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五十章 求死

一瞬间有许多人哭喊了起来。
何灭景的牙齿咯咯作响。
此时,也唯有他这样的七境宗师,才发现还有异常。
然而何灭景却未动。
更何况此时祖殿之中元气肆虐乱走,水汽又弥漫天地,根本不可能精准的感知到白山水的逃遁路线,又如何能够截得住她?
当那些狂暴的冲出的元气变成天上四散的飓风,被席卷出来的一切物事,包括那些受伤太重无法控制自己身体的年轻修行者纷纷随着碎石和巫神的残骸坠入水中。
他身上的气息不断的往外膨胀着,阴风开始呼啸,就像是有无数鬼魂在剧烈的嘶吼。
那一颗晶莹的水珠很细小,然而却带着一种一往无前,绝不可阻挡的味道,瞬间刺穿了无数狂暴而走的黑色元气。
震惊、失望,甚至绝望的大齐王朝官员,在此刻朝着下方混乱不堪的水中跳了下去寻死,其中许多都并非修行者,而其中有许多,更是大齐王朝的名臣。
有人以头抢地,有人嚎啕大http://m.hetushu•com哭,哭得撕心裂肺,完全失了仪态。
在楚都外的江里,白山水明知不可为,明知不敌却还要力抗幽浮舰队一记,便是对着整个大齐王朝的修行者表明态度,在那一击的力抗下,白山水受创逃遁,但他们和大秦王朝的修行者追击却依旧失去白山水的踪迹。
只是就算是他此刻脑海里一片空白,他也可以肯定这五名守殿人绝对没有时间去看全那十二座巫神上的所有功法,更不可能采用什么手段将十二巫神一起毁去。
“白山水!”
然而就在下一刹那,那一颗晶莹的水柱和从祖殿中涌出的碧绿色水柱一撞,轰然四散,听不见水声,却是一阵隐隐约约的曼妙而又豪放的歌声。
许多僵立着的大齐王朝修行者不由得身体微震。
尤其是那数名宗师听着那歌声,面上尽是苦笑。
那座山里墨玉般的阴气喷涌上天,变成无数道比墨汁还要浓厚的黑云,落下浓重的和-图-书阴影,落在他们的双瞳里,将他们的双瞳也彻底变成黑色。
他可以感知出来,这五个光团内里便是那五名守殿人。
“天一生水,夜策冷?”
那是四艘幽浮战舰上的大齐宗师们反应了过来,他们的愤怒不只是祖殿十二巫神被毁,还来自于白山水对整个大齐王朝修行者的蔑视和挑衅。
他的面部肌肤有些扭曲,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朝着祖殿所在的半山看去。
有些碎石和残骸,甚至血肉的残肢坠落在幽浮战舰上,发出令人绝望的声音。
何灭景的眼睛骤然睁开,射出如实质般的寒芒。
这宛如幻觉,然而歌声阵阵飘来,如来自远方,却汇聚着强大的水元气息冲击在这方天地,又是无比的真实。
他感觉自己的整个身体周围都是黑色的,他在不断的下坠,坠入无边的黑暗里。
现在在这里,这歌声是用元气包裹住,等到元气散了,音波震荡出来,人却已经早就离开。
还有两艘从楚都而来的幽和*图*书浮战舰上,有数名宗师也未动。
齐帝的双瞳也是黑色的。
“怎么会这样?”
想着当天他们乘坐着幽浮舰队破楚都,她看到了却无可奈何,现在是一报还一报,他们看到祖殿被毁却无可奈何,真是如同白山水回来收账一般。
那人是女子,然而却比世间绝大多数男子还是要豪迈。
噗通!噗通!……
当坚硬物体撞击幽浮战舰发出的清脆金属震鸣声尖锐的刺扎在耳膜里时,许多一直呆滞的站立着,似乎身体的一切都已经停止活动的大齐王朝的朝臣们,才发出了各种各样的声音。
百名年轻才俊,此刻放眼所及,飘飞在空中身体周围还有元气护体,应该可以活下来的,只不过十之一二。
曼妙和豪放似乎是完全对立的形容,然而却就是有人完美的将之融合在一起。
浑身寒冷而心头一片茫然的齐帝顺着声音望去,却看到船上有朝臣跳水。
先前那些在法阵变动时被十二巫神殿里的无形屏障震晕死和*图*书过去,或者震成重伤的年轻修行者们不可能抵御这样的力量冲击,全部被撕碎。
有一道和祖殿的黑色阴气明显截然不符的碧绿色水柱正冲出来,与此同时,天空之中自有呼应,有海量的水汽从四面八方聚集过来,在顷刻间却是凝聚成一颗晶莹的水珠,从天空里往下坠落。
也在这一刹那,许多道强大的气息从四艘幽浮战舰中冲出,冲入下方的水中。原本已经湍急不安的河水底部瞬间如有无数黑龙在大战,混乱到难以想象的地步。
所有的大齐王朝朝臣,所有到场的强大修行者们,在这一刹那全部抬头,面容震骇到茫然。
齐帝处在这样声音的包裹里,这本该是个值得庆贺的时刻,然而却全部化成了悲声,他嗫嚅了一下嘴唇,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然而一张口,却是连气息都不顺,发不出任何的声音,一口鲜血却是从他的口中喷了出来。
这一刻所有大齐王朝的天空是黑色的。
对于他们而言,那隐隐约约的歌声不只是http://m•hetushu•com曼妙和豪放,更带着一种快意和嘲弄。
他之前猜测过很多种可能,却根本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五个黑色的硕大光团散发着令在场的很多宗师都心悸的强大气息,那些从山里喷射出来的黑晶般碎屑里,很多阴气甚至被抽离出来,朝着那五个硕大的光团而去。
在这场风暴里,最引人瞩目的是五个硕大的光团。
他从牙齿缝里挤出了这人的名字。
此时这样的画面充斥在齐帝的眼瞳,那些落水声却化成一个声音砸入他的耳廓,“这并非他们之罪,他们求死,你还能活么?”
混乱的泥沙河水里,陡然又响起纷乱的重物落水声,随之响起的还有修行者后继的破空声和幽浮舰队上的惊呼声。
轰!轰!轰!……
只是这一刹那,不用细听,何灭景的脑海之中就已经出现了一名在长陵持剑而行,且战且歌的修行者形象。
所有这些寄希望于将来的大齐王朝的修行者们,所有的光明未来就像是被一场黑夜,一场永恒的噩梦所笼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