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一百二十三章 如何破

我是足以位列长陵前十的天才,甘心居于素心剑斋,只是因为这是师门,然而掌管师门者所为,却是足够让人心寒。
“我的确想不到,让你在这做些杂役,都让你养成了这些手段,只是我还想看看,你有什么可能能够战胜我。”
然而就在这时,她面前的空气里亮起了数十道镜光,就像突然有数十面镜子同时矗立在她的身前,折射出了数十个夏婉的身影。
这一剑只要再深入一寸,就能直接破了陈铃的气海。
陈铃厉啸出声,平平的一剑横斩。
“嗤”的一声裂响。
看夏婉的姿态,甚至给人一种错觉,先前那抢攻的两剑,好像根本和夏婉没有关系,好像夏婉是一个完全不相干的旁观者。
空气里出现了一片白茫茫的剑气,无数细小如丝的剑气,无孔不入般落向陈铃的身体。
陈铃落了下来。
因为在修为相近,甚至相差不是特别大的修行者的战斗里,从来不会有一方会用这样的手段。
虽然被她身上元气所阻,这些剑气无法http://m.hetushu.com深入,在她身上只是刺出浅浅伤口,然而她毕竟是夏婉的师长,更何况夏婉的修为和她足足相隔了一个大境!
她的身体几乎直接就撞上了高空中那些横生着的松柏。
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她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嘶鸣,整个身体往上以惊人的速度弹起,恐怖的速度甚至在她的脚下带起了两条如龙般的气流。
所以她想要用自己的方式来赢得这场比剑。
在场所有素心剑斋的人都觉得这一剑是夏婉的内心倾述。
此时夏婉用的,依旧是素心剑斋的剑式。这招名为“心机镜”的剑式,用剑气折光,就是在这种以弱战强的战斗中使用,以让对方无法把握自己的真正身位。
这样的手段会再短时间里消耗大量的真元和本命元气,而修为较弱的一方只要尽可能的逃避或者拖延时间,哪怕拼着受伤,也能找到反击的机会。
然而剑虹过处,却未见任何鲜血。
这招剑式并不算是特别的秘剑,在场的许http://www.hetushu.com多人都会用,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夏婉这一剑的剑意比她们所能做到的更加完美。
又是嗤的一声裂响。
夏婉可以肯定,只要直接动用丁宁信笺上教她的那三招,她可以很轻松的击败面前的陈铃。
看着落下的陈铃,所有的人都觉得很无奈。
她的身上往外飞溅出数缕鲜血。
她体内的真元顺着剑身疯狂的涌出,从她剑身上散发出的剑气越来越庞大,变成数十丈的一道虹光,一扫而过,将所有的镜光切碎。
而另外一点可怕的地方,是夏婉在没有任何动作的情况下,似乎只是意动,就让她的感知发生了偏差,以为飞剑就在她身后。也只是这一点点时间的差别,才让她未来得及完全闪过这一剑。
此时夏婉手中无剑。
她夹杂着无数情绪的声音在空中震响。
然而除了她剑芒本身的剧烈破空声之外,毫无碰撞的声响。
依旧有数丝剑光未被她这一剑荡尽,落在了她身上。
这是本命剑帐,攻防皆在一体,和_图_书抛弃了一切剑招的花巧。
因为这本身就是越境而战会遭遇到的事情。
就在陈铃身影瞬间倒退数十丈的同时,夏婉已经急剧前行,她的第二剑已出。
陈铃腹部微凉。
然而后方皆空。
这是素心剑斋的“迷心剑”,只是一种拟形的障眼法,同样不算什么强大的秘剑,可怕的只在于这柄雪白色的飞剑竟然隐匿气息起来让她都感知不到。
但我之战斗,岂能全假手于人?
那在她的潜意识里,夏婉虽然退却,但她手中的那一柄雪白短剑,却恐怕已经化为飞剑,潜伏在了自己的身后。
她脑海里所有的意识,便是要反击。
这一瞬间,真正的剑意来自她的头顶上方。
她霍然抬首。
但是也没有人觉得这很不公平,或者很无耻。
她就紧握着她这柄本命剑,将这柄剑上源源不断往外释放出的剑气围绕在身外。
“噗”
雪白色的短剑剑尖上,流淌着一缕嫣红。
这些精纯的剑气在她的身上形成了一个绯红色的光幕。
因为她隐然觉得夏婉和*图*书的目光落向了自己的身后。
但几乎同时,陈铃却是也发出了一声愤怒的闷哼。
也就在这一刹那,陈铃感到背上发寒。
她的五官有些扭曲,但是身上往外释放的元气却是精纯到了极点。
陈铃腹部的衣衫上,有点点血迹。
她就这样落向夏婉。
在她看来,这种越境的战斗,只要之前有人能够做到,那她就也可以尝试,而且今后这样的时刻或许还很多。
因为会有这样的事情的存在,所以在王惊梦出现之前,所有修行者的典籍里,也都觉得越境而战不存在赢的任何可能。
陈铃的身体充满了一种大难不死的后怕感觉,她后背上汗如流浆滚滚而落,心中尽是不可思议。
陈铃的身前亮起一道绯红色的剑光。
她手中的绯红色本命剑的剑尖上射出一道实质般的剑芒,闪耀着如宝石般晶莹的光华,准确无误的把握住了空中落下的那一剑的剑路。
这一剑是素心剑斋的“心意寒”。
那一道雪白色的飞剑如梦幻泡影般,被她的剑芒切过便消失了。
一柄m.hetushu.com雪白色的短剑在她原先所在的地方掠回夏婉的身侧。
然而以弱战强,她难道只是比夏婉强出一点点么?
一种极为羞辱的感觉,让她体内的愤怒和真元都彻底燃烧了起来。
“够了!”
这种比剑不论伤亡,在此时盛怒的她想来,若是这一剑直接将夏婉斩了也就斩了,顾忌不了太多。
她的感知很自然的扫向身后。
在她抬头的刹那,她看到的景象便是这道绯红色剑芒击中了空中急剧坠落的一道雪白色飞剑。
这道剑光很好看,但是也异常危险,只在声音响起的瞬间,伴随着强大的本命气息,便将那一片白茫茫的剑气往外激荡出去。
更何况对方让她一招,而她手中却还有岷山剑宗带回来的这一柄剑。
然而夏婉和陈铃之间的真元修为相差太大,就是一心想守,都不可能逃得掉,守得住。
让她有些震惊的是,她见到夏婉竟然已经云淡风轻般退回到了远处,此时已经静立。
面对这样的剑招,她只需要用最简单的剑式,纯粹依靠自己远超对方的强大力量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