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七十二章 正名

这道金色的流火有数百丈的长度,完全就是一条龙形。
这就像战场上被刺入要害的修行者最后的乱舞。
他自幼跟随郭东将修行于此,对这城中的一切布置和法阵了如指掌,这是他的城,他的领地。
嗤啦一声裂响,他根本来不及多想,手中的长枪朝着前方这条火龙的龙头刺了过去,身体里的本命元气从枪尖疯狂的汹涌而出,笔直的劲气在虚空里划出了晶痕。
炎息扑面,他的发稍瞬间焦枯,燃了起来。
丁宁淡淡的笑了起来。
他的浑身已经变得炭黑,双手持着的本命长枪依旧保持着一种挥击之势,然而他漆黑如炭的身上,却是已经被无数红色的长剑洞穿。
然而最为吸引人目光的画面依旧在那座殿宇的顶端。
一条巨大的金色火龙的光影在消失。
这并非是最可怕的。
随着一片片惊呼声的响起,此时城中那些看着他的修行者的目光里,已经不只是不能理解,而是充满了惊惧。
此时场间,感知唯一没有障碍的是守尘自己。
所有人的心脏剧烈的一缩。
然而愿望和事实之间总是隔着很大的hetushu.com差距,当一声急剧的尖厉啸鸣声在他的身前响起时,守尘已经捏碎了手中这第三道符。
在他的视界里,这些青色光华并不存在,只是存在他感知里的无数柔和的线条,如微风中飘舞的无数柳枝。
而在充斥他周身的火焰里,他看到了无数红色的剑光。
一片嫩青色的光华瞬间充斥在他面前的天地,或者说充斥了这整个城。
除了丁宁之外,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看着这幅画面。
这个时候他依旧有时间考虑。
轰隆一声。
轰的一声。
吴东涟的身前出现的是一柄长枪。
破碎的真元四散,依旧和他的身体之间有着独特的联系,也就在这一瞬间,他感知清楚了来袭的是什么。
他的真元才刚刚透过这面冰墙,此刻骤然遭遇强大的力量的冲击,顿时有种身体都撕裂的感觉。
那弥漫整座城,遮掩住众人感知的青光已经消失了。
破开冰墙,冲向他的是一道巨大的金色流火。
当那道深蓝色的水墙结冰之时,守尘已经挑选好了第三道符。
所有人看到有数团巨大和_图_书的光影凝聚不散的矗立在城中各角,有些原本存在的建筑物已经消失不见,有些则在疯狂的喷涌着元气,如同剧烈的燃烧着。
这柄长枪荡漾着强烈的本命气息,外观犹如一根巨大的鱼刺,长达数丈,通体被一种墨绿色的油光包裹,在出现的瞬间便直接洞穿了他身前的坚厚冰墙。然而当这片青光亮起,这柄长枪却是瞬间畏缩的收回吴东涟的身前。
所有修行者的眼前就像是被遮了一片青叶,失去了眼前天地的踪迹。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依旧站立在原地,连一步都没有动过。
这道符嫩青色,而且并非是古制的长方形符,而是两端间细狭长,就如一条变大了数倍的柳叶。
一声惊骇至极的叫声,从他凉薄的唇间迸发而出。
所以他现在甚至有种错觉,错觉自己不是在和一名修行者交手,而是在和数头体型特别庞大的海中巨兽交手。
他无法感知清楚位置,真元不能到达,便不可能引那些法阵的力量为己用,他所能依赖的便只有自己的力量。
那些火焰凝聚得完全成了实质,在空中便是一和图书片片金鳞。
他们这时反应过来,城中这些力量迸发,是许多法阵同时被牵引激发,那是吴东涟垂死时,如病急乱投医一般,将体内的力量疯狂的散飞出去,引动了周围一切可以引动的法阵。
他现在很清楚要想击败守尘,就唯有抢在守尘施符之前出手,在守尘施符的间隙,以雷霆的手段一举击杀。
就在这时,丁宁轻淡的笑声响了起来:“我说了今日便是雷火道观的正名之日。”
那是真实的金铁气息,火龙的内里,有数百成千道剑疯狂的加速,瞬间冲向他的身体。
这一枪里蕴含着破碎虚空般毁灭一切的味道,然而让他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一枪刺出之时,这条迎面而来的火龙张开了口,一口便将他吞了进去。
他们明明知道还置身在这个城里,然而却看不见任何的事物,甚至感知不到周围数尺外的其余人的存在,这青色的光华仿佛吞没了一切。
在接下来一刹那,整座城晃动了起来,一股股可怕的元气力量从城中各个角落迸发,就像是很多巨人陡然从这座城里破土而出。
只有那种平时可以吸纳惊和_图_书人数量的天地元气于自己体内和存储在妖丹内的庞大巨兽,才能瞬间绽放出如此磅礴的威力。
这是什么样的手段?
然而方才他甚至动用了这护殿法阵才阻挡住了守尘的一击。
没有人知道这一刹那发生了什么,只听到空气里爆开疾如骤雨的金铁冲击声。
同时宛如消失的还有他们的感知。
他看着手中剩余的两道符,低头想了想,然后收起了那道绯红色的符,同时扬起了头,将体内的真元化为雷火,涌入手中金红色的方符。
吴东涟一声厉啸,手中的长枪振成了无数虚影,在这一刹那不知道击刺了多少次。
最为关键的是,对于守尘的这种符道,他完全不知道该如何破法。
青鸟的名字极为普通,但是在修行者的记载里,这却是一种速度极快,极有智慧的妖兽,而且总是成双成对的出现。雌鸟便释放出妖丹内的元气,隔绝敌人的感知,而雄鸟会化身闪电,乘机攻击对手。
在这婆罗洲一带,修为仅次于郭东将的修行者吴东涟,竟然就这样被杀死了,而且对方竟似只动用了四道符?
金色火龙的内里,吴东涟的身影和-图-书在显露出来。
最可怕的是,他失去了和这城中许多法阵枢纽的联系。
吴东涟双手紧握住这柄长枪,心中紧张无比,从身体发肤中流淌出来的真元不断往外扩张。
他的感知里也完全失去了守尘的踪迹。
吴东涟身前的巨大冰墙爆裂开来。
就在所有人刚刚看清他身影的这一刹那,那些红色的长剑变成了流淌的铁汁,而吴东涟的身体就此崩解,被身体里涌出的无数道铁汁冲溃。
也就在这一刹那,即便所有人的感知不能抵达他的身周,所有人依旧感觉到了一种可怕的气息的爆发。
那种符意并没有超过七境的力量,然而聚集得太快,或者说爆发的太快,最为关键的是,这种符意就像是很多修行者在一起出手,同一时间凝聚的天地元气太过庞大。
火焰的内里依旧是火焰,不只是他的须发,就连衣物都瞬间焦枯燃烧了起来。
他猜出这张青色的符所用的材料应该和“青鸟”有关。
郑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眯着眼睛,觉得这根本不符合修行界的道理。
其中最为惊惧的便是吴东涟。
连他的感知都被局限在周围数丈的区域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