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一百二十五章 提前到来?

她至少可以确定,当年的巴山剑场绝对不会像郑袖一样,逼迫许多修行地和修行者做他们不愿意做的事情。
当走进藏经楼,只有两人相处时,夏婉看着这名皇城使者说道。
皇城使者收敛了笑容,看着慕容秀和陈铃等人问道。
“我知道了。”
素心剑斋的这些剑招,陈铃接触的时间自然比夏婉更长,每一剑都很熟悉。
其实在这种时候,夏婉第一个想象到的画面,是死在岷山剑会开场之前的白羊洞洞主薛忘虚。
这股真元波动的气息让这些人更是放弃了交谈的想法。
夏婉在过去的一年里遭受了无数不公正的待遇,此刻她身上穿着的也是杂役弟子做活时的衣袍。
“张十五。”这名皇城使者说道。
“是你?”
他希望夏婉在过去一年里明白,这世上有很多事情其实是残酷的,到了应该快刀斩乱麻的时候,她绝对不能手软,否则今后将会引起更多的问题。
而很多和夏婉同辈的素心剑斋学生,看和_图_书着她此时不骄不躁的宁静模样,心中更是生出极大的尊敬。
在巴山剑场巅峰的那个时代,这个名字算不上有多出名,但是当林煮酒被救出水牢之后,这个名字却随着林煮酒被多次一起提及。
她做任何事情,心中都有自己的准则,而且荣辱不惊。但在那时起,她就明白了权贵们为了一些所谓的权势和敬畏会变得何等的残酷。
她的这些话说的很模糊,但给慕容秀等人带来了很大的震动。
恐怕很多当年参加岷山剑会的年轻修行者都根本无法忘怀那个画面。
夏婉呆了一呆,有些不可置信。
陈铃的伤口得到了及时的救治,不再大量留血,没有昏死过去,但是看着默然站立的夏婉,她却恨不得自己已经昏死了过去。
“或许你是对的。”慕容秀在离开时真诚的说了一句。
夏婉回答了这名使者,她认真的想了想,然后报出了一份名单,足有二十余人,慕容秀和陈铃等人都在其中。
http://www.hetushu.com他最后的心愿只是想看丁宁和张仪参加岷山剑会的过程。
夏婉在这一战里,除了开场一剑是夏婉在岷山剑会的过程中学习到的之外,其余所有剑式都是素心剑斋的剑招,而且都是大多数学生所能修行,学得回的剑招。即便是最后那种类似白羊挑角的手段,也只是基于真元的运用,甚至算不上是什么特别的招式。
一些所有人都觉得会发生的大战,恐怕会比所有人想象的要发生的更早?
她同情那名老人的遭遇,同时也敬佩丁宁和张仪的所为,最后的退出,也是想成全张仪。
但真正让她震惊的是,张十五这样的巴山剑场人物已经开始回到长陵,这是否可以理解为,巴山剑场的动作比外界想象的还要大?
在从这名使者手中接过丁宁的信笺的时刻,其实她在长陵皇室和巴山剑场之间便已经迅速做出了选择。
他目光扫及的所有人全部低下了头,没有人回应。
当慕容秀http://m.hetushu.com等人最终离开山门之时,夏婉平和的告别,轻声对着慕容秀等人说道:“至少我可以让素心剑斋很好的存继下去,但如果是你们一直执掌,素心剑斋很有可能在将来不复存在。”
即便是长陵的年轻修行者们,也已经都听说了这样一名强大的巴山剑场修行者。
因为她知道自己并不需要太长的时间,修为就会真正超越这些人,到时候就算她们能够从战场上回来,她也完全不用忌惮这些人还能给素心剑斋造成什么威胁。
这名皇城使者的音容外貌和流传的那人的外貌有很大差别,应该是用什么方法改变了面貌。
但夏婉执掌素心剑斋,即便依附在皇城,就凭她在岷山剑会和丁宁的结交之谊,今后巴山剑场也势必不会为难素心剑斋。
“你们还有什么话说?还会觉得她不能服众么?”
因为这名皇城使者的气息和她们根本不在一个层面,这是一名七境的宗师。
许多素心剑斋的师长想着过去一年里和_图_书对夏婉的训斥以及刻意刁难,此刻再看着夏婉身上的衣袍,只觉得又是羞愧又是惶恐不安。
“我还不知道前辈的名讳。”
“不管你们今后会怎么想,对于宗门而言,其实放到我的手中将会更加的安全。”
现在被她清洗过后的素心剑斋在实力上大不如前,但是却是一个全新的素心剑斋。心向一处,就会焕发出全新的气象。
“既然没有人不服,那素心剑斋便可以按照皇子的提议,你现在可以决定离开素心剑斋的人选。”皇城使者觉得夏婉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做得好,他赞赏的看着夏婉,同时语气里却透露着应有的冷酷。
那名慈祥的老人在丁宁和张仪的面前死去。
其实他是多虑。
素心剑斋里平静下来。
互相尊重,这才是正确的开始。
“你们要马上离开,有兵马司的官员会在外面官道上等着你们,除了自己的佩剑之外,不能带走素心剑斋任何的东西。”这名皇城使者根本不给这些人停留的时间,他显示了和先前的和_图_书温和绝不相同的冷酷一面,而且有意无意的释放出了一丝真元波动。
陈铃和一些被迫离开的素心剑斋师长心中未必是这么想,但是看着她们离开时的背影,夏婉却不在乎。
简单而言,至少夏婉不会将素心剑斋拖进郑袖和巴山剑场的战争里,不会让它在战火中毁灭。
然而夏婉就是用这些普通的剑招便击败了她,在场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认,这百年间,素心剑斋没有比夏婉更优秀的学生。
她性格还算宽厚,只是有些软弱,而且的确也有些私心,但她毕竟对素心剑斋有着很深的感情。
抛开先前所站的立场问题,夏婉如果还是愿意以素心剑斋学生的身份行走,那夏婉的确是素心剑斋的未来。
她们全部都能明白慕容秀所说的这些话的意思,她们依附在郑袖一方,但若是郑袖和元武在和巴山剑场的争斗之中败亡,那素心剑斋自然覆灭。
当一应的宗门事物和接替人手全部安排好之后,夏婉和这名皇城使者走进了素心剑斋深处的藏经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