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八十三章 战军

就算这次战败,他也必须看清对方的真正面目。
他身上涌出的元气护住了老人。
最为关键的是,无论是他还是郑袖,先前都没有发现关中诸豪有拥有这样军队的任何迹象!
“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这样一句话,整个关中会有多少人死去?”他看着这名老人,无比冰冷地问道:“有些人,不是想离开就能离开。老树搬了地方,是连根都会烂掉的。”
他的座下七境众多,而能够阻止七境离开的,也只有七境。
他不相信对方能够拥有比他还要多,还要强大的七境宗师。
厉侯不再说话,他站起来,走到这间吊脚楼的窗边,就像是这里的主人一样,打开了这间吊脚楼往外掀开的窗户。
他看着四面的风雨,没有回头,慢慢说道。
厉侯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厉侯的眼眸深处顿时闪现出无数不可置信的情绪。
但不管如何轻装简从,军队依旧是军队,更何况他所率的,原本就是很熟悉这种蛮荒地http://m•hetushu.com带的边军,配备着大量轻巧但精良且威力强大的符器。
既然无法相谈,便没有再谈的必要。
但直到此时,他依旧不觉得自己会败。
他先前觉得这老人和这名中年男子都并非七境的修行者,然而此刻在他的元气逼迫之下,这名看似普通的中年男子却是显露出了峥嵘。
此次想要迫这神秘的观三公子就范,他已经带上了所有的精锐军队,这些精锐军队和去长陵围困岷山剑宗时相比,只是抛弃了一些大型的符器和一些不必要的辎重。
飓风里,那名先前已经安静站在老人身后的中年男子缓慢的在空中往后退去。
天空里再度响起庞大的轰鸣声,有两团如山的元气迅速的飞临。
“还有必要继续下去的意义么?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老人真诚的告诫道。
双方的真元对冲之下,竟然是平分秋色,显然对方在七境的道路上,也已经走得很远。
当精锐和_图_书军队的数量超过一定的界限,与之能够对抗的,便只有同等数量的精锐军队,而且也必须有大量的精良军械可以匹配。
一阵寒风在这间吊脚楼中涌起,滚烫的茶水突然沿着杯沿不断的震颤,迅速变冷。
现在在整个秦楚边境地带,都找不出一支可以和他所率的亲军抗衡的精锐军队。
一瞬间,这间吊脚楼屋面上的蒿草开始摇摆起来。
“楚器,竟然大多是楚人。”
厉侯的神容也变得极度寒冷,他很清楚对方敢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语,的确应该是有了某种准备,而不是纯粹的出言恐吓。
厉侯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
他看着那些山林中纷乱的光华,感知着内里的一些气息,眼眸深处出现了浓重的杀意,然后他冷声道:“现在的意义是,你们能不能留我在这里,就和你先前说的一样,只有留得住我在这里,才有足够的筹码,否则你们还是一败涂地。”
听着他自信而隐含着威胁的话语www.hetushu.com,这名老人感慨的笑了起来,又反问了一句,“若是这王朝不按祖宗规矩办事,容不下我们,那我们又何必留在这王朝?”
当这间窗户打开,风吹着窗棂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
然而此时这四面八方骤然开始的战斗规模以及瞬间的激烈程度,却分明就是同等精锐军队的对抗!
“事过境迁,然而很多回忆尚在,世上风景秀美处很多,能让人睹物思人处却很少。”老人看着厉侯,认真而感慨地说道:“我和你这样年纪时,也总想去最远的地方看看,但等再过些年,却是喜欢停留在那些能让你想到美好事情的地方。能够让我停留在这里,自然是因为这里曾经有过让我真正喜欢的人。”
厉侯道:“我和你们之间的本质差别,是我的身份和地位来自于军功,来自于我为这个王朝付出了多少,所以即便同样拥有强大的力量,但我的力量却代表着王朝的意志。即便你们战胜了我,也不容于这王朝,hetushu.com根本没有什么意义。”
“这世上没有任何一样财富,可以比人还要重要。”最终这名老人看着厉侯,郑重的告诫道。
老人的神色依旧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依旧一副和客人闲聊般的语气,“你说的很有道理,然而同样,手伸得太长容易被斩断,当长陵的修行地都受管辖御使开始,我们这些生意人便知道轮到我们是迟早的事情。如果将争取一些自己的利益也当成是生意的话,那厉侯你便是足够分量的筹码。”
老人道:“请赐教。”
“诚然天下很多东西在你们这些生意人眼睛里都是交易。”厉侯皱了皱眉头,淡然地说道:“然而你们想过你们和我们的本质差别么?”
是谁拥有这样装备精良的精锐军队,甚至可以和他统率的亲军抗衡!
没有任何小团体的修行者可以力抗这种级别的军队,就算是昔日的岷山剑宗,也不可能和他以及另外两名王侯所率的军队硬抗。
“你们实在让我出乎意料。”
然而他毕竟是www•hetushu•com打过无数战役的将领,即便对方是强敌都不可能轻易退缩,最为关键的是,他至少需要知道对方身后站着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
秦军的精锐军队都在楚境纵深处,而大楚王朝的精锐军队早就已经消亡得七七八八,剩余的也都分别撤到了胶东郡和乌氏境内。
重云镇四面不利于军队行走的山林里,骤然响起了无数尖利的破空声,大片大片的山林被劲气撕碎,很多场战斗同时打响。
但他对有些事依旧感到好奇,再次重复了一遍自己刚来时的问题:“关中诸豪给了你什么样的好处,让你坐拥巨大的财富,却都甘心停留在这种地方?”
他越发可以肯定对方已经有所准备,甚至和这观三公子所说的一样,这恐怕是个故意漏出的破绽,一个为他而准备的陷阱。
厉侯慢慢的放下了茶杯。
当他说完这句话的瞬间,他的身周涌起一股磅礴无比的气息,这股气息直接将这座角楼撕扯成了碎片,无数碎片包裹着他旋转飞舞,形成了一道飓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