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六十六章 海外战场

他朴实的面容上有莫名感动的神色,然后他再次对着丁宁躬身行礼,道:“一切遵先生教导。”
“你会炼符,但关键要会用符。”
丁宁平静地说道:“剑意符意都是一样,所谓精气神合一,便是出手要绝对的信心,绝对的信心来自于两方面,一方面是自己有莫大的信心,对敌不心虚,脑中有制胜之法。另外一方面,便是建立在平时的名声之上,是对手想到你之前的厉害,便心生惧意,气势便弱。气弱便势不足,一切都慢。”
守尘眉心微鼓,他有些猜出了丁宁的意思,但是不敢肯定,所以犹豫依旧没有开口。
现在对于那些不容于各朝的逃亡修行者而言,能够容身的岛屿都聚集在婆罗洲一带。
“你和你师尊之前已经炼了五道符,我和你一起去碧琼岛。你此行将五道符用了,换取你和你师尊以及师门应有的名声。至于将来,胶东郡有着你所想象不到的炼符材料,你必定可以炼出更多神http://www.hetushu•com符。”
丁宁收敛了笑意,没有先行回应,却是微眯起眼睛,看着那一轮海边初升的红日,道:“你的修行进境比我想象的要快。”
“我是要你先建令人心生惧意的名声。”丁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慢慢的呼出,他负手看向远方,声音也淡淡的传向很远的海面:“东边有些岛屿原本都盘踞着为祸的海盗,当时大秦王朝的船队出海,是末花剑主嫣心兰跟着,那些胶东郡打不服的地方,都是她打服的。她也到了婆罗洲的边缘海岛,也结识了不少朋友。后来死在鹿山会盟里的郭东将,就是婆罗洲碧琼岛的岛主。郭东将是我巴山剑场的朋友,应该是叶新荷相邀,引他入了鹿山会盟的局,这笔账今后总是要和叶新荷算一算。”
守尘知道这是真正的褒奖,他没有言语,不由自主的低头。
“我好不容易为你们雷火观寻觅的功法,雷火交济,在这日出和*图*书之时取火,这些时日你应该是控制得分毫不差。现在你身体元气里,真火已有盈余,雷罡不足。雷罡越是少人气混扰,越是多灵木灵气激荡,便越是适合吸纳。婆罗洲自古蛮荒,为修行者不至之地,便是最贴合修行世界所说的混沌之雷。”
“逆师而杀师的亲友,这样等人,不管他是否和叶新荷或是郑袖有交易存在,在我看来连发枚剑令的必要都没有。”
然而这座小岛在胶东郡的海图上却有着编号,以往胶东郡在这座小岛上会有修行者驻守,岛上会有一些商队航行的物资储备。
这些是修行者世界的常识,所以当红日初升,守尘尚未开始真正的行功吐纳,却感知到丁宁出现在自己身后,而且感知到丁宁在遥望婆罗洲的方向时,他就知道丁宁今日到来,必定是为了婆罗洲那些岛国而来。
“郭东将原本是婆罗洲一带类似盟主的存在,那些岛屿之间的纷争几乎都由他调停,但在他死后,http://m•hetushu.com他一名弟子占了他的蓝琼岛,连名字都改了叫蓝鲸岛,强力慑服了周遭的一些岛屿,将先前和郭东将亲近的人杀得几乎一干二净。”
也有修行者并非逃亡,但冒险进入其中深处寻觅灵药等有利于修行的奇遇,在各朝各代的历史之中,倒也是有人真的从中得到莫大的好处,死中求生,成就非凡,然而那也真是寥寥无几。
丁宁看着谦逊不语的守尘,缓慢而清晰地说道:“尤其婆罗洲许多沐浴雷火而未死的灵木,自然有种转化的奥妙之理,其中的气韵,你多感受便有益修为进境。但真元修为始终只是基础,昔日在长陵,有许多修行者比我真元修为更高,却依旧败在我剑下,是因为无论是剑,是符,都是器,器则用之,是要会用。”
这是自然的谦逊。
他转身,对着晨光里不知何时登岛的丁宁行礼。
守尘不卑不亢道:“应该是意在婆罗洲诸岛。”
这座小岛是东四岛,方圆不过十余日,m•hetushu•com没有淡水,在海域里完全被人忽略,甚至连一些渔民都不会在这里停靠,连遮风挡雨的湾口都没有。
守尘安静的坐在小岛悬崖边缘,等待着海上红日的跃出。
这座小岛原先对于胶东郡而言,也是一个观测海外诸岛国动向的前哨战。
胶东郡,海上。
“你大约已经知道了我的来意。”丁宁只是看了这名雷火观道人一眼,看到了他转身行礼时的目光,便忍不住微微一笑,说道。
守尘不再怀疑,看着丁宁平静的面目,问道:“先生是要我和您一样,以战修行?”
守尘静静的听完了丁宁这些话语。
许多渔民和隐名埋姓的流亡人士也得了那些修行者的庇护,在那些岛屿定居,此时也形成了不少数万,十数万人口的小国。
海外诸岛国之中,有连绵岛屿,陆地较大的国度有天流、东越、东律,不过这些人口众多的岛国早就被大秦王朝的船队征伐过数遍,甚至早在大幽王朝统治天下的时代,就已经被收割了许多和_图_书遍,这些岛国到了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战力,几乎都是臣服岁奉。
最简单而言,这座小岛再往外百里,就已经是几乎没有什么船队会去的外海。
不过得益于远离陆地和内里深处各岛有各种外界难以想象的灵异之物,婆罗洲外围有一些小岛岛国之中,却是存在着不少强大的修行者。
婆罗洲距离这东四岛还有数百里海域,期间有许多礁石险恶的海域,而婆罗洲有连绵数百岛屿,这些岛屿从古至今都极为蛮荒,气候多变,蛇虫瘴气遍布,其中也只有边缘岛屿有人居住,中间地带很多大岛和陆地没有什么区别,渺无人烟,根本没有人常居。
各朝各代有修行者得罪了权贵门阀,往外海逃,也是逃到这婆罗洲中心深处的这些大岛,往那些蛮荒丛林之中一钻,气候多变,甚至足以扰乱天地元气的感知,让追踪的王朝修行者也难觅踪迹,而且各种不可预知的因素极多,逃入其中的修行者固然生死难料,但追杀的修行者,也往往十死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