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八十一章 斯逝

随着真元一起被抽引过去的,还有他此时体内的气血。
他看着死去的齐斯人,将那个黑色骨片握于掌心,他感知到了这片骨片上纂刻着的无数细密文字。
这是命运的契机,他绝对不能浪费。
“临死之前的想法真的会和以往完全不同,或许这时才会放开拘束,心境也会更加高远,不管是齐灭或是秦灭,若是你能最终获胜,胜利的便依旧是修炼这阴神鬼物功法的修行者,重建的便是昔日我们那名祖师的荣光。这其实便是任何一名修炼阴神鬼物功法的修行者的追求。”
伤上加伤,最终的结果便是彻底的崩塌。
但他此时的眼眸里除了一丝悲哀之外,却没有多少的不甘。
如果这样的结果真的是天意,那他决定成全这样的天意。
不知为何,此时的苏秦或许是因为元气相通的关系,他很能理解此时齐斯人的心境。
他此时说这句话,只是站在一名前辈的角度,从这修行之法本身给予评价。
齐斯人的声音低了下来,最后他握住了自己身前挂着的一个吊坠,用http://m.hetushu•com尽了最后的力气,递给了身前的苏秦。
“如果真有所谓的在天之灵,那便祝福我吧。”
他的身体在变冷,即将堕入永恒的死亡。
他先前很清楚拒绝齐斯人之后自己的下场,自己会沦为灵魂始终无法解脱,被困在死物身体里,而且永远遭受奴役,直至形神俱灭。
他看着没有任何回应,只是疯狂的抽引着自己体内真元和气血的苏秦,又说了这一句。
最为关键的是,他早在七境的道路上走出很远的距离,真元之强大,又岂是苏秦这种级数的修行者所能比拟?
他从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样的结局,在他想象的所有结局里,即便不是死在巴山剑场的那些顶尖强者的剑下,也是死在和元武、郑袖的争斗里。
他并非是想恐吓苏秦,因为这虽然是个很简单的道理,即便是在阴神鬼物功法最强盛的年代,这个道理已经被多次印证,最简单的例子,就像是一个人身体里植入别人的内脏,初始一切如常,但很快就m•hetushu•com会出现本质性的排斥,内脏坏死一样。修行者的元气带着自身的烙印,只有当修行者变成死物之后许多年,这些元气经过自然的转化,被天地所改变,其中的某些部分,才能够变成能够被吸纳和利用的阴气。然而此时光是看着苏秦的疯意,他就知道苏秦绝对不会停手。
“我这一生都在面对大秦王朝修行者的威胁,从我修行开始,师尊教导我的,便是修行为了大齐王朝,为了抵御外敌入侵,而所有的外敌里,最强大的自然是大秦王朝。”
巨大的漩涡里,全部都是血红色的线条,这些血红色的线条汇聚成一团巫神的虚影。
苏秦沉默了下来,但这样的沉默只是维持了数个呼吸的时间,因为他知道齐斯人的生命已经到了最后的尽头,他认真的反问了一句,“你不怕我反而灭了齐么?”
“你果然掌握了十二巫神上的功法。”
齐斯人看着苏秦兴奋而饥渴的双目,叹息了一声。
苏秦再度沉默了下来。
齐斯人的身体里没有一处不在本能的想要挣脱和www.hetushu.com苏秦的联系,然而一种彻底疲惫和深深无力的感觉却已经弥漫了他的身体。并非只是他的伤势太重,而且在全力疗伤之时被对方暗算的关系,最为重要的,是他的真元在那些血红色线条弥漫的元气中,迅速的瓦解。
然而现在自己非但能活下来,还能炼化掉齐斯人这样强者的元气和气血……这样反败为胜的契机,在他看来,便是犹如天意!
“生人气血和转化多年的阴气绝不相同,五气的对冲,会引起体内的病变,对于修行不利。”
更何况他是齐斯人,大齐王朝所有修行阴神鬼物功法的修行者之中,晏婴之后的第一人。
但是他在方才就已经想明白了一些事情,想到了一些有趣的可能。
所以一直等到他感知到齐斯人体内的气血开始枯竭,生机开始消散变为死意,他才面容有些扭曲的笑了起来,开始说话,他看着眼瞳慢慢变得昏暗的齐斯人,回应道:“会折损寿元,然而人之一生是否精彩,不在于活的长短,而在于能够站到什么样的位置。”
因为他明白自己不m.hetushu.com是输给了苏秦,而是输给了十二巫神上这门不可思议的功法。
然而当他睁开眼睛,看到苏秦身后泛起的红光,以及苏秦眼中妖异而振奋的神采,他便知道自己无意中犯下了一个可怕的错误。
有数道血线就像是裸露在外的血管,从他的胸口刺出,此刻另外一端已经连接在了齐斯人的身上。
但他依旧没有回应,因为赵妙出现在那片墓地,完全不是出自他的安排,然而就是赵妙和齐斯人的那一战,齐斯人遭受重创,赵妙的真火元气又让他体内的真元也出现一丝松动,再加上巫神功法本身,才出现了这样彻底反败为胜的契机。
齐斯人突然也笑了起来。
齐斯人平静的接着说道:“只是修行越到高深处,却越是发现战胜大秦王朝那些人不可能,最终只是疲于奔命,极尽应付,想着的只是不在自己有生之年,看到大齐也和这楚一样溃灭。”
他对着齐斯人的遗体颔首为礼,慢慢地说道:“若我成功,我会让你也名垂千古。”
苏秦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
阴神鬼物功法本身便以诡异为主和*图*书,各种不可思议的手段,他封印气海的手段自然更是特别。
在齐斯人的眼睛里,此时的苏秦还是那么弱小,甚至显得有些可悲的一个后辈,然而在他的感知里,苏秦的身体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他死死的盯着齐斯人,就像是看着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
这是一种难言的默契,苏秦瞬间明白了齐斯人的意思,他的眼睛再度明亮起来。
“功法只是根基,但对敌却还要有很多的手段。”
气海被封印,便无法动用任何真元,这是修行界中的常理。
他笑着看着苏秦,平静地说道:“对于修炼阴神鬼物而言,你的之前一片空白,缺少很多必经的经历,将会妨碍你成为今后的真正强者。很多大齐王朝的宗师是有万般手段,但是缺少十二巫神功法这样的根基,现在你不妨想一下,如果你的巫神功法加上我所会的一切手段,将会是何等的结果?”
顿了顿之后,齐斯人的眼睛已经看不见了,但是他依旧平和地说道:“现在想来,你之前的提议却是不错,或许你我可以建一个比大秦王朝更为强大的王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