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六十二章 软弱

丁宁微微的眯起了眼睛。
这些星光的味道他十分的熟悉,胶东郡乃至巴山剑场,除了郑袖没有人能够沟通寂寒星空,引那种星光落地。这星光里的意志,当然就是郑袖的意志。
“这里面的东西对她很重要。”
“听着你这样说,我便放心。”林煮酒淡淡的笑了起来,“对错无所谓,我只是担心,这里的东西也是她故意布置,以免将来有一天你会走进这里,然后这些东西只是让你软弱。像她这样的人,只要你面对她时剑意软弱一分,她便能杀死你。”
他只是异常简单的伸手一划。
这些东西都埋葬在这间库房里,似乎分外的诡异离奇,然而当这里所有人的感知逐一扫过,当脑海中逐一出现这些物事的画面,即便是最不喜欢思索的长孙浅雪,脑海之中的这些画面却也清晰的连接在了一起,连接成了郑袖这一生的走过的足迹。
她似乎看到郑袖在幼年时无忧无虑的成长,骑者m.hetushu.com木马,手中有着长陵的孩童都会拥有的拨浪鼓,还有草叶做的一些玩物,然而很快这些东西换成了刀剑。
长孙浅雪震惊而担心的看着他,她很清楚现在的丁宁是何等的境界,尤其在他直接动用了大刑剑之后,这样的后退一步便代表着不同寻常的意义。
一股积年的灰尘从门缝中落下,有细碎的爬虫迅速穿行的声音。
当他们的感知深入这间库房,便很快得到了答案。
这间仓库的顶端毫无征兆的涌起一股可怕的杀意,有无数若有若无的细微星光迅速的集合在一起,变成一张冷酷的网,朝着丁宁席卷而来。
丁宁的目光剧烈的闪动了一下,然后他往后退了一步。
最后几具少女和少年的尸骨中,有和她类似的气息,这种气息不只来自于修行的功法,还有类似的血脉。
这些土堆里,有腐朽的尸骨,有一个土堆里是条狗的尸骨,然后接着的土堆里,和-图-书又有一头异兽的尸骨,接着便有一些孩童的尸骨,或男或女,年龄依次增长,最后的数具属于修行者的尸骨,是少女和少年的尸骨。
丁宁看向林煮酒和长孙浅雪,他没有掩饰自己的任何低落或是痛苦的情绪,然后接着说道:“她就像是埋葬了自己的所有过去……但是不管以往如何,不管过去如何。不管有多少理由,或者值得被同情的理由。这样对待朋友,对待朋友的真心,是不对的。”
当仓库门打开,没有任何的光华透出,只有一种阴郁的气息,许多年未曾开启之后的霉尘味道。
嗤的一声爆响。
也就是说,这些少女和少年,便应该是她的兄弟姐妹,修炼的也是和她同样的功法。
修行者的感知自然比目光所见还要准确。
大刑剑的剑光在他的身前闪过,接着前方的空间里生出一道晶莹的裂缝,就像这一剑直接裁开了空间。
光是这一瞬间交手的气息,就让他可和_图_书以肯定,这间库房和之前所有的库房不同,这间库房并非是胶东郡争夺天下的东西,而是郑袖自己的秘密,是她自己需要的,或者是封存的东西。
丁宁摇了摇头,“只是未曾想到有那么多人来了长陵,剑意不曾软弱却终究未能成功。否则后来嫣心兰她们也不至于战死。”
最后一间仓库的门开了。
丁宁也沉默的感知着,当他的感知离开最后那个土堆里的那一坛酒,他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抬起了头,说道:“那一坛酒是在长陵时我亲手酿的。”
然而这个仓库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
“只是亲手酿的酒不多,因为闲暇不多,心情极佳的时候也不多。酿酒之后,往往便互有约定,会约何事完成,或者何时和何人一起痛饮。”
除了这些尸骨之外,土堆里面埋葬的有很多杂七杂八之物,有小孩子的玩物,有未完成的画,有一些信笺,最后一个土堆最小,里面有一坛酒。
m.hetushu.com“当年入长陵想要杀入皇宫,便不是纠结对错,而是要杀死她。”
而且就在感知往这些土堆里探的时候,丁宁感受到了某种熟悉的味道。
“酒意能让人忘却疲惫,也能让身体暖起来,也能够让人忘却很多不快。”
之前所有仓库,哪怕是堆积得极为杂乱,然而因为天地元气的关系,因为那些晶石宝玉自然的华光,都会显得富丽堂皇。
这种感觉,和打开一个废弃的,很多年没有动用过的库房没有任何的区别。
他体内的真元波动得并不厉害,方才那退后一步并非是因为力量冲撞的原因,而是那些星光之中蕴含着强烈的意志,若他不是收势示弱,那些破碎的星光恐怕反而会激荡而产生更猛烈的元气波动,或许便会彻底损毁这一间库房。
那些星光落入晶莹的裂缝里,瞬间散碎,就像是变成星星点点的星光,重新回归星空。
这间库房里竟是有一个独立的禁制,而且似乎比外面那来自大http://m.hetushu.com幽王朝的禁制还要强大。
“怎么?”
林煮酒的面容也凝重了起来。
这样的画面,自然令人觉得有种诡异的气氛滋生。
丁宁沉默了片刻,看着她说道。
“所以在初入长陵的很多年里,很多战斗过后,尤其是听闻失去了有些朋友之后,我们都会喝酒。”
长孙浅雪自然是最恨郑袖的人,然而此时脑海之中连续不断的出现这些画面,她宛如看见郑袖浴血的从胶东郡走出,一时之间,她心中的情绪却是极为复杂,甚至都有些不明白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情绪。
不等阳光透进这个仓库,丁宁等人就已经看清,这间库房里没有任何木架,只有一个个隆起的土堆,像是坟墓。
她看到郑袖亲手杀死了她所喜爱,陪伴着她的伙伴,从狗、幼兽、坐骑,接着便是伙伴,一起修行的伙伴,最终在互相杀戮的争夺之中拼杀。
这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土堆,的确是坟墓。
每一根细微的星光里,都如同蕴含着无数汹涌的海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