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一百五十章 让我们看到

“你们想的太简单。”丁宁微嘲的笑了笑。
姬清发出了一声含混的声音。
听着这一声师兄,张仪的眼睛更是模糊,但是他心中更加确定,不管身份如何,小师弟就是小师弟,从来没有变过。
然而没有任何热烈的温度。
“走吧。”
姬清沉默了片刻,然后开口道:“对先生您和巴山剑场的不放心,终究在于您是秦人,所以哪怕您承诺了什么,我们终究还是会无法放心。所以其实让张仪留在这里,我们以贵宾之礼相待,对于我们双反而言,是很好的选择。”
这是他熟悉的身影。
这名大燕老臣衣袍尽湿,但是他却反而渐渐的挺直了腰杆,对着前方作揖行了一礼,道:“见过先生。”
姬清的瞳孔开始收缩。
这些人光凭走路的姿势,就足以让人判断出来是真正的军人。
这次丁宁没有训斥张仪婆婆妈妈,只是异常简单的说了两个字。
但是就像名画师要绘制一副浓墨重彩的画卷,根本没有任何多余的修饰,只是一挥而www.hetushu.com就,数条庞大的蛟龙在无数惊骇的目光里,直接从云层里钻出,带着一种恐怖的气势,直接如陨石坠落般直降在中术侯府深处。
“不要和我讲你们的道理,也不要用以前的巴山剑场来衡量我和此时的巴山剑场。”丁宁平静的声音再度响起,“巴山剑场也会变,现在巴山剑场依旧讲道理,但讲的是我们认为的理。你也不用和我讲燕帝对于他委以重任,暂不许他离燕的说法。他虽是我师兄,但我之上尚有李道机师叔,我李道机师叔都还未准允他接受大燕王朝的侯位,他身为白羊洞弟子,又如何便能接你们大燕王朝的封赏?”
“对于你们而言是很好的选择,对于我而言不是。我从来不会接受要挟,而且最为关键的是,你们认为这是很好的选择,是因为你们觉得即便是我来了,你们也有阻止我带走他的能力。”丁宁摇了摇头,说道。
许多在外面高台上,甚至凭借自身的力量悬浮在空中观望hetushu.com的观望者们,瞳孔也开始剧烈的收缩。
他看着哽咽的张仪,先对姬清微躬身回礼,然后对着张仪行礼,平静道:“师兄。”
姬清挑起了眉头,一种强烈的震惊感觉,让他的气血有点不畅,让他有种晕眩之感。这种感觉在于丁宁的自信,在于他知道丁宁这样身份的人根本不屑于说假话。
听到这句话,姬清还未回答,张仪却是一怔,自然羞愧的垂首,道:“师弟所言极是。”
他面前由那些腾蛇身上气息激荡而产生的水雾,却是突然被烈日灼烧般,一块块的缺失。
姬清沉声道:“张仪已受封镇国侯,既然他受了,便必须遵皇命,他如此重要人物,要离燕也必须得帝王准允。”
丁宁没有转身,道:“你觉得我无理?”
当这几条腾蛇降落在中术侯府之时,他的车辇也已经停在了张仪所在的那一进院落门外。
车辇重新返回侯府。
姬清顿时一滞。
中术郡上空乌云渐浓,伴随着雷鸣,山林中所有的鸟兽感知着http://m.hetushu.com高空传来的气息,恐惧得浑身颤抖。
连那几条偶尔在发出嘶吼的腾蛇都感到了恐惧,和先前中术郡那些因为它们到来而畏惧的兽类一样,身体开始颤抖。
“不能走。”姬清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而他身后的这些军士都是修行者,修为也相差无几,所以很容易让人判断出来,这近百名军士,是楚金戈军的一部分。
“如果有,就让我们看到。”他深深的呼吸着,然后对着丁宁说了这一句。
不可能带一支军队,那就可以谈一谈。
浪潮般的黑色水汽里,已然走出一道身影。
丁宁已经转过了身去,等着张仪跟上,此时听着姬清的声音,甚至没有回应。
天下剑首来了。
自古都是先礼后兵。
丁宁没有回应他这句话。
金戈军原本便是楚王朝昔日最强的军队,在阳山郡一战中也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反而有一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幽冷从中透了出来。
只是对于这名燕王朝的老人而言,这些腾蛇毕竟载重能力有限,从这和_图_书空中而来,势必不可能带很多人。
丁宁平静的反问了一句,“你的意思,是燕帝不准他跟我走,不准他离开燕境?”
丁宁从浓厚的水汽里走了出来。
有一百余人的身影,随着水雾的消失,整齐的从丁宁的身后走了出来。
带着点乌黑色泽的水汽,像一个个浪头一样拍打在这名大燕老臣的身上。
丁宁来了。
他有些哽咽,说不出话来。
姬清完全没有想到丁宁竟会用这种说辞,一时之间竟找不出反驳之理。
所以所有抬首看天,看着那数条蛟龙在高空中飞行带起来的影迹的燕人,包括这名已经很老的燕王朝权臣,都没有办法不紧张。
狂风带着微腥的水汽,从中术侯府的中心往外席卷,将一种凉沁沁的意味传递在中术侯府之外那些军士和修行者的身上。
张仪的眼眶瞬间湿润了。
高空往下,可以清晰的看到包裹着中术侯府的诸多军营,密密麻麻的军士和大型符器。
姬清没有否认,缓缓地说道,“这是事实。”
他的前方,张仪和乐毅已和_图_书经走了出来,但是他这不是在对着张仪等人行礼。
走在最前的将领是向焰。
他的车辇停在这一头,胶东郡的腾蛇落在另外一头,中间就隔着张仪书房所在的这一进院落。
姬清的时间掌握得非常好。
只是他带来的是什么,最终会产生所有的结果,却没有人知道。
乌云在那一头翻滚,将那些院落迅速熏染得如同浓雾深锁的山谷。
“这里重兵云集,比燕皇宫的力量还足,想必你们皇帝陛下也不会停留在皇宫,也会在这边的军营里。”丁宁接着平静说道,“这终究是你们对我和巴山剑场不放心,如果他想要听我说什么,就不应该是你来和我说话,而是要他亲自来听我说话。”
“天下皆知,巴山剑场和元武郑袖不同,便是因为有信必守,有诺必践,而且讲理。”姬清厉声道:“您要将张仪带走,必须先有理。”
然而此时,让这些燕人呼吸困难的,却是这些金戈军身上的铠甲。
不管现在被赋予了何等的身份,在他的心中,这依旧是他熟悉的小师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