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一百二十九章 指印剑

净琉璃此刻所展现的手段,便是一种真正的舍身剑,能够在战斗中完全忽略自己身体的大无畏者才有可能用得出来,才有可能达到这种极致的快。
净琉璃一声低沉的闷哼,被往后震飞出去。
净琉璃摇了摇头,道:“你太过自负。”
净琉璃看着他,“就怕到时候来不及。”
净琉璃的身影已经在那处地方消失,晶莹的剑光已经出现在李思的后方,两人之间的距离只隔数丈,空气被剑气逼得如同形成了无数道薄纱,不停的晃动。
这样极致的速度在很多修行者的潜意识里觉得根本来不及阻挡,然而在这片惊呼声响起之前,李思的嘴角已经浮现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两人如此云淡风轻,周遭所有的修行者却是都心情激荡起来。
这微微一挑动,便是拨动了天空中一座无形的巨山。
李思傲然道:“谁会在意已经无法更改的事情?”
他的手指在方寸之间细微动作,却带动了外界广阔的天地。
李思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和*图*书,觉得这根本就是孩子话。
这团坚冰上虽然出现了无数的裂缝,但是还在纠集着天地之间冰寒的气息,还在往后方膨胀,还在长大。
一团晶莹的巨冰突兀的出现在他和净琉璃身后的这数丈空间里,狠狠撞上了这道剑光。
这种以身为剑,极致的快,便足以令无剑胜有招,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可以弥补力量的差距,因为或许对手根本没有硬憾的机会。
轰的一声。
空气里瞬间充斥无数潮湿的意味,白色的水雾陡然出现,又直接凝成一道水流,卷向后退之中的净琉璃。
这自然是交手的相邀,她和李思相比,当然就是晚辈,但此时的仪态举止,却是一派宗师之风,而且完全不以后辈自居。
李思依旧淡然的点了点头,道:“请。”
而反观净琉璃那道剑光,在其中只有闪烁奔逃,根本无法反击。
而出剑更快的方式,便是以自己的身体为剑,意识里再无身体的存在,意识和真元驱动身体,就像是意和*图*书念直接在驱动一柄飞剑。
净琉璃想了想,道:“如果连你自己都不在意,就不会有人在意。”
他依旧负着双手,甚至没有往后退出一步。
雷光落地,砸出深坑,成百上千道细小的电光如蛇往外游动,空气里全部都是鸡蛋烧焦般的味道。
最快的战斗方式便是近身,空间上距离的缩短,便让更高阶的修行者都没有足够的反应时间。
然而看着自己面前视界里这样的画面出现,李思的内心之中却是没有丝毫的波澜。
她在周遭这紊乱的天地元气之间,迅速的找到了属于她的那些元气力量。她体内的真元随着她的心意迅速的流动起来,抽引着那些天地元气,一道晶莹的剑光首先出现在她的右手,接着弥漫到她的全身。
接着他食指再动,红色的指印亮起的刹那,空气里烧焦的味道更浓,一颗赤红色的火球就如陨星一般在高空形成,朝着净琉璃砸落。
“指印剑!”
他左手的无名指往后按了一按。
和*图*书看着这样的画面,很多修行者更加震惊无语,若是之前没有看清净琉璃的身影,他们一定会认为这是澹台观剑。
拇指按向空中的刹那,无数砂砾从地上悄然飞起,结成了一个法阵。
“那时候唯一觉得遗憾的只有你。”李思微嘲的笑了起来,“换了旁人,谁会在意敌人的生死?更何况天下的权贵,哪一个没有可杀的理由?”
这是一门早已失传的剑经,没想到竟然会在李思的手中再现。
他中指指尖再次亮起一个指印,又瞬间引动了一方天地元气。
看着依旧不正眼看自己的李思,净琉璃确定对方不会先行出手,这更加印证了她的判断,李思的确是一个很自负的人,而她这样的计策之所以能够如此顺利的成功,是因为李思在岷山剑宗和严相等数人联手却根本无法阻止百里素雪,以至于在他的心中留下了阴影。
一片惊呼声响起。
没有任何的停顿,李思的左手中指弹动。
嗤啦一声,一道明晃晃的闪电便如巨龙一般轰和*图*书落,砸向迎面而来的晶莹剑光。
如果说净琉璃就是想用这样的方法来击败他,在他看来也未免太幼稚了一些。
“嗤”的一声,这一片天地间陡然发出一声恐怖的裂响,很像是皮革的营帐被一道锋利至极的锋刃以恐怖的速度切开。
这些修行者的心情激荡引起了他们身周元气的激荡,瞬间发出了无数声异样的震鸣。
也就在这一刹那,李思的左手五指动作更快,形成了一种难言的频率,五种不同元气性质的力量不断在这方天地里出现,冰柱、火龙、闪电、石流等物,不断朝着那道晶莹的剑光狂砸。
净琉璃微微颔首,看着李思道:“请。”
独孤白看得浑身大冒寒气。
对方不肯先行出手,净琉璃自然不会客气。
接着便是拇指。
被切开的并非营帐,而是净琉璃和李思之间的空气。
所以世间绝大多数修行者都不可能抵挡得住这样的剑。
这样的剑技一用出来,净琉璃根本不可能近身。
轰隆一声。
净琉璃的身体在空气里急速和图书的穿行,她的整个人包裹着晶莹的剑光,就像是变成了一柄剑体。
一名是神秘而强大的大秦丞相,一名是大秦有史以来天赋最高的天才,这样的两名修行者的战斗,很多人一生都未必得见。
净琉璃便困在他的五指带动的世界里。
许多道土黄色的气流在这些砂砾中穿行,在净琉璃那道剑光外不断形成一块块半人多高的黄色山石。
净琉璃看着李思,说道:“我不是在说笑话。”
“是么?”李思的心情似乎彻底恢复平静,淡淡地说道:“想要知道我的故事,除非你真的能够胜了我。”
他指尖的指纹指尖产生一圈奇异的光印,然后迅速的放大。
对于李思而言,这样的阴影必须除去。
当锋利的剑风迎面而来,甚至连他飞扬的发丝都已经被割断,面上的肌肤上都因为真元的流动和锋锐的气息碰撞而产生一连串异样的波纹时,他的左手尾指微挑。
他的五指不断的或按或弹,连续不断,指尖每一道光印的亮起,便撬动天地间一道恐怖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