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七十三章 天铁本命

凝寂灭的星辰元气为星火,如天外的神灵俯瞰着这方天地,这本是郑袖独有的手段,在所有修行者的认知里,只有郑袖领悟了这种手段,而且这种手段是融合了胶东郡和巴山剑场的秘术。
正是因为没有改变,所以这块如一间房屋大小的天铁之中的星辰元气才留存了下来。
如果一个无敌的人都无法阻止对手在自己的面前杀人,那这便很可悲。
他的手指微动。
这是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气势。
顿了顿之后,丁宁看着郑煞接着说道:“若是你能刺上当年的王惊梦一剑,整个天下的修行者都会认为你是最强的宗师之一,但现在即便能够刺上我一剑,天下的修行者真的会这么想么?”
“你教导出来的许多修行者都已扬名天下,但身为老师的你却反而默默无闻,今日你若是能刺我一剑,你的确会扬名天下。”丁宁慢慢收敛了笑容,看着这名胶东郡的强者,说道:“但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么?和_图_书
郑煞是胶东郡很多修行者的老师,他教导郑氏门阀的嫡系子弟修行,并在其中挑选佼佼者,最为重要的是,他用赤裸裸的强者生存,弱者死亡的法则,彻底改变了很多胶东郡修行者的一生,包括郑袖。
然而丁宁却不再给他多话的机会,目光如闪电般直刺郑煞的双瞳:“既然要试,你还在等什么,等着我先出手么?”
他原本就没有信心让丁宁先出手。
对于郑煞而言,却是最好不过。
但郑煞的这件本命物,却是没有经过任何手段的改变,依旧保持着这块天铁最原始的样子,连熔融燃烧的痕迹都没有丝毫的改变。
丁宁的这种相邀,他当然不会推辞。
元气性质越是混乱,就越是不能被了解,越是无法阻挡。
那些先前听清楚了他和丁宁对话的修行者,此时都明白了他真正的用意。
郑煞将目光从守尘的身上移开,最终落在丁宁的身上:“但今日终究会得以正名的不http://m•hetushu.com只是他,有可能是我,也有可能是你。”
丁宁的身材远没有郑煞高大。
所有的人都不由自主的抬头望天。
他就是要杀死守尘,哪怕自己瞬间被丁宁杀死。
这动作很轻柔,连一丝风声都不会带起,然而天地间一根无形的线却已经被他带动,一种原有的平衡被他打破。
天空里响起一声无比沉闷的巨响。
或者用修行者典籍里更精准的词汇描绘,是一块陨铁或者天铁。
丁宁笑了笑。
这些星辰元气在修行者的感知里狂暴不堪,如同乱撞的猛兽,撕碎着沿途所遭遇的一切。
火焰的内里一颗陨星!
所以郑袖的星火是纯净、寂灭而冷酷,而郑煞使用的这道星火,却是狂暴、炽烈而驳杂,疯狂不堪。
尤其当丁宁说到那句“若是一对一比剑,有谁能够在我身上刺上一剑?”时,在场很多的修行者,尤其是那些修为较高的修行者,更是心中生出一种极大的恐惧。
和图书句话很不客气,强横而无礼,但这本身便不是一场纯粹的比剑,和长陵剑师之间的切磋完全不同。
最为关键的是,这道在空中拖着浓烈焰尾的星火,它的真正目标并非是丁宁,而是牢牢锁定了守尘的身位。
他的语气也和平时一样平静。
“我的话并没有说完。”丁宁摇了摇头,抬起了头来,“那些是别人可能会有的想法,我的想法是,若是一对一比剑,有谁能够在我身上刺上一剑?还有……真正足以代表胶东郡的人,在长陵已经被郑袖借手杀了一批,今日杀了你之后,胶东郡的老人,应该一个都不剩了罢。”
郑煞皱了皱眉头,声音微冷道:“你或许在想,若是没有我,说不定郑袖会不同,说不定你和郑袖的结果会不同。”
他明白郑煞的意思。
郑煞神情微变,他忍不住张开了口,想要说什么。
郑煞的这件本命物,就像是用他的血肉蓄养却囚禁的凶兽,一旦放出连他自己都无法阻止。
他是想http://m.hetushu•com以实际行动告知天下所有人,即便丁宁再无敌,也护不住身边的人。
听着这样的话语,郑煞突然笑了起来,笑得露出了雪白的牙齿:“任何足够分量的战斗在修行者的世界都会传播得很快很远,所以你我今日一战,你一定要表现得强一些。”
他的真正用意,并非能够刺伤丁宁,而是能够在丁宁在场的情况下,以一人之力杀死丁宁身边的人。
所以当看到这道星火的一刹那,这城里绝大多数的修行者都感到了强烈的震惊,但在下一刻,他们却都看出了端倪。
修行者的世界里,有很多兵器都是用这种天铁打造而成,比如说剑山剑。
“你错了,这种可能在最初的几年想得很多,然而随着心境的改变,早就不会再去纠结这样无谓的情绪”丁宁摇了摇头,平静地说道:“当年的王惊梦早在长陵就证明了他强于长陵所有剑师,在最后一战之前,天下对于他的修为就只纠结于他和赵剑庐的那名宗师到底谁强谁弱,www.hetushu.com但赵剑庐的宗师早已死在赵王的阴谋里,他和赵剑庐宗师谁强谁弱便是永远的谜,而现在不同,即便整个天下都认为我是王惊梦的重生,但我毕竟不等于当年的王惊梦。就算是能够在夜枭的法阵之中逃出来,我依靠的也并非都是我自己的力量,所以谁会知道我和当年的王惊梦隔着多远的距离?”
然而当他此时抬起头,说出这句话时,给在场所有人的感受,却是他的身体高大到了云端,居高临下的看着所有人。
“一名远不到七境的修行者,只是依靠四道符就杀死了吴东涟,而且吴东涟还在他自己的城里。这的确是雷火道观的正名之日。从今天开始,谁都会觉得他是个怪物。”
是陨星坠落之后的残留物,星辰里各种精金在各种元气的燃烧之后自然形成的结核。
这些星辰元气和郑煞融入这块天铁里的本命元气,以及坠落时接触的天地元气剧烈的摩擦,产生了可怕的烈焰和浓烟。
所有人看到了一道星火从高空急速的坠落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