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一百一十四章 杀李

在可以俯瞰到这片宫殿的某座山头上,有许多洁白的绵羊正在奔跑,有一名年轻的牧羊女,却在若有所思的看着那片正在建造的殿宇。
依旧没有人能够理解九死蚕这门功法本身,当年的王惊梦连气血都被燃烧得一干二净,什么都没有留下,为什么却依旧能够借助这门功法重生?
她要杀的李思,这些时日就在那片宫殿里。
也在这一刹那,他明白了为什么郑袖在十二巫神功法之中,独需要这一篇功法。
天下剑首真正的回来了。
这滴晶莹的露珠极为纯净,而且折射着从天空中刚刚射落的第一缕阳光,在微风中滚颤,抖射出许多色彩,给人一种充满生机的感觉。
那长陵的主人,元武和郑袖,将会如何应对?
这名牧羊女穿着很随便,但是如果有参加过岷山剑会的人看到她,一定会大吃一惊。
她已经在这些山头里观察了很久,确定李思一直在负责督造,暂时不会离开,同时她也思索自己能够杀死李思www.hetushu.com的机会到底在哪里?
她若是在这个时候能够杀死李思,那意义就尤为重要。
……
往往只有在修行者的修为进阶一个大境界时,才会有这样明显的突然变化的感受。
冰凉而真实。
她之所以能够有别于其它修行者,可以感知和利用星辰元气,便是因为她的星火剑本身有着牵引独特的星辰元气的方法。利用那些星辰元气倒流而上,她便能够从无尽虚空之中引来更多的星辰元气。
他们似乎必须有所动作,很快的发动一些反击,否则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和楚都那些原本属于秦军的人一样,投入巴山剑场的阵营。
在这个时候,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接触和学习到了一门强大的法门,他只是想着要尽快让这件事让白山水和丁宁知道。
因为她就是净琉璃。
想清楚了这些,张仪的手脚变得越来越冰冷,他身上藏着的白水晶似乎也变得冰冷起来。
然而就在他这心念动间,那和*图*书滴露珠便如同知晓他的喜爱一样,轻柔的脱离了叶片,穿过薄薄的晨雾,朝着他飞了过来。
这种改变,只存在一种可能,那就是他的感知,或者用修行者世界的其它不同的描述,类如念力,精神力量,神魂力量……已经大大增强。
楚都发生的事情,正以最快的速度传遍天下。
所花的时间越多,有越多的耐心在里面探索,感知就会在不知不觉间变得强大。
修行者的念力如果达到一定的程度,的确可以招引外界的天地元气流动,从而带动这些自然的物事。
如果她的感知能够大大增强,那她感知所能到达的地方将会更远,可以引聚的星辰元气会更多。
那些符意在他的感知世界就如同无数片灰色的秋霜,但在寻找那些灰色秋霜之间的联系,解其符意的过程,却就像是精神在独特的世界里不断的经受磨砺,变得不断强大。
嘎吱一声,他有些莫名的震惊,窗棂便被他身上的气息自然的和图书荡开,这滴晶莹的露珠便如有生命般落入了他的手心。
这样一来,她的星火剑威力便何止增强一分两分?
所有知道这消息的修行者,都是震惊无语。
张仪看着手心之中的这滴露珠,更加震惊起来,手掌之中的元气震颤,让这滴露珠的边缘不再滚圆,溅起了无数多细小的浪花。
当年那名巫祖之所以能够在阴神鬼物元气里融合一些星辰元气,增强他的手段,道理其实十分简单粗暴,就是因为感知力足够强。
……
所以在她看来,她杀李思这件事,就变得更加急迫。
然而所有人都可以肯定,普天之下,除了王惊梦之外,便不可能存在第二个人,能够独自挑战一座城,能够以一人之力连战无数的修行者。
感知的界限是很模糊的,对于一名修行者而言,感知所能到达的距离往往来自于外界的元气波动,最多到底能够感知到多少丈之外的动静,这并不能精准的丈量,但是当张仪现在静心感知起来,他念力所能http://m.hetushu•com到达的地方,一切的东西都比之前要鲜活灵动,更加真实。
最为关键的是,她或许便能感知更多不同种类的星辰元气的存在,分辨其中的细微差别,最后恐怕能够利用更多种类的星辰元气。
十二巫神其余的所有功法,都是阴神鬼物元气,必须重修。而郑袖所修的星火剑本身便是这世上不亚于十二巫神功法的存在,她当然不可能改修。
楚都方面的消息已经流传了过来,她确定了自己的师尊百里素雪已经安全,而且丁宁的修为已经比她想象的还要强大,尤其和白山水、赵剑炉的恩怨都已经消除。
最知名的那些强者们,似乎都聚集在了丁宁的身边。
他觉得白山水和丁宁会拿主意,而没有想到他或许会因此变得非常强大。
张仪陡然反应了过来,心里生出许多不安。
长陵城外西野,骊山。
当他的心情略微平复下来,他开始确认即便是空气里那些无形的风,边缘都似乎锐利了许多。
他一时难以相信眼中所见的这画hetushu.com面。
在他书房外的花园里,一株橘树的树叶上滚动着一滴晶莹的露珠。
他的感知若是强出一般的修行者数倍,便自然能够从驳杂不堪的星辰元气中找出他所能用的。
首先这片宫殿占地比现在皇城还要广阔,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其次她跟随丁宁很久,知道丁宁绝对会抢占先机,一定会用连续的手段,不断给予郑袖和元武重击。
强大的修行者从天地之间摄取大量元气的时候,卷动风雨,甚至卷动分量很重的土石也并非奇事。
他不由得好生喜欢。
而且当越来越多的有关细节的流传开来,所有听到这些消息的修行者们和权贵们,都将目光投向了遥远的长陵。
“解这种符意的过程,原来就是一种修行的功法?”
然而关键在于,如此不经意间,风轻云淡的随着心意摄取一滴露珠到手中,在这滴露珠飞来的过程里,连露珠的形状都没有改变,这种轻柔而清晰的过程,至少他以前不可能做到。
一片占地极广,众山环抱的宫殿正在建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