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一百六十四章 永不能取代

无数细碎的小花在剑身上飞洒而出,接着被这一道无情的剑光切开,切碎。
净琉璃杀李思,使得净琉璃的行踪不显,郑袖便不敢再用那样的星火剑。
随着这一步前踏,从万山之间汇聚而来的力量完美的和他的剑势融合在一起。
丁宁伸伸的吸了一口气,他望向远方的一个方位。
但是这一剑的出现,却使他彻底改变了看法。
他本来并不认同叶新荷所说的王惊梦取代了他的故事。
在这场前所未有的伐秦之战里,他等待了很久,终于等到了杀死叶新荷的这一个机会。
所有草木那弯腰一弹挺直的力量,和那股欢快轻松的气息,从万山之间而来,变成了丁宁这一剑的剑意。
借着杀死叶新荷,借着叶新荷引来星火剑,他已经感知到了郑袖的具体方位。
万山之间无比磅礴的元气力量汇聚而来,瞬间压破了叶新荷的雪阵,与此同时,丁宁体内异于寻常修行者的澎湃真元,也疯狂的涌出,涌入手中的大刑剑。
他身前那一片轻薄的桃神剑剑片燃烧了起来。
与此同时,他牵动了气海深处的一缕气机。
和_图_书看着丁宁平静的眉眼,却觉得丁宁在肆意的嘲笑他。
叶新荷听清楚了这句话。
他也无法再去思索。
然而叶新荷知道郑袖的星火剑这次一定会来。
而且很特别。
当拥有了再次修行的机会,丁宁已经改正了先前所有修行过程中的缺陷,甚至连真元功法、手中的剑,都已经无限趋向于这个世间最强。
轻薄的桃神剑片上游离着若隐若现的雷火,在空中顿住。
丁宁很平静的看着叶新荷这绝情灭道的一剑。
除非能够连自己都无情斩杀,这才是世间真正的无情。
包括远处的湖面。
他已经可以确定,现在的丁宁比当年的王惊梦还要强。
这一瞬间他无法解释自己的心情。
他的心中涌起不可置信的清晰,在感知里,他的血肉和骨骼似乎就像是燃尽的炭火一样,在变成片片飞灰散失。
这万山之间的所有草木,都因为这一震而骤然轻松,似乎如有生命般到处洋溢着一种欢快跳脱的气息。
丁宁动了。
这一刹那,叶新荷的身体变得半透明起来,他的身上涌出了无数点银光。
m.hetushu.com所以就算是在鹿山会盟之上,叶新荷依旧是隐藏了真正实力。
无论是叶新荷的雷火,还是天空坠落的星火剑,全部被这一剑扫灭!
他的这无情剑可以斩却世间万物,然而丁宁牵扯的却是他自己的力量。
咚的一声。
这一剑剑势之中,竟然还牵引着万山雪寒,隐然带着这些年和长孙浅雪双修领悟到的冰寒力量。
整座山都在摇晃。
小院里的中年猎户也已经走到院中,看着叶新荷的这一剑,这名燕境宗师很是感慨。
天地之间发出一声难以想象的沉闷巨响,万山回应,无数积雪从山峰、从树枝上滑落,无数草木压力顿轻,从弯腰之姿猛然弹直。
然而对于他而言,这依旧只是一个开端。
他不能明白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
这道剑光排斥着世间一切的气息,斩断一切的元气规则,那自然也可以破开他召来的任何元气。
更加准确而言,是越接近丁宁,剑身上就越是有更多苍白的流火离开了剑身,汇聚在丁宁的这一道剑光里。
他的身形彻底消失,变成一些依旧闪动着荧光的灰烬和-图-书,随着飞舞的雪片,扑向天地间。
“续天神诀也是我故意交到她手中的。”
这是丁宁突破七境之后,第一次全力的动用大刑剑。
无数道因为这些草木弹起而流动的风,裹着天地元气,全部被丁宁招来,汇于他手中的剑。
然而令人更加震惊的是,那一道从天空中落下的星火剑的剑身开始解体。
他踏前一步。
有着一种背经离道,自成一派的感觉。
伴随着一声凄厉大叫,他体内所有的真元从气海处破体而出,汇聚着燃烧的桃神剑,变成了一道金色的雷火。
明媚的天空里已然出现了一道苍白的星光。
然而末花残剑的剑身却在延展,无数的剑丝往外飞洒而出,每一道比发丝还要细小的剑丝都刺中了上方的一片雪花,和这片雪花相连。
因为郑袖很清楚,若是叶新荷见到净琉璃,净琉璃绝对连施展这种机会的手段都没有。
他无法斩却自己。
这是末花残剑。
叶新荷身上的衣衫和血肉,在变成细微的飞屑,如无数萤火虫一般往四周的天地间散开。
似乎这山,这湖,都要被丁宁这一剑卷走,击飞http://www.hetushu.com
叶新荷身体里响起细碎的骨裂声。
他准备了许多年,本来就是准备用于对付王惊梦的这一剑,就此被轻易破去。
天地似乎陡然变得明媚起来。
丁宁抬头。
他看着丁宁,脑海里满是不能相信,觉得这一切太过荒唐。就算最终是要被杀死,他也绝对无法想象,自己会被丁宁像杀鸡屠狗一般,如此毫无反抗能力的一剑斩杀。
他的真正实力,一直就在世间所有修行者的想象之上。
叶新荷的气海在这时已经空了。
一道无匹的剑光在丁宁的手中生成。
因为就在此时,当丁宁身前流动的气息吹拂到他的身上,他便彻底飞散。
郑袖也在燕境,距离他并不遥远。
这柄传说级的名剑带着他多年苦修的本命真元,一缕缕化为青烟,每一道青烟都是一股无情的剑气,在空气里纵横割刺,暂时阻挡着如两座庞大巨山压来的恐怖元气。
末花残剑牵引着整个雪阵,决然的迎向这道无情的剑光。
他已经不去考虑自己接下来的修为问题,也不考虑那名燕宗师的存在,他只是想杀死眼前这一生之敌。
然而他的信心和战意hetushu.com并未完全消失。
丁宁到了他的面前,静静的看着他,轻声说道:“你始终有一点错了……你认为你距离我很近,然而实际距离我很远。就算你比我先到长陵,就算你先我一飞冲天,但等我到了长陵,你也依旧只是被我击败的剑师中的一名,你就是你,永远不可能取代我的故事。”
然而他站在原地,却是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他已经说不出话来。
这样的人物,很有可能超脱出现在修行者的定义,甚至开创出和现在修行者完全不同的修行体系,自然非当时那些长陵剑师所能比拟。
他的腰侧有一柄小剑飞了起来。
这股气机连向寂灭的星空,连向长陵的那名女主人。
一股欢快莫名的气息,充盈在整个天地间。
然而他来不及思索,因为丁宁的反击已经开始。
丁宁的这一剑的剑光,带着极度的寒意,带着风暴,带着来自星空的力量,完全就像是变成了一颗彗星的慧尾。
这一道剑光横扫而过。
无数细碎的冰雪碎片带着不熄灭的点点苍白色星火涌在了叶新荷的身上。
因为这一剑太过强大。
叶新荷的眼中出现了一丝震惊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