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一百六十章 苦涩

他身前的血泊蔓延到他前方数丈处,也是被他身上的气息切开,悄然朝着他身体两侧分开。
在震天的杀声之中,三路先锋军分出了一路重骑赴死,冲向黄真卫,其余各部全部分散成小股,从两侧侧翼而逃。
齐帝终于定了定神,想着燕军方面的反应,他也知道了这些燕人在等待什么。
但若真是到了那一步,燕大军必定全力赶回救援。
这些飞剑带起的力量,甚至卷起了旋风,让这些战车的四轮都近乎离地,往前的速度甚至不亚于已达全速的轻骑。
血色映红了天空。
一道流光般的飞剑穿梭过去,一息间便带起十余团血雾,每一团血雾都是在不同的燕齐军士身上涌起,代表着一条鲜活的生命逝去。
这三支先锋军已经完全明白了元武的用意。
在所有人的感知里,黄真卫根本就不吝啬真元,积蓄在体内的真元狂涌而出,一道道如墙般的剑气不断的横扫战场,掀起血浪。
两股密集和图书如河流的飞剑,就像天上的星河出现在了人间,从骑军后方狂奔的战车中飞了出来。
元武依旧静静站在尘埃之中。
他抬起头来,迎着天光的一瞬间,脑海之中想到的却是,若是换了那位让位给他的帝王,会做何等的决断?
黄真卫以一人之力阻挡住了三军逃遁之路,后方大秦轻骑踏过血泊,首先追上这三支溃逃的燕齐联军。
甚至不到一炷香的时间,除了先前退走的那些宗师和极少的修行者之外,这三路首先攻向长洛的先锋军再没有人逃脱,也无一人再能站立。
一名燕军将领眼看已经不可能幸免,长叹一声,一剑自刎。
这是一副曾震慑许多宗师的景象。
秦军前后夹击,燕还能存吗?
两侧的大秦骑军和战车从他的身旁两侧如潮水般涌过,朝着燕齐三路先锋军追击。
然而齐帝在这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只觉得识海之中在轰鸣,天地在旋转,光明和黑暗www.hetushu.com在逆转,万千声音在脑海之中吵闹。
“再等等。”
时间在一分一秒流逝。
这一刹那,所有人都想到了丁宁。
只有这一个王朝的帝王,才有资格下这样的论断。
然而当一道道军情汇报如流水般传来,所有燕齐联军的将领全部有种天空瞬间暗了下来的感觉。
然而就在这时,整个已经被黄真卫的剑光照得比平时亮出数倍的天空,变得更加耀眼夺目。
“不管元武利用了什么手段,不管黄真卫如何重伤即刻痊愈,他和黄真卫的真元不会无穷无尽,消耗的真元也需要很长的时间补充,那三支先锋军不能决定整场伐秦之战的胜负,真正的胜负手不在这里,在于能否消灭郑袖的力量。”
战场上尽是哀声,抵抗的人越来越少,宁愿自尽而不愿被屠戮的军士越来越多,最终血雾四处盛开,覆盖了这三路先锋军。
在齐军后部,距离长洛可以说最远的数股齐军之中。数和图书名将领围着齐帝,都是沉默无言。
他们的意见已经没有办法统一。
“若是郑袖的力量全灭,单凭元武这里,不可能战胜我齐燕联军,即便最终我们这里的人只能剩下一半,长洛也必亡,长陵也必亡。”
……
而且这身体具有祖山不死药的药力,元武可以确定即便是现在丁宁亲至,都不可能斩杀。
“杀!”
只是不顾这巴山剑场天下剑首的意思发动了这场伐秦大战,最终落败之后,还能奢望获得对方的帮助吗?
随着一阵狂傲的厉吼声,这支骑军箭矢连发,密集如雨坠落,瞬间又让着三支燕齐联军最后部遭受重创。
然而燕军方面竟也迟迟未决,也未有高阶将领前来催促。
燕若不存,即便大齐王朝的军队在撤退过程之中还能保全主力,并能一路裹挟许多从秦境搜刮到的资源,但郑袖在,元武的实力又如此进阶,今后大齐王朝还能凭借什么立足?
这三路先锋军距离燕齐联军中军和图书也最多数十里至百里,当元武出手,战斗发生时,便有烽火、飞鸽、战鹰等诸多手段往后传讯,更有修行者迅速接近高处远观。
这些将领的口中,越来越苦涩。
没有人反对。
一半将领的意见是迅速撤军,以免大溃败,而一半将领的意见,则是更加不惜代价的全军突击,以恐怖的军力冲击长洛,不管何等的死伤,也要攻破长洛。
意使之下,只是数息之间,黄真卫已然穿越这三路先锋军敌阵,越过所有燕齐军士和修行者,到了这三路先锋军溃逃的前方。
这三路先锋军全部都是燕齐的精锐军队,经历过无数征战,然而即便是其中经验最丰富的军士,都根本未曾经历过这样的战阵。
当黄真卫返回元武的身侧,这支大秦骑军开始回撤,战车上剑光开始回收时,长洛城外的这片郊野,便如铺就了一张红色的地毯,难以形容的凄厉。
当这场战斗的战果迅速的传至燕齐联军大军,在初始的一刹那,燕齐联军之http://m.hetushu.com中接触到这军情的将领们甚至都怀疑看到的并非真实。
元武是要尽灭以立威。
他没有再发任何一个命令,然而实则他已经对黄真卫下达了命令,那就是杀尽这三路先锋军!
然而没有任何一名将领觉得自己能够下这样的决断,哪怕将下这个论断的权力放在他手中。
这些齐军最高阶的将领在等待着齐帝的命令。
他艰涩的声音传入这些将领的耳中。
因为这不只是意味着数百万人的生死,还意味着一个王朝的生存与灭亡。
此时的黄真卫完全就是他的另外一具身体。
任何的阵型,任何的协同都完全失效,任何的反抗都根本无效,完全就变成了一面倒的屠杀。
数百道剑光带着死亡的啸鸣,切向这三路先锋军两侧侧翼,有一百余道剑光却是精准的在这些流光浮影之间穿梭,围绕着这些战车旋转,护住这些战车上的所有人。
这些飞剑的速度远超箭矢和寻常符器飞行的速度,而且极光掠影之间自有严密的章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