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八十四章 见鬼

一道光环从厉侯和吴広的身体之间往外扩散开来,光环过处,到处都是恐怖的炸裂声,再坚硬的山石都被炸裂成粉。
这样强大的一名宗师只是用于保护观三公子离开,那自己真正的对手是谁?
在他后方的头顶,暴乱的烟尘被猛地撞开一道口子,一名身披着幽甲的将领像陨石一般轰然砸落。
厉侯没有再看这名中年男子,他深吸了一口气,转身。
只是这一点,这名宗师就比先前护着观三公子退走的那名宗师要强出太多。
现在的吴広最多也只是和厉侯战力相当。
关中诸豪不管用何种手段来对付他,他都不会在意,然而勾结外朝,这却是他所不能容忍的。
厉侯只是保持着这样的姿势。
两人凭借这样的手段,在战场上不止一次杀死过比他们更强的修行者。
他微躬身表示退让,同时不卑不亢的应声道:“你的对手不是我。”
这是他的副将,同时也是他此刻座下最强的修行者夏裂。
这柄短剑和他手中握着的长枪在枪尖处嵌合在一起,形成了一柄古怪的枪刃。
这两道张开的铁翼完全就像是某种强大的hetushu•com妖兽贯涌着真元的翅膀,然而却比世间任何一种妖兽的翼翅都要强大。
就像是故意回应厉侯此时的剑意一样,吴広的手中出现了一道巨大的金光,这道金光带起的元气辉光闪耀,就像是一片遮掩住天地的金色翅膀。
吴広抬头,无论是抬头的动作还是接下来往前挥剑的动作看起来都像是非常的缓慢,然而下颌和右手在空气里的运动都带起了一连串的轨迹。
护着观三公子的中年男子退得很坚决,而且他的手段也很独特,他和观三公子的身影迅速的在一片灰色的雾气里淡去,那片灰色的雾气很像是修行阴神鬼物功法的齐朝修行者手段,然而却又偏偏充斥着剑气,只是某种剑决。
在他开口说出第一个字的瞬间,他的杀意已经尽情的挥洒出去。
他瞳孔剧烈收缩着,顿时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这两股强大的气息在出现在他身前的刹那,却是奇异的交融在了一起。
并非是因为惊惧,而是因为加剧的愤怒。
咚的一声闷响。
厉侯彻底的变了脸色。
厉侯勃然变色,大怒厉喝:http://www.hetushu.com“你们竟然勾结楚人!”
玄奥的外来元气和他体内喷薄而出的本命元气交织出耀眼的光华,这些光华在他身前直接凝成了两道巨大的铁翼。
这一刹那的交手之中,凭借着手中剑器本身的力量,厉侯明显占据了一些上方,他居高临下的将吴広的身体往下压去,吴広脚下的地面没有往下凹陷,却是层层炸裂,不断往外溅射浮尘。
“我是秦人。”这名宗师的一切言行都依旧像是名仆人,然而在厉侯的气势和杀意逼迫下却是淡然处之,丝毫不落下方,他对厉侯颔首为礼,没有拖泥带水,“在下吴広,请赐教。”
然而也就在这一刹那,他看到吴広的左侧出现了一道年轻的身影。
那两道属于他座下的强大元气已经进入了镇区,就如巨蟒过境一般,重云镇区阻挡在那两名宗师之前的一切房屋全部被激成碎片。
天地都似乎震动了起来。
然而当这琴声传来,这重云镇上空的天地元气骤然起了变化,有无数元气急剧的绕结起来,形成了数股如米浆浆液般的光华,落向他座下的一名宗m.hetushu.com师所在。
他在长陵留有一名镇守的家将,然而在数月之前,那名家将败亡在了一名神秘的剑师手中,那名剑师便是鸿鹄剑的传人。
伴随着琴声而来的这股力量极为强大,而且其中很大一部分力量来自符器本身,来自于发出琴音的那具“桐琴”,“桐琴”的主人是楚境内桐山的一名宗师。
这也是一名中年男子,比先前那名中年男子看起来更要普通,而且穿着的衣物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一名仆人。
这名宗师是真正的楚人,效忠于楚王朝。
有一道新出现的人影如盾牌一般挡在了那片灰色的雾气之前,吸引了他所有的注意力,包括他此时的怒意和杀意。
夏裂在只是四境的修行者开始,便追随在厉侯的身边,两人之间的配合极为默契,但是外界几乎没有人知道他和厉侯有这样一人锁止,一人袭杀的手段。
厉侯从来没有想过这是一场公平的对决,当他发现有人利用观三公子做局,想要将他作为和郑袖谈价的价码之后,这场战斗对于他而言便是一场战争,尤其当楚宗师出现之后,他所想的便是尽可能的杀死这里每一http://m•hetushu.com个出现的对手。
宗师之间自有感应,于气息激荡间,厉侯就已经感应到了对方体内强大的本命剑意,于是他看着这名宗师,声音肃杀道:“你是秦人?”
没有人回应他。
就在此时,他听到了一缕琴音。
中年男子的面色微微发白。
宗师之间自有感应,只是对方的气势变化和一些微小的应对动作,便让他明白对方在这场战斗里所承担的使命只有一点,便是护住观三公子离开。
因为之前所有面对他们两人联手的敌人,都已经被他们杀死。
“鸿鹄剑!”
这柄枪刃此刻锁住了吴広手中的通体金黄的鸿鹄剑,两股可怕的力量在刃间厮磨,往外射出道道如闪电般的游光。
只是这人在他的怒意和杀意之前,却是平静得如同磐石,身上的气息没有丝毫的波动。
即便对方的真元修为和他十分接近,然而此时双方的气息对冲,他却依旧有着绝对的信心。
“赐什么赐,教什么教,既是秦人,和楚人勾结一处,便是该杀。”厉侯森然的冷笑了一声。
两股可怕的气息同时在他的身前迸发。
“桐琴!”
这便是他此时暴怒的原因。
hetushu.com一股气息来自于他的气海深处,带着强烈的本命气息,显然是他的本命物,另外一股气息来自于他的身外,应是某种符器激发而出,但这股气息竟是强大得完全不亚于他体内的本命气息。
厉侯看着护住观三公子的中年男子,微眯着眼睛,缓缓地说道。
顺着这两道铁翼的翅尖,出现了一连串的爆裂声,空气里有蜘蛛网般的晶纹在往外蔓延。
“你不是我的对手。”
当那名桐琴主人出现之后,他座下这两名来援的宗师也瞬间做出了选择,战力略逊于夏裂的陈鱼悬去截住了桐琴主人,而夏裂瞬间赶至这里。
两人手中的剑器在此时露出了真容。
这琴音清澈动听,如远处的高山流水,轻轻渺渺的传来。
所以当夏裂朝着吴広袭来的时候,在他的眼睛里,吴広已经是一名死人。
然而厉侯和吴広的身体在这一刹那却是巍然不动,双方的身体在元气的挤压下互相锁止。
厉侯手中握着的本命物是一柄铁灰色的长枪,从他左手衣袖间飞出的却是一柄铁灰色的短剑,从枪身和剑身上几乎相同的花纹和气息来看,两者应该是同种材质,由同一名匠师一起打造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