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九十四章 本质之差

她的话语很平和,不带任何嘲讽,甚至是带着一点淡淡的同情。
“就从这场战斗本身说起。”
她的脚步和平时一样,很稳健。
最后的尊重,意思便是有尊严的死法。
那四根形状规则的晶莹冰柱显然是她的剑意生成,带着一种完全有别于这方天地冰雪的寒意。
“你们这些人,和百里素雪他们这些人在本质上就有着不同。所以你们哪怕用尽一切方法追赶,哪怕用尽了大秦王朝能够你们提供的一切资源,你们还都只能仰望他们这些人,甚至你们会连夜策冷她们这些后起之秀都不如。”
在她说这些话的过程里,端木侯都没有说出任何的话来。
看着依旧无法言语的端木侯,乌氏皇太后有些叹息般说道:“百里素雪毁了你的心境在前,接着你又根本没有想到,会败亡在他的亲传弟子手中。你们这些王侯啊,总以为自己和百里素雪还有以前巴山剑场的那些顶尖修行者都在同一个高度,恐怕也直到真正败亡的http://m.hetushu.com时候,才会发现并非如此。”
端木侯的那四名部将已经完全变成了冰雕,他们持剑将端木侯护在中心,然而身上却是已经被坚冰刺穿多处,接着再被冻结起来,他们身上的力量将身外的坚冰激成了异常紊乱的刺尖,每一根冰尖都在闪烁着令人心悸的寒光。
和她们相对的另外一堆坚冰却是异常的杂乱。
然而他的面容,他的神色,却是比那四名已经死去的部将还要晦暗,还要难看。
他们看到了令他们永生难忘的一幕。
她手中晶柱发出的温暖光柱,始终落在那片山坡上一处。
在山坡的略微高处,温暖的光柱始终笼罩的地方,是四根笔直的晶莹冰柱。
这些皇族面色极为难看的停驻。
“你毕竟是大秦十三侯之一,对于你们这样的对手,我会给予最后的尊重。”
乌氏皇太后淡淡的看着他,看着远处那茫茫一片疾驰而来,都属于她管辖的这个国和图书度的骑军们,轻声说道:“你们不够了解我,我这些年能够掌管乌氏,从来都没有靠过我的修为和战力。精神和意志,能够创造勇气和胜利。你们的失败在于,当年巴山剑场那批人死后,长陵的这些卓绝的修行者里,除了夜策冷和墨守城等少数人之外,真的再没有几个将身外的东西看得比自身的利益还要重的人了。”
那名长陵王侯的晦暗、无力和绝望、不甘,正衬托出了她此时的威严和强大。
然而在滚滚的雪流面前,这些皇族也根本无法接近乌氏皇太后先前所在的那片山坡。
乌氏皇太后动了。
“在这场战斗里,很多时刻你们想着的不是要达成军令,而是自己的生存,所以你们错过了很多的时机,我这样的安排,也才会一步不错的走到最后这样的结果。”
“当年巴山剑场死去的那些修行者们,他们可以为了一个他们认为对的理由而去战死,不惜牺牲。然而你们这些王侯,却大多都是因为得到大量的和*图*书利益而选择站在郑袖和元武一边。”
渐要消隐的风雪遮不住亮光,那道先前接引乌氏皇太后一般的光柱还在亮着。
她不管端木侯此时会想些什么,因为对于她这样的真正强者而言,永远只要引领着别人追着自己的节奏走。
此时他们的身体却骤然僵硬了起来。
让他们震撼的是两堆坚冰之中的人影。
直至很多个沉重的呼吸之后,雪流渐止,风声也小了下来,天地才渐渐恢复清明。
若是没有能力再战,便是自尽。
对于这些修行者而言,这不难理解,当强大的元气力量吹散了那些冰雪碎屑,互相挤压着冰块和冰晶,就自然会产生这种看似一尘不染的晶莹冰体。
看着他此时的神容,所有人便都明白那心如死灰的人是什么样的。
她对着端木侯说了很多话。
当亲眼所见所有忠诚于自己的部将全部战死,却依旧改变不了这场战斗的结局,这便是最悲哀的。
乌氏皇太后走到端木侯的面前,缓缓地说道。
“为什和*图*书么会这样?”端木侯艰难的抬起头来,他看着这名老妇人,以及那两名侍女——来自长陵的年轻修行者。他不想承认失败,但是却无法理解这名老妇人说的话语。
“你真的不如直接死了的好。”
当看到她动步走出那四根晶莹冰柱的中心时,那些被这幅画面震撼着的乌氏骑军们骤然发出了如海啸般的欢呼。
她有些疲惫了,于是对着端木侯说出了最后一句想要说的话。
雪流彻底吞没了温暖的山谷,将这片山谷完全填平,后继的轰鸣声还在不断响起,连远处的雪山上,都因为巨大的回响而产生了不同程度的雪崩。
骁勇的乌氏骑军第一时间到达了这场雪崩的边缘,更是有些骑着青狼的皇族第一时间冲进了风雪里。
老妇人的话字字击中了他的内心,他无法想象自己为什么会和百里素雪等人拥有那样大的差距。
处于四人合围而成的狭小空间里的端木侯的身上没有任何的坚冰,只有一层白霜,就如长陵瓦片上的秋霜。
同样是www.hetushu.com七境,同样有着艰苦的修行,他甚至有着比百里素雪更为艰难的成长经历,更多的战斗。
四根笔直的晶莹冰柱的中心,站着的便是乌氏皇太后和一名青衣少女。
“我不知道你这些部将在临死前最终想明白了没有。”
光柱的落处,有两堆晶莹的坚冰。
乌氏皇太后停顿了片刻,她用有些尊敬的目光看着那些冰封中的修行者,淡漠地说道:“他们受了你的恩情,或者因为情义而成为忠诚你的死士,然而跟着你这样的首领,他们从一开始就是没有多少前途的呀,都是不会有多少成就。即便牺牲了姓名,在史书上又能留下什么样的一笔?”
“你这个时候或许会理解,当年的王惊梦为什么不选择逃离活下来,而一定要战死在长陵。”
所不同的是,那名宝光观的女学生吴京京正在往下行走。
少女的身上到此时依旧散发着极其强烈的剑意,甚至可以看到空气里往外绽放的丝状游丝。
他们面前的雪就像泡沫一般,一层层堆积起来,越堆越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