说不出的快意。
苏秦深深的看了白山水一眼,莫名的笑了笑。
却不是苏秦的这句话让她不舒服,而是这殿内的阴气太过浓烈,使得她都开始感觉到极大的压力,每一息之间,都必须损耗不少的真元来抵御这些阴气的侵袭。
这些不断在空气里生成,hetushu.com又迅速消失的像冰花一般的元气结晶看似毫无规律,而且也不连续形成一些她熟悉的符文,这巫神像上也没有特殊的图录,然而苏秦却显然从这些冰花之间看出了符意,已经开始极为迅速的在同样的白色水晶上记录。
“若是你改变主意,现在杀我或许来得及。”苏秦说道。
在当年的所有记载里,当那名无敌的祖师死后,他的弟子之间相互征伐,而这祖殿内部的一名分裂者乘乱窃走十二巫神首,是强行杀出祖殿正门逃遁。
如今隐匿的法阵彻底启动,阵眼杵到达这里,隐匿的通道便再次显露出来。
空旷的第七殿里,庞大的巫神像通体银灰色,身上寂寒的星辰元气将他们的身体都染成了一种奇异的荧光灰色。
“为什么?”
当水汽吹拂到那座巫神像和周围的墙壁上,巫神像的色彩迅速的黯淡了一些,而周围如黑晶的墙壁甚至出现了一些裂纹,出现了小片的剥落。
白山水皱了皱眉头,看着苏秦说道。
因为有着楚皇m.hetushu.com宫里典籍上的记载和推演,所以他直接确定了这第九殿的功法是自己所需要的,在仙符宗修行的经历,使得他能够这样记录下这尊神像的功法,但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他没有去试着揣摩和理解这里面任何一道符文或者任何一篇图录所表达的意思,也根本未去考虑自己今后是否有融会贯通这篇功法的可能,只是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将这第九殿的功法丝毫不差的记录在手中的这块晶石上。
“看来你比我想象的要危险一些。”
伴随着一阵潮湿的微风,白山水和李云睿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在这巫神像的表面,寂寒的星辰元气和阴气奇异的结合着,不断生成毫无规则的像冰花一样的元气结晶。
他是楚人,曾经是楚帝最为信任的死士,自然是最忠诚于大楚的修行者,对于齐帝这样背叛崩约导致大楚王朝四分五裂的人,他自然怀着极大的恨意。
苏秦、白山水和李云睿三人轻易的进入了第七殿。
白山水没有回应,微微皱了皱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