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七十六章 侥幸

两人的表现已经很完美,然而换来的却是苏秦更多嘲讽的笑意。
在这名宫女无比震惊的目光中,这只从苏秦的背上生长出来的血手直接拍在了她的天灵上。
“都只是对敌的手段,哪里有什么王道,只有修行的快慢。”苏秦微讽的笑了笑,“若说弃剑修行,我早在进入仙符宗之时就已经弃了。”
他身后的血手疯狂的收敛进体内,整个身体往后倒掠出去。
她的喉咙已经被完全切断,鲜血和真元都从中冲出,她无法再说出任何话语,但是通过她此时的嘴唇动作,苏秦还是看出了她此时说出的最后一句话:“杀生人以修炼,必遭天谴。”
听着这句话,两名宫女的面上都出现了犹豫的神色。
当他说完这句话时,两名曾经带给他很多美好回忆的宫女都已经死去。
当她的咽喉上红线崩现时,她才看到了那一道一闪而过的剑光。
齐斯人只是站定在殿门口。
这是一柄很轻薄的淡灰色小剑,就如一片堆积在殿和图书门上方的不起眼的灰尘,这柄小剑也很普通,在飞剑之中算不上什么佳品,然而也就是这柄不起眼的飞剑,却像毒蛇一样在门口潜伏了许久,在这时收割了她的生命。
然而也就在这时,她的咽喉上出现了一道红线。
即便是经历过数次起落的苏秦,在此时也不由得沉迷这种味道,愉悦得有种想要发出呻吟的感受。
随着一声娇叱,一名宫女的袖中飞出了一片黑色竹叶般的阴影,割向苏秦的咽喉,而另外一名宫女则根本没有任何的停留,身影往后方的殿门倒飞而出。
另一名宫女抬首看着他,轻声道:“听说秦剑师都很骄傲。”
宫女张开口,她的口中发出嘶嘶的声音,不断的冲出血沫。
听着他的这句话,这两名宫女的脸色顿时苍白了起来。
任何东西的数量多了之后都会引起质变,对于苏秦而言,不需要很多时间,他越境挑战强者也不是不可能。
但也就在两人面上刚刚出现犹豫的神色时http://m.hetushu.com,两人和苏秦已经同时出手。
对于修行者而言,没有任何东西比力量的增长更令人愉悦,尤其是这种力量快速的增长,更是令人陶醉。
看到出现在面前的真是自己最不愿意面对的大齐修行者,苏秦的眼中寒气大冒,衣袖之中残废的左手手指,陡然扭曲着疯狂弹动起来。
啵的一声轻响,这道力量不弱的黑色阴影直接被看似胶冻似的血手捏成一团轻柔的黑色气雾。
当他这句话的第一个字声音响起时,那片飞向他咽喉的黑色阴影已经被他身后伸出的一只血手握住。十二巫神上的功法本身便是阴神鬼物诀法的万法之祖,而第九巫神上的功法,更是始祖之始。
他身后的那只血手依旧按在那名被他先行杀死的宫女的天灵,而他的身后,又有一只血手渐渐凝形,将要孕育而生。
“只可惜你们还存有一丝侥幸,或者说你们太贪心,若是我让你们进来的那时你们直接逃遁,或许还能逃hetushu•com得出去,但是你们却还是进来,是想近身确定我是否真有得了十二巫神的功法?”
在他身体急剧飞行带出的破空声里,殿门却悄无声息的推开了。
杀死一些修行者,利用生死之间转化的元气,便能凝成这样随心意所动的血手,这种修行太过简单,即便真元修为暂时停滞不前,突破不到七境,然而按照这种功法最终能形成千手,而且这千只血手的力量依旧会随着真元修为的增长而增长,如同一个庞大的法阵。
“你们潜伏在我身畔,不就是想从我身上得知这些么?”苏秦的笑意更加浓烈了些:“你们大齐帝王已经一败涂地,但还是不死心,还抱着一丝希望,看我身上会不会留下些什么和十二巫神有关的东西。只是他都已经废了,你们为他卖命,还有意义么?”
苏秦平静的看着她,淡淡的回应道。
“再怎么弃剑,我至少也是秦剑师,用飞剑偷袭这种事情,对于我而言太过简单。”苏秦看着拼着最后力气和*图*书转过身来看着他,死不瞑目的宫女,微垂下眼睑,说道。
然而只在几个呼吸之间,他的身体骤然僵硬起来,一种强烈的恐惧从他的心底涌出。
“生死皆有元气,有什么区别?再强大的修行者,也只是天地间元气激起的一朵浪花,史书上的一页纸。”
苏秦甚至没有再花费力气去控制那柄飞剑,他只是任凭那柄很普通的小剑斜斜的飞射出去,钉在一侧的墙角。
“很少有大秦剑修会弃剑修习阴神鬼物的功法。”其中一名宫女沉默了片刻,看着他说道,“我们也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做。因为自巴山剑场开始,天下的修行者都已认为你们秦人的本命剑修行才是王道。”
一袭黑袍的齐斯人的身影出现在那名倒在殿门口内里的宫女的遗体身侧,他淡而冷的声音也响了起来:“你以为你能逃得掉么?”
这两名宫女本是双胞胎姐妹,心意相通,只要有一人逃脱,就能将苏秦得到十二巫神上某门功法的消息传出。
另外一名宫女一声哀www.hetushu•com鸣,她知道自己的这名姐姐已经必死无疑,然而她没有回头,只是满头的黑色长发脱离了她的身体,在身后编织成了一道黑网,她的身体就将重重砸在前方微启的殿门上,往外砸去。
先前出声的那名宫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除了十二巫神所记载的功法之外,世间没有任何一门功法可以这么快改变你的真元,所以十二巫神被毁,果然和你有关。”
随着喉血的狂喷,她的身体重重坠倒在地,距离殿门只有不到一丈,鲜血都溅射到了殿门上,然而却再无一分力气可以接近。
他双手负在背后,只是看了苏秦一眼,这个殿的殿顶便全部变成了黑色,黑色的气旋粘稠如墨,接着如液体般滴落下来。
剑身上有细小的血滴落在地上,就像墙角的阴暗处盛开了数朵小花。
两人面上瞬间浮现的那一丝犹豫的神色,也只是用以迷惑苏秦。
苏秦明白她的意思,不以为意的笑了笑,也抬起头来:“对于我而言,我的骄傲永远在将来,不在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