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一百一十六章 真正的破法

独孤白承认净琉璃绝对是长陵最强的天才,但他依旧对净琉璃没有信心。
“你错了。”净琉璃摇了摇头,直截了当地说道:“如果怎么都不可能抵挡得住郑袖的一剑,那就说明前面的想法全部是走入了死胡同,从一开始的想法都错了。”
“你不要忘记一点。”
独孤白的思维依旧有些跟不上,“可是不把李思逼到末路,他不以气机请求郑袖出剑,又如何能利用郑袖的一剑?而且又怎么能让郑袖的星火剑斩杀他?”
她先前只考虑了修行和有关李思本身的问题,的确根本未考虑到这点。
独孤白有些无奈,轻声道:“我怕影响你的战意,更何况百里宗主觉得你有办法,我又如何能多说。我想着你若是连一点可能都找不出,便根本也不会到那一步,也不需要提醒这点。”
“你怎么不早说。”片刻之后,她面色微沉,放下碗抬头看着独孤白说道。
独孤白想都没有想www.hetushu.com,很自然地说道:“我和你一起。”
很多时候一名七境宗师垂死时的反击尤为恐怖。
原来从那个时候开始,百里素雪就已经想到要杀入皇宫,想到要破掉郑袖的星火剑。
这个时候独孤白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自己的心情。
便是这最为真挚的友情的力量,让百里素雪用了这么多年来做这些事情。
从理论上而言,就算她骤然突破七境,也根本抵挡不住郑袖这样的一剑。
独孤白没有再说话,开始自己盛汤,然后掰碎了一块白馍放在汤里,慢慢的吃了起来。
净琉璃点了点头。
他忍不住想到了那条在长陵城上飞过的幽龙。
净琉璃自嘲的笑了笑,“是我太过愚钝,根本没有领悟到师尊的真意。无论是师尊还是丁宁,都告诉过我很多事情就算他们懂,也不会对我明说,因为如果没有自己思索进步的过程,便会丧失自我学习的本能,再好和图书的天赋到最后也是泯然众人,而且超不过前辈走过的路。我师尊想要我明白的意思其实很简单,如果一开始就避不开郑袖的这一剑,那以我现在的修为,就应该在这一剑上着手。”
百里素雪无疑是这个时代最强悍的修行者之一,但更让他心神激越的,却是他和王惊梦的友情。
其实就算是他和净琉璃所猜测的全对,但一名大宗师即便出了很大的问题,甚至即便是受着伤无法发挥出正常的实力,但他依旧是大宗师。
要杀死李思这样的存在,但最后自己能活下来,这比平时公平比剑战胜一名七境还要困难得多。
因为她知道独孤白只是一瞬间转不过弯来,这个问题他自己马上就能想出答案。
是独孤白用力的咽了口口水。
净琉璃深深的皱起了眉头,连小口喝汤的动作都停止了。
净琉璃看着他没有回话。
独孤白也不笨,他有点听出了净琉璃的意思,吃惊的http://www.hetushu.com有点说不出话来:“你……你的意思是……你反而要利用郑袖的这一剑来杀李思?”
“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师尊昔日在岷山剑宗时,让我修行了一些在我看来没有用处的法门。原来在很多年前他就已经开始准备好破掉郑袖的这星火剑。”
到最后依旧会面对纯粹力量的碾压。
这再次提醒他,从当年王惊梦在长陵战死的时候,百里素雪就已经将全部心力用在了给王惊梦复仇上。
独孤白稍微平静了些,但还是忍不住说道:“可是这简直比悟出一门功法还要困难,李思自己体内有和郑袖有独特感应的气机,他还好好活着的情况下,你模仿出他将要垂死的气机,同时让郑袖认为李思自己是敌人,这太不可思议了。”
只是要破星火剑恐怕就必须要净琉璃这样天赋还在他之上的修行者,再加上一些突发的事情,导致他计划之中的时间点有些错乱,否则恐怕是www.hetushu.com岷山剑宗先破星火剑,然后百里素雪真的是杀入皇宫杀死郑袖成功。
他倾慕的想着,自己这一生,也要有这样的朋友。
“一般人绝对不可能做到,但我是净琉璃,同时我还是百里素雪的真传弟子。”
咕噜一声。
果然,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独孤白反应了过来,倒抽了一口冷气:“你的意思是,模仿出那股气机,让郑袖误起感应?”
独孤白有些愕然。
“再也没有人比李思对于郑袖更重要。”独孤白顿了顿之后补充道:“郑袖已经不能再失去这样重要的伙伴,她一定会全力出手。所以到最后,你相当于还要面对郑袖的一击。”
净琉璃用最寻常的语气说了这一句话。
净琉璃笑了起来:“本来就应该这样,李思自己,也应该抵挡不住郑袖全力的一剑。”
在独孤白还没有彻底回过神来之前,她带着无限的敬意轻声说了下去:“巴山剑场攻占了胶东郡之后,我原以为杀掉李hetushu.com思这样一名对于郑袖最为重要的大秦丞相是对郑袖最大的打击,但我现在终于明白,破掉这星火剑,才是对郑袖最大的打击。当杀死李思的那一瞬间,她应该明白发生了什么。她最令人恐惧的就是无处不在,突然降临的星火剑,但从今以后,在她不能亲眼看见的地方,她还敢用星火剑么?有我这样的一个岷山剑宗弟子破掉了她的星火剑,她还能用星火剑保护谁?”
他吃完了一碗泡馍,看着净琉璃提醒道:“李思是郑袖的人,哪怕你真的能够很快找出他的破绽,到了最后要杀死他的时候,你应该还会面对郑袖的星火剑。”
“想出了办法,但无论是参悟这气机还是从他的一些习惯得到更好对付他的机会,都必须有接近他的机会。”净琉璃看着若有所思的独孤白,说道:“现在已经到了冒险接近李思身边的时候,我们必须动到宫里的那名朋友了。”
这句话说不出的骄傲,但是在她看来却就是很寻常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