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一百三十三章 知音

从净琉璃体内五气暴走到这焰剑生成,本就是一刹那间发生。
但在下一刹那,他明白发生了什么。
超越了时间的界限一般,无数的苍白色星火在旅途中生成,瞬间在骊山这片宫殿的上方云层里,形成一道苍白色的焰剑。
有猩红的雷火在云雾里穿行,有风雪冰霜随着呼啸而落。
一道同样的指引。
李思重新审视着净琉璃。
这指令连通向无尽虚空里那片寂灭的星海,又连向郑袖的气海。
“我就是我,我所做的事情,自然要来自于自己的爱憎。”
听着这些话语,李思沉默了数息的时间,突然有些自嘲的笑了起来,“我还是小觑了你。”
净琉璃继续动步,看着沿途一些没有完工的建筑群,突然低声说了一句:“按你说的这些道理,若你今夜死在这里,知道会发生的那些事情,想必也不会太过失望。”
她没有任何的犹豫。
无尽虚空,寂灭的星海之中,元气开始暴走。和_图_书
若是杀死自己能够造成那样的将来,净琉璃可以肯定李思也一定会做。
在下一刹那,她体内紊乱的五气轰然而行,只在一刹那,她体内这五气的疯狂奔走,就让她的伤势沉重到接近崩溃的边缘。
“你有着自己的想法,按你这么说,为了我大秦吞灭燕、齐,我倒是应该成全你,今夜让你杀了,倒是能改变很多事。”李思收敛了笑容,说道。
“这里面多的是我的死士,有我之命,若是你真的能杀得了我,他们未必一定会下死手,但这骊山之下,隶属于其他权贵的修行者也不知道有多少,你要逃出去,倒是很难。”
与此同时,这五气已经冲入了她的气海,掀起了无数风浪。
他微蹙着眉头,“我原以为,你所做这一切都是源于师门之仇,源于你师尊对你的恩情,以及和你巴山剑场那些人的交集。但我没有想到在这些之外,你还有自己的想法。”
没有http://m.hetushu.com任何的犹豫,外表也没有任何的征兆。
“若这即是命,那便来吧。”李思安静而立,傲然说道。
她体内的气海瞬间完全遵从了这指引,疯狂的喷涌积蓄在她体内的真元和天地元气。
在遥远的一端,身上气息极度不稳的郑袖突然如被冻结,僵硬不动。
那些雷电冰霜,漂浮的尘土,全部燃烧起来,被星火所染,变成冷酷的光焰,往外席卷。
李思和叶新荷是此时的她身边最重要的两人,所以此时她的这道焰剑,带着某种疯狂的气息,前所未有的强大。
在高空的云层中形成的瞬间,便已经让整个云层都彻底的燃烧了起来。
他对净琉璃佩服不已,但切不能就此坦然接受。
上方黑暗的夜空突然亮了起来。
这一刹那,净琉璃有种莫名的感觉。
他这一瞬间感到惊愕不解。
太过疯狂的逼迫气海,以至于他身体表面尽是裂纹,鲜血和光焰,一起往上冲去和_图_书
净琉璃点了点头。
净琉璃看了他一眼,“你本不该小看我。”
“我不知道你愿不愿意相信,你的一些看法和我完全相同。在有些事情上,你我是知音。”李思感慨的笑了起来,“天下一统,那是很美好的事情。”
李思负起了手,用唯有两人能够听见的声音,轻声应道:“人生觅一知音很难,如果我今夜真的死在这里,我也会兑现我的诺言,你将来去长陵三槐堂,就会知道我的故事。”
李思也没来由的说了这一句,改变了以往的路线,行向他之间一些巡查都根本不会到的区域,“只是不管我如何想,也依旧想不出来,凭你和这独孤侯府家的小子,到底能用什么方法杀我?”
她遍体皆寒。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李思的确是她的知己。
然而越是如此,就越是要做成两人都想做的事情。
“臣相!”
数声嘶声裂肺的喊声在此时响起。
郑袖正在一片工坊里。
在之前的谈话和www•hetushu.com行走之中,没有人注意,甚至连她身旁不远处的李思都没有丝毫察觉,一些飘洒在天地间的星辰元气,已经沁入了她的身体。
他体内所有真元也尽数喷薄而出。
她感到震惊,李思和严相是行事最为稳妥的存在,在这两相的身周,始终有大量令人无法想象的死士,有大量的军队能够很快到达,她无法想象有谁能够刺杀李思,逼到生命如此垂危的边缘。
净琉璃反而用看着怪物的目光看着他,有些鄙夷的样子:“难道我们所做的事情,是要在意别人看我们的目光,或者是接受别人灌输给我们的思想?我想做的事情,自然不是纯粹的为岷山剑宗,或者巴山剑场。”
净琉璃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李思,道:“你已经准备好了吗?”
此刻在她气海的风暴里,这些星辰元气瞬间形成她脑海里的那张星图,接着数颗最亮的星辰瞬间崩碎,朝着无尽的高空发出了牵引的指令。
她甚至不在长陵,但在这和*图*书一刻,她听到了这种令人心悸的呼唤和指引。
在这一刻,她比任何人都清楚的感受到了一股气息。
“你真是个很特别的人。”
净琉璃没有看他此时的脸色,只是望着远处那片山坡,慢慢地说道:“你到底有没有想过将来,若是你今夜不死,你就一直站在郑袖这一边,等待最后她和元武、和巴山剑场的胜负结果吗?你应该想过,她要最终胜出,可是既要赢了元武,又要赢了巴山剑场,比任何人都难。”
他脑海之中的那团疑云也如同瞬间被真正倒印在他眼瞳深处的焰剑烧尽,霍然洞开。
“原来如此!”
她的脑海里无比清晰的出现了那片星空,那片李思气海深处,郑袖种下的寂灭星空。
轰的一声,星火焰剑坠落,苍白色的星火四溅,和他身上涌起的磅礴力量冲击在一起,只令人觉得刺目剧痛,难以看清内里景象。
李思刚刚抬头,眼瞳之中还未出现这道焰剑,就已经感受到了那种寂灭和疯狂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