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一百五十三章 伏击

苏秦感到自己的力量又增长了一分。
这上百条手臂镇落下来,击碎了严相身上刚刚涌起的金色光华。
无数重达数千斤的巨石被狂暴的水流推动,冲入最近的一条大河。
一支军队拥有上万重骑,数千箭手,其余都是手持长枪,腰间配短刀的步军。无论是重骑、箭手还是这步军,身上不同制式的甲衣上都有一只血燕的标记。
这是血燕军。
迎着烟龙,在水势无法波及的一片坡地上,停驻着两支军队。
这支军队,就如同一群野兽一样,凶恶无比的盯着被无数巨石和狂暴的水流冲击的大河。
苏秦皱了皱眉头,这时他是真正的不悦。
严相的脸上依旧没有什么惊恐的情绪,只有一种错愕和愤怒。
整个大殿陡然变得明亮起来,被镀上了一层黑红色的光华。
黑红色的光华全部消失,那些狰狞可怖的巨大手臂随着一道道黑气的散发而迅速收敛在他的体内。
已经被无数巨石砸得汹涌http://m.hetushu.com无比的水面,突然往上翻腾起来,冲起更大的浪花。
秦易水郡。
然而不等他说话,严相已经看着他,用看着真正小孩子的目光,接着说道:“很多时候人活在世上,不是为了能拥有多少东西在手里,有时候也是要在意别人是怎么看你的,也要在意史书是用什么言语来形容你的。得到了很多,却依旧被人看不起,有什么用?”
这支代国的军队和秦、燕、齐的军队相比,显得杂乱不堪,然而大多数军士的身材却是更为魁梧,浑身充满了野蛮和嗜血的气息。
不过竟是无人接近严相所在的这些殿宇。
他有些同情的看着这名即将死去的老人,轻声说道:“元武和郑袖还不是男盗女娼?只是可惜,你太过高估自己,没有了郑袖的加持,你也不过如此。我先前和你谈话,便是期待着你会回心转意,我们之间有合作的可能。可惜你最终还是选择了自取m.hetushu.com灭亡。”
除了血燕军之外,沉默的等候着的另外一支人数更为庞大的军队,却全是异族,来自燕境之外的代国。
苏秦嘴唇上翘,微微笑了笑。
微寒的秋风在关中的平原上吹拂着。
苏秦的背上就像是骤然张开无数巨大的尾巴一样,有上百条黑红色的巨大手臂伸了出来。
严相倒下,身体开始崩解。
大坝的后方便是易水泽,赵地最大的湖泊之一。
“你到底是什么怪物?”
就在下一瞬间,这种气息在他的感知里已经完全变化,全部变成了一种无比阴森的死意。
“魑魅魍魉,上不了台面?”
一股诡异的力量在严相的身体里炸开。
“其实你应该明白一点。”
“和你这样的怪物合作?”严相笑了起来,脸上的皱纹里全部沁出了黏稠的气血,“如果连修行这种事情都纯粹靠走捷径,连什么是自己的都分不清楚,那最后你会有什么东西是自己的?”
所以他更和-图-书加不在意严相临死之前的这几句话。
这支幽浮舰队,取道赵境,朝着燕地而行,此时便就在这条大河的水底。
一道巨大的烟龙正在升起,烟龙的内里,是水声和雷声,就像真有无数条蛟龙在肆虐。
皇宫里有更多的黑气涌起。
一股黑色的气流从严相的身体里留出,随着苏秦这一口呼吸而涌入苏秦的口鼻之中。
在他看来,失败者在胜利者面前,就不应该还有这样的勇气和锐气。
血燕军和代国的联军,便是燕帝保留着的底牌。
一个人的身体里,怎么可能容纳这么多种不同的元气?
苏秦并没有因为这一句评价而愤怒,他微嘲的笑了笑。
严相感到不可置信。
“怪物么?”
忽然之间远方轰隆一声巨响,地面猛烈的震动起来,战场上都陡然一震安静。
这是由荒原里数支最大的骑射部落形成的王国,除了和秦军、燕军和齐军类似的剑师、箭手、骑军之外,这支军队里许多军士都牵着和图书不同的异兽。
这条大河便是易水,直通燕境。
就如金戈军是楚王朝最强的精锐军队一样,血燕军是大燕王朝最强的精锐军队。
现在这样的两股力量没有砸在关中郡的一些要塞,而是砸在了这里,便是因为燕王朝的修行者终于确定了幽浮舰队的行踪。
然而在这一瞬间,他的背后却是同时涌起很多股磅礴的气息。
幽浮舰队就将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他先前安静的站在那里,只有完全他一个人的气息。
苏秦缓步走出这些殿宇,更觉嘲弄。
震动是从赵地方位传递而来,距离关中战场很远。
早在赵王朝鼎盛之时,这条由当地一名白姓巨富出资建造的白父坝便已建造完成,建坝时挖空了周遭两座山的山石。
烟龙升起的地方,先前是个大坝。
伴随着急剧的破空声,有更多的战斗在发生。
这种感觉很好。
无数声厉吼从这两支等候着的军队中响起。
苏秦感到了厌烦,他缓缓的抬起头来,面无表情m.hetushu.com地说道:“会依旧被人看不起,是因为得到的还不够多。至于史书,可以烧,也当然可以改写。”
就在那道金光刚刚击碎那道黑云的瞬间,他的气息完全变了。
这条坝的作用除了调节一些河域的水流,便于行船通商之外,最大的功效便是防止易水泽决堤,防止水灾。
先前赵王朝的边郡,也就是许多秦人习惯上称谓的赵地边郡。
……
这一刹那,在严相的感知里,就像是苏秦的体内气海深处,陡然钻出了很多人。
严相的身体猛然往下一挫,矮了数寸,他的身体肌肤上到处都开始往外涌出鲜血,看上去极为凄厉可怖。
当他说完这一句,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轰的一声巨响。
隔着这上千里的距离,是什么样的变故和威力,竟然引起了这样的地动?
许多处交战的秦军和燕齐联军都震惊异常的眺望赵地的方向。
飞扬的草屑里充斥着杀声,飞扬着浓厚的血腥味道。
然而现在这条巨坝却是已经毁坏,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