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一百五十六章 人生皆是矛盾

而对于燕齐联军而言,长洛就是最终的决战地点。
“王惊梦昔日在长陵一鸣惊人,很快修行界便知道他得了幽王朝的诸多传承,所以我以私心揣度,皇后从胶东郡而来,进入长陵之后首先便接近他,为的便是幽王朝的一些传承,其中最为重要的,便是幽王朝的一些符器炼制之法,譬如幽浮巨舰法阵,譬如幽王的法偶军。”
只要长洛一失,哪怕今后大秦军队还有反攻,收复长洛的可能,但是大秦王朝的经济将会遭受无法估量的损失,一定会一蹶不振。
“人生便是由无数矛盾组成。”
元武和黄真卫。
在不计较死伤,只求战果的推进之下,燕齐联军很快就将秦军逼到了无法逃避的时刻。
帝王亲征,不离长洛,那秦军就绝对不会放弃长洛。
……
“然而寡人没有料到九死蚕竟然真的复生,没有想到天下大势变化如此之剧。我大秦王朝修行者连连折损,此时面对这样的联军,想要阻挡在长洛之外,光凭我大秦军队和这样的剑阵和*图*书,已经不够。”
“那日寡人返回关中,和皇后在这里见了一面,寡人带着徐福徐大人,她带着叶新荷,两人终究不欢而散。”
“那军队对于她而言绝对忠诚,不会有背叛,不会思考,只会冷酷的执行她的命令。”
“寡人的幽浮舰队将会带着她的这支兵马俑大军,突袭燕境,燕王朝必定无法阻挡,很快步楚王朝后尘。”
从长洛的城门楼上,已经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三路先锋军行进时带起的三条长龙般的烟尘。
元武喜清净,天下皆知。
“寡人对她承诺,将在这里挡住燕齐联军。寡人这些年的最大谋划,便是幽浮舰队和徐大人的六百童男童女大阵,从寡人登基之前开始,已经将寡人所拥有的最好资源,包括长陵之外整个秦境,包括韩赵魏三地所有天赋最佳的孩童全部挑选给了徐大人。”
然而这座行宫里,却只有两个人。
“即便是你,和你老师墨守城相比也有很大不同,但无论是你老师还http://m.hetushu.com是寡人,对于一点,却从未看错,那便是你无私,你心系所有秦人。”
说了这一句之后,他又停了片刻,这才接着说道:“当一个人成为掌管这个王朝甚至整个天下的存在,他很多时候的所为,便不能全凭个人的喜好,若纯粹只是身为一名修行者,寡人或许能够做到不让她生厌,然而寡人若纯粹只是一名修行者,却又不可能拥有她,这便是矛盾之处。”
新登基的帝王在连战连捷之中,原本就应该有着蓬勃的生气和一往无前的锐气。
这里距离燕齐联军的先锋军更近,近得足以看清军队的旗帜,那些军士身上兵刃发出的森寒反光。
龙王行宫面河背山而建,后门有一条山道,直通山顶。
黄真卫静立在他的身后。
“在长陵,皇后的书房外石道两侧,多的便是那种金属战偶。但古往今来,对符器研究最深,战偶能够成军的,也只有昔日一统天下的幽王朝。”
齐帝依旧在燕齐联军主军的最后端。
然而无人知http://m•hetushu.com晓,元武此时还停留在长洛城外大河畔,那座龙王庙改建的行宫里。
那名和他做交易的年轻人苏秦,出身于长陵白羊洞,门内比剑而残疾,跟随郦陵郡到了楚境,又被郑袖安排逃离到了燕仙符宗,接着又成了郑袖在楚境的代言人,变成了楚都的最大权贵,最后被齐斯人掳走,然而却又以恐怖的速度成为齐王朝这些修行者的实际盟主。
燕齐联军三路主军,已经扫平了通往长洛的最后障碍,先锋军已经接近长洛。
然而一路见到的战况越是惨烈,越是靠近长洛,元武皇帝越是不退,齐帝就越是感到莫名的不安。
元武此时就站在山顶,负手而立,静静的看着大河通往的原野,看着原野上燕齐军队的旗帜和他们身上兵刃发出的森寒反光。
无论从任何角度来看,长洛都是决定着一场大战的胜负关键,而大秦王朝也不可能舍弃长洛。
“皇后出身胶东郡,胶东郡偏安一隅,无数年来韬光养晦,除了其实比关中更加富有之外,还有治国和*图*书平天下的野心,他们的匠师这数百年来,所花力气最多的,便是对战偶的研究。”
然而就是苏秦,便已言出既定,真的刺杀了严相这样的存在。
关中战场上,燕齐联军推进得很急。
因为按照绝对可靠的消息,元武皇帝就在长洛。
“她如愿以偿,胶东郡在被巴山剑场割据之前,便有许多炼器材料已经运送到了关中,她设立那数间工坊,便是胶东郡对于战偶数百年的研究,和幽帝的法偶终于能够完美结合在一起。那便是她超越生死的军队,她称之为兵马俑。”
若说长陵是整个大秦王朝的脑袋,政令都从长陵发出,通达整个大秦,那长洛便是整个大秦王朝的心脏,提供着整个大秦王朝运转的鲜血和养分。
长洛不只是关中最重要的大城,对于整个大秦王朝而言,长洛的规模仅次于长陵,是整个大秦王朝第二大城池,繁华程度甚至超过长陵。
“寡人要想兑现承诺,在这里击破燕齐联军,便只有依靠你。”
严相死去的消息,反而让他的信心有所动摇和*图*书
“这样的剑阵原本是为巴山剑场的余孽准备,这样的剑阵,再成熟和强大一些,等着这些人的年纪再大一些,即便是八境的修行者,都无法破这样的剑阵。”
元武看着燕齐军队形成的尘龙许久,才缓缓的出声说话。
以此来观,元武和郑袖自然要比苏秦可怕太多。
一直安静和缓慢的说到此处,元武才转过身来,看着一直垂首听着的黄真卫。
更何况此时从长陵方面已经有消息传来,大秦王朝的另外一名丞相严相也已经遇刺死去。
距离大军太近,便很有可能遭遇修行者和精锐军队的突袭。
在齐帝看来,在苏秦飞速成长的这个过程中,更多的是接受郑袖的摆布。相对于元武和郑袖而言,他只是一头接受摆布而借势飞速成长起来的幼兽。
严相的死去抛开长陵群臣无首,许多政事和调度无法处理的实际原因,光是这消息本身,对于燕齐联军而言也是巨大的喜讯,令人欢欣鼓舞。
让他开始觉得丁宁和整个巴山剑场的态度,并非是因为丁宁和巴山剑场那些人是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