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一百一十八章 位高权重

这片区域连车马都难行,尤其下雨之后,更是罕有人迹,然而却正是因为清净,所以汇聚了许多历史比较悠久的修行地。
除了徐怜花和独孤白家室不凡,遭遇略好之外,其余这些人的遭遇,都很不如意。
而他现在本身还代表着胡亥皇子,在各司也已经开始培植起自己的力量。
赵高转过身去,看着外面的暴雨如注,面无表情的轻声道:“我已经安排了下去。”
这人是原先王太虚的部下,这便意味着,长陵最底层市井之间的消息和变动,也会悉数传入他的耳中。
一名身穿明黄色袍服的使者撑着黄油纸伞,来到了长陵郊野的山区。
在长陵的市井之间,丁宁还给了他一名联络人。
这名使者也不在意,又是淡淡一笑,开门见山道:“我要见夏婉。”
素心剑斋的修行者死伤一惨重,宗门对夏婉的脸色就更加不好。
这两名把守山门的女学生心中其实对夏婉有些同情,此时都是极为担心,生怕夏婉已经遭受了如此折磨,却还要被长陵皇宫想起,遭受更可怕的事情。
这名使者穿过一片很古老和图书的松林,踏着石阶,来到了素心剑斋的山门之前。
这两名把守山门的素心剑斋女学生也是和夏婉同一时期的学生,就她们所知,在夏婉回到山门之后,便被刻意的“无人问津”了很长的时间,接着在郑袖调集了不少素心剑斋的修行者上了战场之后,素心剑斋的修行者和那些忤逆她意思的修行宗门也是一样被派到最危险的地方。
这名使者见着这两名出现的素心剑斋修行者,目光恋恋不舍般在那雨景中离开,然后微微一笑,也不说话,只是扬了扬手中的一面代表身份的令符。
若是岷山剑宗还在,那一切有岷山剑宗担待,然而在岷山剑宗大变之前,应该是百里素雪早有想法,生怕牵连许多普通学生,所以当时那些人里面,除了成为他亲传弟子的谢柔留在岷山剑宗,这些人只是得到了一段很短修行的时间,早就已经回到各修行地。
他在长陵皇宫里依旧还是一名医师,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官位,然而他是最熟悉胶东郡手段的人之一,当夜策冷离开长陵,夜策冷便将监天司留给了他www.hetushu.com,他实际上便成了监天司的秘密主人。
所以宗门那些掌权者,便将许多粗重的杂活交给了夏婉,刻意压磨,夏婉被幽静在宗门之中不说,处境也是和杂役相差无几。
长陵有史以来没有任何一名权贵,可以从上至下的拥有这些耳目,拥有如此多的支持。
监天司和神都监在长陵的权贵看来,本身就掌握着长陵修行者世界最阴暗的力量,若是同时支持一名权贵,本身就很恐怖。
例如大觉剑院,素心剑斋。
胡亥点头称是,说道:“全听先生所言。”
当放弃修为,不再是修行者之后,生命似乎陡然变得脆弱和低贱,然而他却发现似乎这样更多了玉石俱焚的决心,反而让他变得更为勇敢。
这些使者在雨落之前就出了城,带着他不同的命令行事。
除此之外,就在这不久之前,他还接到了来自胶东郡的巴山剑场的讯息。
……
此刻他面无表情,但眼瞳里却蕴含着强大的自信和勇气。
当时天下还不知丁宁是王惊梦重生,但是皇后郑袖不喜白羊洞人尽皆知,她不想让丁和图书宁得岷山剑会首名,做了诸多布置,然而最终丁宁还是逆了她意得了首名。
夏婉本身便是素心剑斋最为出名的女学生,其修行天赋在长陵屈指可数,她是素心剑斋选出参加岷山剑会的人选,在岷山剑会里也是表现不俗,甚至最后张仪离开岷山剑会,特意留信说不如夏婉。最后夏婉便成了留在岷山剑宗学习的十人之一。
赵高回到宫里,在暴雨倾盆之中进入了胡亥的寝宫。
便是气势如魔的暴雨,经过这些松柏一遮一滤,却自然少了恶意,变成了清秀。
在看到赵高的同时,胡亥敬畏而欣喜的叫了出声。
这些人回到各修行地之后,所受的遭遇就已经有些微妙。
这两名女子显然没有多少这方面的经验,看着这面代表着长陵皇宫的令符,一时却是有些手足无措,甚至忘记自己是此间主人,没有第一时间问这名使者的来意。
那在岷山剑会里和丁宁站在一边的徐怜花、夏婉、易心等人的前程便很自然有些问题。
“先生。”
从今天的谈话之后开始,他还会得到神都监的支持。
素心剑斋中看似空空http://m•hetushu.com如也,好像一个人都没有。
这些崖上的松柏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就如一条条苍龙在空中扭曲,枝繁叶茂,从空中竟是遮住了大半片山谷。
这名使者也是第一次在这暴雨的天气来到这素心剑斋,看着这画面,倒是驻足在山门前方,端详起来,眼神中尽是惊艳。
就在这名使者驻足抬首观雨的几个呼吸间,山门口多了两名衣着素净的佩剑女子。
然而修行地却自然有着自己的防卫法度,当这名使者接近之前的松林时,素心剑斋其实便已经知道了这人的到来。
在神都监的清扫之下,似乎监天司已经荡然无存,然而在他的手中,事实上却在阴暗中滋生,焕发着新的活力。
素心剑斋占地并不算大,共有数十栋建筑,但是所在的山谷却极有灵韵,这片山谷地势平坦,有溪水流淌,生长着一些名木。而后方一片峭壁上,却偏偏生长着苍劲至极的松柏。
而从不久前开始,他已经让人渐渐养成习惯,这些身穿明黄色袍服的使者,便意味着皇宫里的二皇子。
在昔日长陵,那些身穿土黄色袍服的修行者便意味www.hetushu•com着胶东郡,意味着皇后郑袖的家中人。
此时虽然暴雨如注,但是从高空之中坠落的雨线却是首先击打在这些松柏之上,绽放出一层白色雨雾,竟是在这些松柏上方形成了团团白云。而松柏之下,则是许多条晶莹的细流如白色丝线一样飘飘洒落在下方的建筑屋瓦之上。
两名女子齐齐一愣,面色却有些古怪起来。
偏偏宗门还不敢将夏婉派到边军战场上去,生怕那是龙入深海,万一夏婉叛逃而走,便更难向长陵皇宫交待。
然而问题也出在于此。
尤其当后来郑袖铁腕慑服长陵所有修行地,所有这些宗门,当屈服之时,掌管宗门的人便也自然变成了要在意郑袖意思的人。
赵高挥了挥手,示意他不要失态,同时只是淡淡的吩咐了两句,“你需要新的修行者门客,现在的这些侍卫,原属于宫中各位大人或者你母后的门客,不是你真正的心腹。还有,你最近要去骊山会见李思。”
这便意味着一点,赵高就从来没有想过陈监首会拒绝。
暴雨如注里,有许多身穿着明黄色袍服的使者已经穿行在长陵内外各处。
赵高平静回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