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一百一十章 大光明

除了必要有的心腹监视着这名废帝之外,还有不少的军队和修行者保护着废帝的安全。
齐帝又沉默了片刻,然后才说道:“所以到了最后,他最在意的是修行阴神鬼物功法的修行者的将来,而不是大齐王朝修行者的将来?”
当他这句话声音响起时,苏秦脸色骤变,身体就像被烈火灼烧般猛地往后一跳。
齐帝的眼瞳之中涌起奇异的光轮,他的身体里开始流淌出许多苍白色的气流,接着化为光明,就像是此时殿顶的长明灯的光焰。
“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在退位前都特意求齐斯人亲自去杀你么?”
苏秦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齐帝彻底的恢复了平静,他突然也微笑了起来,看着苏秦,说道:“我可以回答你这个问题,但是我想先听你回答我的问题。你来到这里,应该不只是报这私仇这么简单,你还想要什么?”
在位时高高在上的帝王没有谁会愿意进入此间反省,而进入此间反省的帝王,即便想清楚了,也几乎没有什么希望能够再出去重握大权。
苏秦直言不讳地说道:“有了这些,我修为进境会更快,会更快的成为巫祖。而且作为交换,我会满足你的一些条件。你应该www•hetushu•com明白,成为了齐斯人的真传弟子之后,我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已经成为了大齐王朝修行者中的一位领袖,自然会有许多修行者追随我。而且我可以赐予他们很多梦寐以求的东西。”
而且新帝登基,即便是为了面上的光辉,也必须保证这名废帝的安全。
宗庙里很阴冷潮湿。
苏秦很简单地说道:“因为我是修行阴神鬼物功法的修行者的将来,我会成为新的巫祖。”
最早立下这规矩的帝王,所想的应该是后代子孙若有犯错,在这里反省时,每日里看着各位祖先的牌位,心中便自然会想起和他们有关的故事,自然会想起后世对他们的评论。
齐帝的笑意更浓烈了些,有些感慨地说道:“我原以为我会死在晏婴的弟子手中,然而给了他这么多时间,他却没有来。想来我最后做了这么多赎罪的事情,他也明白了我所处位置的心意和一些无奈,最终还是原谅了我。我原以为齐斯人和晏婴是一样的人,但最后还是略有区别。只是就算是齐斯人将你看成大齐修行者将来的希望,我还是不愿意将我的一些秘密交给你。若是有选择,我会交给那些懂得宽容的修行hetushu.com者。若是这世上最强大的修行者不懂得包容和宽容,那这个世界会变得很可怕。”
“秘密。”苏秦极为干脆的说了两个字,然后接着说道:“任何大王朝的皇族都有许多秘密,你虽然让位给田康君,然而对于你们大齐王朝真正的皇族而言,他只不过是远亲。一些祖传的东西,比如说功法,特殊手段,以及一些特殊的符器,想必他还不配拥有。”
他的身体被一种莫名的狂热情绪支配着,只有到达那里,杀掉他想杀的人,得到他所想要得到的东西之后,他才会停下来休整。
苏秦平静的看着他。
然而还有其它的原因,让这名废帝丝毫不担忧,或者说不在意自己的安危。
对于一名主动让出帝位谢罪的废帝而言,也没有更悲凉的地方可去。
所以在这里闭门思过的废帝每次必须将宗庙中供奉的牌位全部细心的擦拭一遍。
他安静的放下手中的软布,转过身去。
……
“我知道。”苏秦神色不变的淡淡说道:“如果是他来,你会把命当成欠他师尊的东西还给他,所以这周围数十里之中的人虽然不少,然而护卫却是如此松懈,只可惜你认为只有他会来杀你。”
宗庙和-图-书里昼夜燃着长明灯,当夜越来越深,远方村庄的灯火熄灭之后,那些火光将会更好的给他指引方位。
然而他连自己身体里的腐朽气味都不在意,又如何会在意这些。
一息之间,他又收敛了笑意,看着齐帝认真问道:“只是我也并不明白,为什么你在退位之前还要下令,要让齐斯人特意来杀我?”
从内到外,无论是元气,血肉,还是他的所有意识神魂,都化为虚无。
苏秦踩踏着腐朽的枯叶和毒物们的干尸,在夜幕降临时走出这片山林,朝着远处齐王朝的宗庙前行。
齐帝沉默了片刻,摇了摇头,道:“我不能理解。”
齐帝点了点头,真正苦笑道:“只是我最没有想到的,是齐斯人竟然死在了你的手里,而且你还得到了他的一些手段,这么说来,你应该是得到了十二巫神的功法,那十二巫神被毁,想必也是你和郑袖的阴谋?”
浓重的夜色里,宗庙内高高悬挂着的长明灯的火焰显得很苍白。
只是这位帝王恐怕也没有想清楚。
他的眉头微微一跳,自然认为是齐斯人前来,只是不知道有何事。
已经身穿寻常布袍的齐帝突然若有所思。
从被齐斯人从楚都掳走,得到齐斯人的http://www•hetushu•com修行经验和对敌手段到现在,他除了修行之外都没有任何的休憩,即便他每一次修行之后,力量都是提升许多,但身体的酸痛以及诸多其它的不良反应已经提醒他需要停下来。
苏秦听着他的这些话,眼神彻底变得冷漠起来,他摇了摇头,道:“只可惜你就算不愿意,也未必能做得到。”
这灰色像是一层轻雾,没有任何的元气波动,但是对于齐帝而言是熟悉的。
然而当这层灰雾缓缓消失,当一道年轻的身影出现在这殿内时,他眼中的温和瞬间变成了惊愕和难以置信,以及无尽的失望。
齐帝笑着,慢慢说道:“那时我都没有想明白,只是一种莫名的直觉,觉得你今后会成大患。然而方才我却真正的想明白了,因为你野心太大,像你这样的修行者,却不只是在意修行者的世界,你还想握有这世上所有的权势。而且像你这样的修行者,若是成王成帝,你更在意的是修行者的世界,更不可能像我们一样,更加在意寻常人的生死,在意他们是否吃饱穿暖,是否夜有安寝之地。”
“我想要得到这些。”
苏秦似乎觉得齐帝的这句话很好笑,他忍不住笑了起来,道:“修行者更加在意的,自然是修和*图*书行者的世界。”
“我可以让你得不到你想要的东西,因为我有你不知道的秘密。”齐帝如同赢得了糖果的孩子一样得意的笑了起来,“大齐王朝的皇族,不会如此没有尊严。”
齐帝耐心的听完了,面上的神色没有任何的变化,他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你的回答我听完了,现在你可以听我的回答。”
不断跳跃着的火焰像是有着神灵在跳舞。
这里不是让人享得清闲的所在。
他刚刚擦拭过一遍的许多牌位上,光洁的色彩突然斑驳起来,而且很多地方突然换换滋生出了新的霉斑。
齐帝突然明白了许多事情,但是他还是摇了摇头,微苦道:“我没有想到是你,我以为来杀我的人,会是晏婴的弟子。”
潮湿得连供奉在内里的牌位都会自然的滋生霉斑。
“和郑袖这样的人做生意,原本就是最愚蠢的事情。”苏秦嘲弄的看着这名废帝,“只是你真正没有想到的,是我得到了齐斯人的所有手段,而不是他的一些手段。而且不是我依靠什么功法强行从他的身上得到,而是他亲传给我,所以严格而言,我是他唯一的真传弟子。”
殿门外幽冷的夜色里,突然出现了一抹淡渺的灰色。
他的整个人彻底变成了一团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