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七十八章 托我相看

苏秦识趣的闭上了嘴。
荒草燃烧了起来。
任何修炼阴神鬼物的大齐修行者都喜欢这种常人不喜欢的阴气聚集之地,长久而独特的修行,使得他这样的宗师在呼吸之间就能从这样的地方吸取到一些有益的天地元气。所以能够猜出他可能会经过这种地方并不稀奇,关键在于,是什么样的人来的这么快,还有,是什么人敢来。
他感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接近了这片坟场。
有些人能够站上最高处,便是因为那种固执的骄傲。
然而伴随着这名女子的接近,那种感知里的气息压迫感却是越来越强,强大到连他的眼中都出现了震惊的光芒。
在楚都被破之后,昔日的大多数楚都贵族已经不复存在,这片坟地已经被流民刨开,成了野狗的乐园,那些原本属于楚都历史上一些有名人物的尸骨,被抛洒得随处可见。只有那些棺椁碎片和一些未腐朽的精致衣饰碎片,才能让人联想起这些尸骨和寻hetushu.com常人的不同。
当他的身影穿过楚都繁华的街区,穿过荒郊,到达一片昔日楚都贵族的坟地,他停了下来。
“或许我们有合作的可能?”
他原本只是负着齐帝的使命而来,除去这个令齐帝直觉不安的年轻对手,然而对方竟然从巫神殿中带出了至高的功法,这便给他的将来带来无限可能。
齐斯人没有动怒。
之所以说是小女子,并不是指年纪,而是指身材。
这样的人,即便永远沉沦在地狱,他都会怀着一股戾气,坚信自己有一天能够翻身。
就在这时,齐斯人的眼眸深处却是燃起了一束异样的亮光。
“白山水不在,托我看着这楚都。”赵四先生赵妙神容不变的回应道。
修行阴神鬼物功法的齐修行者原本就比世间修行其它功法的修行者的寿命要短,然而齐斯人却并不在意这点。
活得多长并不是关键,关键在于能否将生命燃烧至最浓烈最精彩和-图-书
看着光亮里这名女子安静但带着狂意的面容,齐斯人的面容变得绝对的肃然。
“从严格意义上而言,我也已经是一名修炼阴神鬼物功法的修行者,所以我当然明白。”苏秦看着他,说话。
这名在黑暗中,踏过坟地边缘的荒草地走来的女子身材很娇小,她的头发很短,似乎以前是和男子一样的短发,现在蓄发的时间并不长,所以只至齐耳。
一个小女子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
“赵四先生何意?”齐斯人问道。
齐斯人微嘲的淡淡笑着,他转头看向无法动弹的苏秦,说道:“你应该明白,被一名齐宗师俘获之后,最悲惨的遭遇不是直接被杀死,而是变成他手中的炼器材料,连死亡都不能解脱。”
有些人的狠是对别人狠,但苏秦却是对自己都狠的那种人。
在他的所知里,现在整个楚都都不存在那种敢单独面对他的修行者。
但若是有人能够在齐斯人和他的hetushu.com身侧,一定会为同情苏秦接下来的遭遇。
齐斯人和他的真正身影,潜行在一片夜色中,和那数股黑云逃遁的方位截然不同。
无人可以跟得上齐斯人。
“你是想说若是我将巫神功法传给你,你便给我个痛快?但世事岂能尽如人意,如果你真想对我动用那样的手段,将我的神魂永远禁锢在不死不活的躯壳之中……那大家就这样耗着,我永在地狱之中,你永不能得到这门功法。”
因为若论杀人,修炼阴神鬼物功法的修行者未必有秦剑师的杀人手段来得快和干脆,但若论神魂和元气方面的折磨,大齐王朝的宗师却是有无数种诡异的手段。
苏秦的面色无比黯淡,他的双瞳之中尽是死气,只有一种异样的晶光从他的眼瞳深处涌出,似乎是被封印的气海凝固成了某种晶体,那种晶体的幽光又从他的眼瞳中透了出来。
“或许我们能够建立一个王朝。”
他感到好奇。
“没有这种可能。和*图*书”在这样古怪而充满诱惑力的声音里,齐斯人沉静的摇了摇头,缓慢而清晰的说道“有些人能够成为领袖,并非只是因为修为。”
顿了顿之后,苏秦古怪的声音再次响起:“一个比现在的楚王朝和大齐王朝都要强大的王朝。甚至我们或许有机会击败元武和巴山剑场。”
一座座坟头燃烧了起来。
对方并没有掩饰身上的气息,这些燃烧产生的火焰温度,根本不及她身周气焰的温度。
他微微颔首,道:“赵剑炉赵四先生?”
他沉默的看了苏秦片刻,终于明白为什么齐帝会有那样的直觉。
这样的人,不是疯狂,而是真正的疯子。
有些修行者在他们的手中,甚至能够变成不人不鬼,甚至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东西的存在。
齐斯人相信苏秦知道这点,但他知道苏秦未必会甘心,所以他觉得有必要再提醒苏秦这一点。
这种力抗数名宗师之后的强行施法脱困逃离,给他的身体也带来了不小http://www.hetushu.com的损伤,对于七境宗师而言,身体内部出现的损伤便很有可能会影响寿元。
又一口鲜血从齐斯人的唇齿之间涌出,顺着他两侧嘴角流淌出去,瞬间又化为两道实质般的黑气,就像是两颗狰狞的獠牙。
身上散发着如烘炉般气息的小女子回礼。
他可以肯定的是,经过新建的楚皇宫里那一瞬间的交手,那些宗师自知差距,绝对不敢分散追踪,绝不敢单独出现在他的面前。
王侯将相,百年之后,也不过尽归尘土。
他体内的元气无法流通,说话几乎尽靠声带震颤,话音诡异到了极点,但是令齐斯人有些意外的是,他的语气却依旧显得很平静,带着一种难言的戾气。
他沉默,然而苏秦的声音却再次想起,反而占据了这场间的主动,“我拥有巫神秘术,还有来自大秦军方的支持,而你是现在大齐王朝最强的修行者,晏婴之后,你应该是很多大齐修行者心目中的领袖,你若是和我在一起,你觉得会有多少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