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九十一章 死机

这种特殊的感知原本最为重要的是气息锁定,可以让她在千里之外锁定一些敌人的气机,降落星火剑诛杀。
轰隆一声。
就像是这颗陨星在坠落时,撞上了无数雷云,某种独特反应之下,硬生生将这些雷云都吸纳纂刻了进去,最终变成了这仅剩残余的陨铁之中的法阵!
然而端木侯随行的这四人里,却是有两名七境,两名六境。
一条光束从她手中的晶柱中射出,光亮瞬间就超过了空中的闪电和星火,超越了世间所有光线的亮度。
当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一股恐怖的气息就已经从她的胸口涌了出来。
乌氏皇太后平和的看着这道闪电,和她先前所说的一样,郑袖不会得到任何好处。
听着这样的话语,他身边的四名属下全部笑了起来。
这是她的天地。
她可以借由这名修行者获得一些特殊的感知。
这片只不过拇指大小的天铁拥有陨铁的一切特征——不断熔化凝聚和_图_书形成的独特笔直纹理,重叠玄奥的自然花纹,表面无数灼烧和熔融的痕迹。
端木侯的手心已经微汗。
雷阵托甲这四个字,对于他们的认知而言,完全陌生。
在下一瞬间,侍女手中的晶柱开始发光。
深入乌氏原本就是极度危险的事情,端木侯可以说是连他的家底都带上了。
她感慨对手不够了解自己。
然而在这名老妇人的笑容里,端木侯却莫名的有些手足冰冷。
即便是修行了某种逆天秘术的七境,她也早已经过了修行者最为强横的年纪,五气已经衰败,最多也只能对付端木侯这样的强者。
因为这片天铁的每一条自然纹理之间,此时都在往外激射着雷光。
这是死亡的气息。
天铁即是陨铁。
一片金黄色的人形天铁从乌氏皇太后的衣领间飘飞了出来。
当这股恐怖的气息从她的胸口涌出时,极高的虚空里,一道苍白色的星火也已经落了下和图书来。
端木侯在自己部下的笑声里,也重拾回了些锐气,冷笑着又补充了一句。
这片天铁,就像是一个天然的雷光法阵,他们的感知都无法深入,薄薄的铁片之中,竟似蕴藏着一片雷海!
在整个修行者世界里,从来没有人见过乌氏皇太后出手,就连乌氏那名皇帝死去,皇权落到她手中的那几年里,她也没有亲自出手过。
“郑袖应该是对你许诺了许多东西,否则你不会去岷山剑宗对付百里素雪,尤其是你被百里素雪重创之后,你很自然的认为她理应对你有更多补偿。”
因为这件符器中吸纳的所有雷罡全部来自这方天地。
即便对方重拾了些信心,但战斗也依旧是由她揭晓。
让他们感到无比恐惧的气息,都来自于这片天铁的内部,来自这些雷光之中。
在这同一瞬间,端木侯和他身边四名修行者的面色被这股气息镇得无比惨白。
即便已经没有来时必胜的m.hetushu.com信心,而且连最重要的推断都变成了谬误,但是此时的笑容依旧是很强有力的武器,或许可以逼迫对方得到更多有用的讯息。
然而他见过的所有天铁都没有这片特殊。
因为所有的乌氏人都知道,她从来不会虚张声势。
“我不只有她一名侍女,我有两名侍女。”她摇了摇头,说道。
与此同时,溪水旁那名看似很呆笨的侍女手中出现了一根晶柱。
这个时候端木侯知道了雷阵托甲是什么。
对于未知的东西,修行者总是抱有莫名的恐惧。
郑袖星火剑的修行之法依旧是外界所不能知,然而她的一些手段却已经被修行者知晓,当某个修行者愿意以本命元气维系她的某个元气烙印时,这名修行者本身便像她的飞剑一样,和她有了些独特的联系。
五个人变成了往后方激退的五道光华,五道气浪在他们的面前翻滚。
这种天铁根本不可能是认为,而是天然的恐怖符器!和_图_书
这片山坡的阳光下很温暖。
乌氏皇太后有些感慨。
端木侯却感到有一抹阴影笼上了自己的身体。
端木侯的说话也不无道理。
她当然不可能是八境的修行者,否则气息不可能如此衰老。
山丘之间涌出一道金色的闪电,迎上高空坠落的苍白色星火。
此时他至少已经听出,若是真有雷阵托甲这样的东西存在,那一定是和传说中的乌氏至宝九眼天珠同等的符器。而最让他心惊的是,他自己都觉得乌氏皇太后说的这些话未必没有道理。
就如现在,那种独特的联系,便已经让远在不知何处的她感受到了乌氏皇太后身上迸发而出的这种可怕气息,并瞬间判断出这样的力量不是端木侯和他身旁的七境所能抗衡!
“假设你说的全部都是真的,即便你所说的这雷阵托甲能够抵御她的星火剑,那你自己凭什么从我们手中逃出去?”然而高手交锋,同样也不会错漏任何细节,端木侯深吸了一口m•hetushu.com气,微眯起眼睛看着乌氏皇太后,“就算你能够应付我,谁能应付得了我身边这些人,就凭你那名侍女么?”
乌氏皇太后微讽的看着沉默不语的端木侯,接着说道:“然而她会觉得亏欠什么人?你们有没有想过,她派你们到乌氏来,并非是要给予你们补偿,而是利用你们获得九眼天珠的一些秘密。她或许会认为在这样的情形之下,我只有动用九眼天珠的力量来自保,然后她就可以通过降下星火剑,在和九眼天珠的力量对抗之间,领悟更多的星辰元气法理。只可惜她根本不会成功,因为我不需要动用九眼天珠,只需要动用雷阵托甲。”
溪水旁的那名侍女那么年轻,甚至可以说是稚嫩,到现在还呆呆的站在那里,怎么可能对付得了这样的四名修行者?
但在很多场战斗里,她的星火剑也变成了一道特殊的保护。
“除非她是赵四或者白山水,可是赵四和白山水比她老得多,而且她们不可能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