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不过如此

“消息一来一去都会很多天,元武和郑袖的插手没有那么快,李思也一定会想办法阻挠。”净琉璃的面色没有丝毫的改变,她看着满脸写满了担忧的独孤白,说道:“我现在担心的只是我们离开之时,当我杀死李思之后,离开会比进来困难。你应该明白,那时我不会有多少战力。”
“我很好。”净琉璃回答的简单干脆。
独孤白沉吟片刻,道:“我不想给你压力,但是你必须很快……李思虽然自负,他有感化你,收服你为部下的野心,但是他这样的野心可能在很多人看来非常危险,元武或是郑袖说不定会干预。”
但这本身就是她计划里的一部分。
净琉璃点了点头,她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他一眼。
净琉璃摇了摇头,“只有当场被他愤怒的部下杀死,才没有丝毫希望。无论是被押解长陵,还是往外逃离,只要不死在当场,就有最终脱困的可能。七境和五境六境在力量上有着很大的差距,但如果你什么都不管,只和图书会以最快的速度往外逃遁,他们要追上你,却是要一定的时间。”
独孤白已经走了出来,只是随着净琉璃的目光,所有人才发现了这名年轻修行者的存在。
“给她用药,给她安排住所。”李思不再和净琉璃辩驳什么,只是冷冷的吩咐身边人。
独孤白苦笑了一下,诚实的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但是我觉得逃脱的希望很小。”
净琉璃看了转身走回车辇的他一眼,道:“我还有个同伴。”
在这七种星辰元气最浓烈时,她睁开眼睛,正是深夜,皓月当空,群星闪耀,她从漫天的繁星之中,异常精准的把握到了,这七种元气来自哪七颗星辰。
无论是皇宫里的赵高,还是神都监的陈监守,都不可能有多少明面上的力量可以插手。
“嗯?”李思猛然皱了皱眉头,他倒是有些震惊。
李思有些意外,但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淡淡的摆了摆手,示意安排一起。
独孤白沉默了片刻,http://m.hetushu.com道:“就和元武、郑袖来不及干预这里一样,巴山剑场也不可能预先知道你会采取这样的方式,也不知道你会陷在这里,他们也来不及干预。”
她吃的几颗丹药止住了她体内的出血,壮大了气血,然而却让她体内的五脏五气有些紊乱。
她在感知的世界里,就像小孩子堆积木一样,随意的搬动着那每一颗星辰,然后迅速的想象模拟出每一颗星辰的变动对这一片寂灭星空产生的改变。
净琉璃闭上了双目,结束了这次谈话。
独孤白大皱眉头,看着她毫无血色的脸和唇上的血迹,道:“这还很好?”
即便日间净琉璃告诉他会很快,但在他的想象之中至少需要数日甚至十数日的时间,他哪里能够想到,只是白天到深夜,一昼夜的时间都没有到,净琉璃就告诉他已经好了。
她开始从天地间感知和捕捉这七种不同的星辰元气。
净琉璃浑身淌血,看上去情况很不妙,但是她听着李思的这句话和图书,却是擦拭了一下嘴角的鲜血,沉静的回应道:“下次对敌,我不需要再用这样的剑法。”
净琉璃点了点头,道:“我想先吃点东西。”
独孤白很担心净琉璃此时的状况,忍不住问道:“你怎么样?”
然而自修行开始,百里素雪传授她的很多东西,就是为了破解郑袖的星火奥秘而准备。
独孤白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有些吃惊,但这时正有车马过来载净琉璃,他便闭口不谈,一直等到马车带着他和净琉璃进了李思的那处临时住所,在一进院落安置下来之后,他才忍不住急切地问道:“你感知清楚了那道气息?”
刚刚说话完,她又噗的喷了一口血,引得刚刚走出几步的那些医师都吓了一跳。
“这么快?”独孤白一副见鬼的表情。
她转过头去,看着已经察觉了她细微动作的独孤白,问道。
“我自己来。”净琉璃不让上前的医师给自己用药,只是在他们的药物之中挑选了几种,自行服用。
很快她就找到了其中关键和-图-书的七颗星辰。
“我会尽力。”
“也不过如此。”
在感知里看着这片星空,净琉璃在心中说了一句。
独孤白眉头微挑,但在他开口说话之前,净琉璃已经看着他补充了一句,“当李思被杀死的瞬间,你要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带着我逃,你必须提前想好怎么样逃得最快,最能拖延时间。”
这纷杂而隐秘的元气流动,对于世间其余的修行者而言都是太过复杂,不可捉摸。
“我准备好了,你呢?”
“如一片寂灭星空沉在他气海里。”净琉璃点了点头,道:“一切痕迹我已经记在脑海,但是需要一些时间来参悟透他的真元和这片星海的联系。”
郑袖的手段,也并没有那么不可思议。
她是大秦王朝有史以来天赋最高的修行者,在寻常修行者而言显得是另外一个世界的玄奥星辰元气变化,对于她的确也不过如此。
所有的元气变化,包括其余的那些星辰的变化,其实都是这七颗星辰上流淌出的元气变化而来。
她的这句话是因为她和-图-书觉得如果自己全心也修行这种星辰元气类的功法,要追赶和超过郑袖的成就也不是难事。
独孤白定了定神,回答道:“我勉强,可以一试。”
结果很明显,如果净琉璃在下次发难时能够顺利的突然杀死李思,那能依靠的便只有独孤白。
独孤白根本没有去想自己为什么一定要入这个充满危险而没有多少机会的局,他轻嗯了一声,道:“我会花时间仔细琢磨一下两门我以前觉得没用的剑经。”
李思并不认识所有的小辈,但他身边自然有人认识独孤白,在他身边低声说了两句。
“这样的重伤,正适合模仿,让她产生错误的感知。”净琉璃平静地说道。
“要死也要做个饱鬼,我怎么觉得这么不吉利。”独孤白无可奈何的招呼外面的侍者,先前在外面放羊的山坡上,都是他做饭菜,但这个时候他显然是做不成了,要喊李思的部下送些吃食过来。
那一片她感知到的寂灭星空里,有无数的星辰闪烁,其中有些星辰似乎死寂不动,有些则在不断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