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一百二十七章 自负

在夏婉破境之时,丁宁和百里素雪等人已经回到距离长陵很远的胶东郡。
“他很自信,做事异常有条理,很多小事都会记在心中。”
她要去做的事情很大,大到足以改变丁宁和林煮酒原先想好的许多谋划,如果她杀死李思的计划能够成功,那就能让丁宁和林煮酒谋划的很多事情大大提前。
她现在在这里所得到的身份也是医者,所不同的是,她背着的药箱中的药物不是给人用,而是用来治疗这片偌大未完工之地里面的牲畜的疾病。
没有人会想到净琉璃能够有机会杀死修为强出他太多的李思,就连丁宁和林煮酒等人都不敢去这样设计,所以敌人也绝对不可能想到。
“这方面有什么问题?”独孤白对净琉璃已经十分了解,他知道净琉璃特意说这些,一定事关有可能击败李思的一些方面。
神都监和之前的监天司在这方面的权力很大,一些安排的人手甚至连下层管辖的官员都不知道是神都监和监天司的人,因为这些人也都是用他们上和_图_书层官员的手谕安排下来。
除了莫青宫这样明面上行走的神都监官员之外,当神都监集中力量要查一件事时,便自然会安排许多外界根本看不出是神都监官员的密探。
作为一个十分完整的宗门,要兼顾的方面太多,尤其当出色的修行者多了之后,很多东西不可能堆积在一个人的身上。
“太过自负也是缺点,尤其是当他觉得有一丝可能的时候,他一定会抓住不放,一定要让事情朝着他所希望的方向发展。”净琉璃转过头看着独孤白,认真地说道:“丁宁对我说过,剑心无外乎人心,出剑前首先要了解的是对方心中所想,而不是先想对方有可能用哪些剑式。所以对付他这样的人,我可以用最节省时间的方法。”
当那两名官员警惕而紧张的看着莫青宫的背影之时,净琉璃也正小心的看着李思的背影。
即便是在巴山剑场最为巅峰的时代,拥有夏婉和易心、徐怜花这种天赋的年轻修行者也是凤毛麟角,极为稀少。
当从和图书这些资源里针对挑选出来的东西简单暴力而毫不需要考虑权衡的砸在这些人的身上,这些人的修为进境只可能比当年那些同等天赋的巴山剑场修行者快。
正是因为如此,丁宁反而觉得这件事情有成功的机会。
所以即便两人很随意的交谈,也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这个人就是净琉璃。
在李思所经过的这条线路上,有一些是为在这里做事的工匠和苦役休憩所用的地方。
当莫青宫穿过这片未完成的宫殿区域,彻底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时,其中一名官员忍不住用唯有两人才能听得见的低声问道。
巴山剑场剩下的都是“老人”,在胶东郡获得的资源又比巴山剑场的库藏还要惊人。
现在是天下每个人都知道,昔日赵王朝最强的修行地是剑炉,但是在剑炉突然冒出头来之前,所有修行者的认知,是赵王朝最强的修行地是青阳剑塔。
有一座大殿前方,一根大梁正在安架,两名负责督造的官员原本应该盯紧这个过程,http://www.hetushu.com以免出现什么岔子,然而此时他们的目光却被一名头发微秃的中年男子吸引过去。
如果这样的修行地还有什么大逆混在里面,倒是的确很恐怖。
“听说是青阳剑塔的修行者,否则神都监也不会派这么经验丰富的老狗出来。”另外一名官员用同样的低声说道:“据说昨日神都监在前殿位置已经带走了三人,都和这有关。”
骊山下。
那名头发微秃的中年男子是莫青宫,官阶只和他们齐平,然而当监天司在长陵消失之后,神都监便是低阶官员都足够令其余各司的官员畏惧,更不用说这名在神都监占有重要位置的官员。
“帮我去长陵见黄真卫一面。”
一处是李思和他幕僚的临时住所,一处却是这处宫殿的中心区域。
然而在丁宁自己看来,巴山剑场的全面反击,根本不用等待到那个时刻。
然而现在不同。
若是在战场之上,很多事情都会被认为冒险太大,都不可能被采用。
所以他也必须作出许多相应的准备。
m.hetushu.com她是这样的身份,独孤白在皇宫和神都监共同安排下获得的身份也十分便利,就是这一片区域之中,将她带到一些伤患牲畜处的低阶小吏。
……
他所真正担心的只有一个人。
和净琉璃相比,夏婉和易心等人是长陵的未来,在将来的一段时期,可能这些后起之秀将会起到很大的作用,但净琉璃却是现在。
“青阳剑塔?”先前发问的官员倒是变了脸色。
有一些流动的茶水车,还有一些医者穿梭其中,以应付突然出现的一些伤病。
每日里,在午后的一个固定时刻,李思都会从他的住所出来,到各处巡视,最后重点停留在那处中心区域,最后又沿着既定线路返回住所。
许多重物都需要靠牲畜拖曳,这些未完工之地里,牲畜的数量也十分惊人。
当独孤白来到净琉璃的身侧,净琉璃很直接的轻声说道:“但是他很自负,有些极端的自负,因为很多有关建造上有争议的问题,都是他最后说服了这里有异议的官员和匠师。”
这些人通常会出现在一些丝和-图-书毫不为人注意的角落,做着最平常的事情,然后等到神都监的调查结束,这些人即便撤走,也依旧不会有任何人注意。
正在建造中的宫殿群里,无数工匠看似混乱实则很有条例的奔忙着。
但在那时,即便是这些年轻修行者都是属于巴山剑场重点栽培的对象,也不可能简单粗暴的得到这样的资源。
夏婉就这样水到渠成的破境。
丁宁无法亲眼所见夏婉等人的变化,也不可能感应得到突破六境时那些并不算强大的天地元气波动,然而他对于夏婉和易心等人的修行进境,却是丝毫都不担心。
骊山下这片占地惊人的宫殿群里,有两处地方却是禁地,连神都监官员都无法进入。
百里素雪之前谋划的很多事都成功了,除了足够了解敌人之外,最为关键的,是他谋划的很多事情在外界看来绝对不可能。
丁宁将澹台观剑送上了一条船,做出了最重要的一步安排。在外界看来,丁宁只是在静候八境,等到丁宁突破到八境时,就会是巴山剑场全力反攻之时。
“这次要查的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