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临死之前

从肺腑中混杂着真元吼出的声音,在山野之间不断轰鸣回响。
这柄飞剑的主人其实也很惊讶。
他的眼瞳之中刚刚映出红意,心脏就剧烈的收缩,一股寒意在体内最深处涌起。
然而在接近这道山梁之前,除了她之外,独孤白和净琉璃还有一个更快让他们接近死亡的对手。
独孤侯府对独孤白寄托厚望,许多代舍不得动用的修行资源都砸在了他的身上。
她便是太叔氏门阀当年派去刺杀李思的人。
风吹拂得越凶猛,她的身体摇摆的幅度便越大,甚至给人一种就要被风从这处山梁上卷走吹飞的感觉。
然而对于一名受伤的修行者而言,这样的感知却往往会更加精准的捕捉四周天地间明显异样的地方,而会忽略掉一些太过寻常的东西。
这是昔日那些旧权贵门阀培养出的最强大的刺客才会拥有的一种手段。
彻底改变她人生轨迹的,是旧门阀和长陵随着元武而兴起的一些新权和_图_书贵之间的争斗。
第二次出现,则是刺入了独孤白的腰部,在独孤白体内真元展开暴烈的反击前急剧抽离,逃遁入夜空。
牧红烟的身体在原地以一种异样的柔软姿态摇摆了起来。
一阵风吹拂了过来。
同时还需要有对剧痛的强大忍耐力,以及远远超过寻常人的体质。
这三道剑创都很重。
这一剑比之前的那柄阴险的飞剑更为可怕,独孤白根本来不及反应。
修行者越是在危险的时刻,感知就越是会超出寻常。
此时对方和杀死李思的岷山剑宗余孽净琉璃在一起,而且还帮助净琉璃逃遁,这自然也是死罪。
然而那次她败得很惨,甚至被擒。
因为换了寻常的修行者,光是他所带来的这三道剑创,此时恐怕已经连飞掠都无法做到,然而背负着净琉璃的这名年轻修行者,竟然还能坚持下来,甚至速度都没有减缓数分。
“我是独孤白!谁敢杀我!和*图*书
刺客往往突然出现,一剑成则退,不成亦退。
刺客和剑师同为修行者,但不同在于剑师追求光明磊落,走宗师之路,给后世留下剑经,而刺客却是隐匿在黑暗和阴影里,只是杀人。
这意味着他很难躲开一些致命的杀意,尤其是那柄三度重创他的飞剑,下一瞬间出现时,他便难以避开要害。
然而即便他还能不顾伤势保持这样的逃遁速度,他却已经觉察出自己的反应已经变慢,尤其身体因为多处剧痛,对于一些外来的细微改变已经变得有些麻木,没有之前那么敏锐。
他的脑海里甚至已经浮现出了自己的结局。
独孤侯府在他幼时用了无数手段改变了他的体质,而且改变的过程诸多痛苦,所以此时他才能这样坚持下来。
独孤白的这声大喊,对于她而言只是知道了这名护着净琉璃疯狂逃遁的少年的真正身份,以及给了她亲手刺杀净琉璃的机会。
在下一刹那和_图_书,他的咽喉将会被这一剑刺穿,咽喉处将会沁出一滴如桃花般鲜艳的鲜血。
她会隐匿在李思的周围,隐匿在黑暗里。
这柄飞剑第一次出现,在独孤白的腿部带出了一道血口。
这柄飞剑的主人还因为李思的死亡而心神震荡,为这些年轻修行者的强大而不断心悸。然而独孤白却是知道自己已经到了生死的界线。
胭脂红色的剑光在黑暗中只是一跳,然后便消失,接着再次出现时,已经破开了独孤白身外的剑气,指向独孤白的咽喉。
只是李思让她活了下来,最终更是让她成为了他的贴身近侍。
空气凄厉的破空声突然消隐了许多。
……
牧红烟此时的身体,在疾掠而来的独孤白的感知里,或许便是一株随风摇摆的小树苗。
第三次出现却是在独孤白的脚底泥土里,直接刺穿了独孤白的右脚掌。
就如此时,她停留在这山梁上等着即将到来的独孤白和净琉璃,也依旧不会是www.hetushu.com公平的决斗,而是突然于黑暗之中发起的刺杀。
在长陵侯府的这一代年轻人之中,厉西星似乎最不受待见,而独孤白却是最受重视。
使出这一剑的人不仅是名宗师,而且还是将杀人的手段运用到了极致的宗师。
这一代年轻的修行者里面,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强得可怕的怪物?
独孤侯府那些万分喜爱独孤白的长辈,会放过亲手杀死独孤白的那人?
牧红烟出身于八百里关中。
她的佩剑是昔日天香阁的名剑“胭脂红”。
那些如风黏着他的追踪者之中,有许多人,包括那道阴险飞剑的主人都是不由得顿了一顿。
这些年里,至少有不下十名想要刺杀李思的七境修行者,就反而死在她的刺杀里。
牧红烟依旧停留在独孤白正前方的那道山梁上,她沉没在黑暗里的面色没有半分更改。
长陵的修行者未必知道岷山剑会开始前才俊榜上所有年轻才俊的名字,但是却都知道出身独孤侯府的独http://m.hetushu•com孤白。
然而即便是从刺客变成了侍卫,她的对敌方式也依旧是刺客的手段。
她最早是长陵旧权贵太叔氏培养出来的刺客。
那柄每次都能悄然穿过独孤白身外的剑幕和感知,出现在他身周的阴险飞剑。
他完全没有可能应付得了这样一剑。
牧红烟也是如此,只是她几乎极少败绩。
这不只是强大的意志和悍不畏死的勇气就能做到的事情。
包括那道最为致命的阴险飞剑,也只是跟在独孤白身后的剑气涡流之中,像一片落叶在不断飘飞,却没有再急剧加速,给独孤白致命一剑。
尤其是刺穿脚掌的那一剑,直接让独孤白飞跌了出去,连身外的剑气都混乱了一瞬。
然而关键在于,就算独孤白是死罪,真正出手导致他死亡的这个人,会不会承受独孤侯府的怒火?
在这时,没有余力的他只是憋出了一声大吼。
然而当卷着独孤白的那片剑光真正到达她身前的瞬间,她伸手出剑的姿势却稳定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