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六十五章 言听计从

“我如何能有让别人害怕我的力量?”胡亥不能理解的看着赵高,他的眼中尽是渴望以及惊恐交缠的神色。
“皇宫里这些医师都是庸医,治了这么多天都一筹莫展,反而让你不得康复,让人笑话,你先换了这些医师,至于这些医师,就让他们散去各城,一些年轻力壮没有多少名望者,你让他们去边军,边军正好需要大量医师。”赵高没有正面回答,反而是先说了这样几句话。
他看着赵高,呓语般轻声喊了一声。
就像某个隐秘的法阵被瞬间开启一般,胡亥浑身颤抖,双目有些空洞和茫然的醒来。
为什么这样的境地不是落在扶苏的身上,而偏偏落在他的身上?
“你先找礼司程若冰谈一谈,让他帮忙想办法替换掉这些医师。”赵高看着他说道:“你只要许诺他会登上礼司司首之位,同时你赏赐些重器,说是你母后离开长陵这段时间,让他也多提些精神。”
然而他面上的表情却很丰富www.hetushu.com,时而狰狞,时而恐惧,时而肌肉震颤,如同抽搐。
问了这一句之后,他又恍然想起了最开始的问题,接着问道:“先生,那我见过程若冰大人,将皇宫里的医师全部换过之后,我有如何能拥有自己强大的力量,让人都害怕我呢?”
这的确是一个可怜的年轻人。
只是和申玄定计,光是听这些手段的时候,赵高就觉得这些手段实在非人。
“你被申玄所掳,受尽屈辱。然而最关键的不是吃了多少苦,而是如今这般苦处,别人却反而看不起你。”赵高面色平和的看着胡亥,说道:“你想要康复,首先便要别人重新看你,不敢看不起你。”
顿了顿之后,赵高看着胡亥,慢慢地说道:“但你最应该明白的一点,是不管最后接任礼司的人是谁,关键在于,程若冰现在也必定自认为自己是最有可能接任礼司司首的人。所以只要他是这么想的,他就一定会和图书入你的局。至于替换医师,战场上此时本身正缺医师,这是顺水推舟的事情。”
胡亥很习惯的开始喝药,尤其药汤里的某种气味,让他的身体深处燃起了一种莫名的渴求。
申玄掌管了大浮水牢很多年,每日里除了修行,便是研究各种逼供的手段。有些手段甚至无法同时用在某一个重犯的身上,以免那名重犯的精神彻底崩溃而无法供出他所要的东西。
赵高静静的看着他。
胡亥言听计从,低头像吸吮着山珍海味般细口饮着药汤。
所以一个人是否值得被同情,将来会成面临什么样的处境,往往和自己的本身有关。
赵高点了点头,道:“要让人看得起你,便唯有拥有权势,拥有你自己的力量,让别人害怕你的力量。”
只是这名年轻的皇子真的值得同情么?
“徐福早就不管礼司事物,幽浮舰队攻占了楚都,接下来徐福自然不可能再回来掌管礼司,自然会有更重要的事物。”赵高微讽http://www.hetushu.com道:“至于他离任之后,原本接任的自然是司空连,但司空连在昔日曾送礼给那名白羊洞少年丁宁,多少有些牵连。所以接任礼司司首,程若冰才是最有可能的人选。”
如果说到了死亡那刻,才能够和家人和挚爱的人团聚,那复仇成功死亡的那刻,就是他想要的归宿。
“替换医师,让程若冰为你做事,这只是第一步。”赵高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又递给了他一碗药汤,示意他慢慢饮了,接着道:“接下来每一步,我都会教你。只是你不能对人言,要让所有人觉得这些都是你做的。”
然而这些手段却都同时用在了胡亥的身上。
他嘲弄的看着胡亥,轻声道:“你不要忘记,你是圣上的血脉,现今扶苏不在,你便是这城中唯一的皇子,现在圣上和皇后都不在长陵,有些事情你只要想做,根本不需要自己动手。你的身份,你的言语,就是权势,就足以撬动很多事情。”
他也不知道hetushu•com自己为何会突然醒来,只是以为自己又和之前一样犯病。
赵高笑了起来。
胡亥呆了片刻,突然又哭泣起来,“这医师官员并非我所能调令,我如何能替换这些医师?”
赵高已经并非修行者,他已经没有敏锐的感知,所以必须更加小心,他在胡亥的床榻前沉默的站立了很久的时间,确定不可能有人在附近,这才俯下身体,尽可能将自己的声音压低,在胡亥的耳边轻声说出了“梼杌”二字。
因为申玄不需要胡亥供出什么深藏在内心深处的秘密,只需要让胡亥绝对的服从,将这种服从变化为一种本能。
胡亥顿时兴奋了起来,擦了擦泪痕,晦暗的面容上浮现起不正常的红云,“韩先生,那我何时去见程若冰大人?”
在下一刹那,他的情绪莫名的失控,丢了药碗,扑在赵高身前哭泣了起来,“韩先生我到底该怎么做。”
“韩先生”
“礼司司首?”胡亥惊讶的看着赵高,莫名的他有些不敢质疑,惴惴http://m•hetushu•com不安道:“礼司司首是徐大人,副司首是司空连大人,这……”
因为胡亥从小就暴戾,即便是恶人,其实也不太喜欢其他恶人。在申玄看来,光是胡亥幼年时做过的一些事情,若非他是郑袖和元武的儿子,就已经足够被处死。
胡亥满脸泪痕,但听到这些话,他放佛溺水将亡的人捞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颤声问道:“韩先生,我该怎么做?”
胡亥睡得很深沉。
胡亥停了哭声,呆呆的抬头,“不敢看不起我?”
他不能明白这种感觉,只觉得自己很需要这碗药,然而只是喝了一口,他就听到赵高的这句话,一时间不知喝还是不喝,双眼竟然迷离起来。
“你的病在于心而不在于表征。”赵高端起凉在旁边的一碗药汤递给胡亥,看着他的眼睛接着轻声说道:“治心其实不在于用药。”
当自己都变成了一头为复仇而不择手段的怪物,赵高确信自己将来也不会有很好的结果,但关键在于,这结果是否是一个人想要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