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一百五十八章 决死

若是在刺杀徐福之前,战场上某处出现这样的景象,所有人都会认为这是某种独特的祭祀,某种独特的仪式,然而当那晚刺杀徐福的诸多修行者近乎全灭之后,所有的人便都知道这些童男童女是这些年来元武用他所有的资源堆积起来的力量,是他不到最后不揭开的底牌。
然而这还不是全部。
无论是二境三境的低阶修行者,还是五境六境的修行者,甚至是七境的宗师,没有第一时间选择避开而是选择硬接这一剑的,在这一剑面前都是毫无差别。
就像昔日鹿山会盟那一剑平山一样,所有阻拦在这一道剑光之前的飞剑、箭矢、各种天地元气凝成的光滑、各种符器抛飞而出的重物,甚至是一些厚度惊人的精金巨刃,无一例外的被切开,震飞。
他们必须在后方战车上那六百童男童女加入战场之前,尽可能的消磨元武的力量,或者重创元武。
这道剑光就像是某种怪物,吞噬了空气和*图*书里的光亮。
并非因为这道乌云的形成,而是因为围绕着元武和黄真卫的圣光突然又消隐了数分,变得暗淡起来。
对于燕齐三路先锋军而言,或许光是这一支大秦精骑和元武皇帝一人,就很难应付,更不用说再加上这样的力量。
这样强大的元气波动,只能说明元武的伤势已经尽复。
主角来自于那座山巅,还有这支骑军之后的数百辆战车。
没有什么言语能够形容这样的景象。
剑光一直扫到这三路先锋军最前约三分之一的位置。
因为战车中央竖立着顶盖,顶盖的边缘还垂落着阻挡前方骑军带起的烟尘的白纱。
圣光里的两道身影气息几乎连成一体。
一名来自燕境的七境宗师还保持着出剑的姿势。
这道剑光从出现的一刹那开始,带给燕、齐三路先锋军之中的修行者的感受就只有浑身发麻的意味和死亡降临的气息。
而元武身前的黄真卫已经www•hetushu.com飞射了出来,朝着他们而来。
光团里飞出了一道剑光。
如水蔓延整个山巅的光线开始收缩,最终变成数丈的一个光团,团聚在正中那两道身影周围。
所有的军士,战马、甚至是修行者,全部被这一剑斩断!
与此同时,他的整个看似完好的身体,也如同琉璃碎裂一般,变成了一片片发光的晶体,碎裂开来。
他们这三路先锋军,将要直接迎战这名可怕的帝王……或者说,要用生命来消磨对方的力量。
这些燕齐的七境宗师都心知他们联手也未必能够杀死此时的元武,然而在他们看来,这却是他们的唯一机会。
当他身周的一些军士和低阶修行者的身体缓缓分离,变成两段坠地时,他手中的本命剑还在闪耀着独特的辉光,然而就在下一刹那,他的本命剑一声闷响,微微弯曲,往后方上空震飞出去。
这一支骑军都是身披玄色皮甲的秦军轻骑,之前从未http://www.hetushu.com在对抗燕、齐联军的战场上出现过,无论是坐骑还是马身上的骑者,都是精神饱满,锐气十足。
从长洛城里冲出的这支秦军骑军后方的数百辆战车,从外观上而言根本就不像杀气凛冽的战车。
燕齐这三路先锋军最前方的近两万名军士和其中的修行者,在这一剑下齐刷刷倒地,变成了尸体。
空气里一阵清晰的切割声。
因为他们看到元武留在了原地。
这是剩余先锋军中所有的七境宗师。
这三路先锋军之中的修行者不难猜出另外一道身影应该是元武皇帝从长陵召来的黄真卫,他们不知道元武此时利用黄真卫承接了祖山不死药的药力,但对于他们而言,只是伤势尽复的元武,加上一名可以让他补充真元的七境修行者,再加上此时展现的锋芒毕露的姿态,就足够说明元武皇帝马上就要亲自出手。
然而这支骑军冲击的速度却并不算快。
因为他们并非是主角。
然而m.hetushu.com此时此境,时势使然,就和黄真卫下最后决定时一样,他们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他们面上的血色就开始退去,面容变得苍白起来。
当山巅那不属于七境的力量开始波动,那种超越七境的元气波动产生的独特圣光开始闪耀时,三路先锋军之中所有的修行者就明白发生了什么。
当长洛城里冲出的骑军冲过那座行宫下方的原野,山巅的圣光开始收敛。
没有什么言语能够形容这一剑的速度和威力。
这个光团飞了起来,如一颗坠落的旭日,从山巅飞落,直接越过了狂奔的骑军和骑军后方的战车,冲向燕齐三路先锋军。
十余道磅礴的气息伴随着耀眼的光华从三路先锋军中飞射出来。
白纱的内里,都是身穿白衣的童男童女。
剑光并没有损失多少力量,一直抵达剑意的尽头。
一道道飞剑剑光、无数符器激发产生的光华、密集如雨的箭矢、重型符器抛射而出的重物,在燕齐三路联军的上方瞬间和图书形成了乌云。
圣洁的光线和恐怖的威压接近地面,没有真正旭日的热力,但是强大到令人难以想象的力量让地面上的一切变成灰烬,变成朝着两侧扩散的尘浪。
只是一刹那,无数剧烈的破空声便遮掩住了他们的喊杀声。
最令他们心悸的是,黄真卫的身上荡漾着和元武同样强大的元气波动,甚至还有一种他们都根本无法理解的古怪味道。
然而这些宗师的眼瞳都急剧的收缩起来。
声震动天的喊杀声响了起来,看着自己的帝王首先发起了冲击,所有的秦军骑军用长剑剑身敲击着胸甲,伴随着狂吼,迸发出一阵阵如雷的轰鸣。
即便是元武后方的那支大秦精骑都是猛然一滞,被这迎面而来的血腥气息冲得有点心寒。
整个天地突然暗了一暗。
唰!唰!唰!……
正对着剑光的乌云被轻易的从中切开。
与此相对的燕齐三路先锋军之中,所有的军士都发出了凄厉的杀声。他们上方的天空里,瞬间充斥无数的元气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