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一百四十六章 齐盟主

他听到有更多人的倒下,有人在逃离。
燕、齐两朝力量倾巢而出。
不是因为同情这些在今夜死去的修行者,而是因为确信今夜过后,整个天下就改变了。
这样庞大的剑阵,长陵没有一个修行地有过,也没有一个修行地能够让这么多男童和女童在这样的年纪就绽放出这样的力量。
这些从天下各地远道而来的修行者们都是确定这山周围并无大秦精锐军队和大量修行者的存在,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就在这座破旧的剑院里,却存在着这样恐怖的剑阵。
这样的人,就像是整个大齐修行界的盟主。
“为什么不带他们去截住百里素雪?”
然后他拿起了一颗莲子,慢慢的纳入口中,像小时候吃糖一样慢慢的嚼着。
谁都知道这些年元武除了闭关修行突破八境之外,是将视线和力量砸向了海外,长陵和八百里关中,倒是和胶东郡一样,由郑袖照看。
他的身前跪着一名宫女。
“替寡人传黄真卫来。”
所以此刻http://www.hetushu.com聚集在这座营帐里的这些修行者们,几乎代表着大齐王朝所有宗门——所有修炼阴神鬼物功法的宗门。
只是十数个呼吸的时间,就像是过往数年一样的漫长。
他才刚刚破境不久,本想乘此战获得军功,将来会大有前途,但此时却即将身亡,所以无论是肉体还是心中都万分痛苦。
“大秦拥有三朝之地,并非只有长陵一处气运加身。这些年长陵英才辈出,难道其余诺大疆域就不出天赋高的子弟?只是许多出生不久便被挑选送到了海外。”徐福停下了脚步,安静的回答了这名大燕王朝年轻修行者的问题。
……
然而对于远处观望的元武而言,那就意味着许多人的谢幕。
这一切,都正当时。
这些平时不随军的宗门,大量不属于任何军队的修行者,也必须有能够起到决定性意见的人。
在齐王朝的连营,最中心地带,有一片规制明显超出常规的营帐区,这是皇族和http://www.hetushu.com一些至为重要的幕僚所在。
尤其是当这样的大战开启之后,这个位置已经不是虚名,而是切实的权势,可以主导很多宗门和修行者的命运。
李思和他们所期待着的事情,就将出现。
以往千墓山的晏婴,他在整个大齐王朝的修行者世界里就有这样的威信。
这样的倾朝征战,牵动了几乎所有齐王朝的宗门。
就和鹿山会盟前他恰好突破八境一样,今夜针对徐福发生的这样的刺杀,对他而言也是正逢时。
这名燕王朝的年轻宗师最后哭喊了起来,他的眼睛里流淌出的全部都是血泪。
看着那座山上的剑光,感知着很多人的死亡,元武微讽的轻声自语。
他在临死之前的哭喊,更多的是为大燕王朝。
“修行者……宗师……和普通人有什么区别么?”
事关整个王朝的将来和无数人的生死存亡,即便是最清高的宗门都不可能置身事外。
他是天下最有野心和欲望的帝王,然而很多时候m•hetushu•com却往往能够控制住欲望。
灵莲子已经在他的眼前。
黄真卫掌控着守城军,是镇守长陵最重要的力量,然而在这种战时,他却是要调黄真卫来这里面圣。
就如军队需要强有力的统帅,以避免不同的意见而导致行动不一。
还未有人知道发生在关中的变故。
他必须能够有令绝大多数宗门的修行者信服的能力。
这名燕王朝的宗师滞了一滞,强声再问。
他想到了大燕王朝未来的命运。
然后他听到了脚步声,看到了走到自己身侧的一双鞋。
郑袖也到了动用底牌的时候。
他虽然明知对方不一定会回答,但是此时的万分痛苦,还是让他忍不住拼尽最后的力量,嘶吼出声。
然后他发布了命令。
有许多齐王朝的修行者此时聚集在这座营帐里,数量远比围杀徐福时出动的齐王朝修行者要多,而且其中的高阶修行者比例也很惊人。
所以这样的两支军队,都被一种连战连捷的喜悦情绪笼罩着。
这样的人,便不像是人www.hetushu.com,分外可怕。
看着这名老人的眉眼,他知道这名老人便是他们这些人今夜的目标,他们想要杀死的徐福。
只是当晏婴死后,由谁来坐这个位置?
在这片营区的最深处一角,有一座尖顶的营帐,在黑暗里散发着一种吞噬黑暗的味道。
一名来自燕王朝的年轻宗师身体至少被十余道剑光透体穿过,重重的倒在地上。
这三百童男童女阴阳叱咤剑阵,也已经到了要动用的时候。
然而当这样两颗可以用梦寐以求来形容的东西真正放到他的面前,他却并没有第一时间去取在手中。
目光追着那双鞋往上,他看清了一名老人的身影。
玉盘里有两颗晶莹如白玉的莲子。
这是他在鹿山会盟之后,就一直想要从郑袖手里拿到的灵莲子。
有无数黑色的和深红色的气流,在帐上不断的游走。
只是无论是李思还是墨守城,那些他曾经的同僚,却都已经不在。
营帐的帐尖上,有电光不断的涌向高空,而高空又有奇异的星光像闪电一样落下,和图书落向帐尖。
然而没有人知道,除了那一支战力惊人的幽浮舰队之外,他在海外竟然还孕育而成了这样的力量。
“当一个人很有信心的去做某件事,认为带着一柄剑已经足够时,他是不会再打包带更多剑去的,换你在我这个位置也是一样。”徐福平静的回答:“更何况有些东西原本便不准备被人看见,直至它必定要出现的时刻,便可换取最想要的结果。”
笼罩着这座山的符意已经开始消散,所以远处开始看到可怕的元气暴走,看到在黑夜里夺目的剑光。
他身体里流出的鲜血将他浑身染湿,让他有种即将漂浮在自己鲜血上的感觉。
宫女托着一个玉盘。
这恐怕是天下最强的疗伤圣品。
他缓缓的伸出手去,手指上晶莹而圣洁的光线照亮了那两颗莲子。
剑光几乎绕满了整个山尖,一副华美的景象。
他的心情也很复杂。
“为什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剑童!”
黑暗笼罩着大地,笼罩着一望无际的燕、齐连营。
“三朝之地……三朝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