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一百六十九章 慢刀杀人

黄豆大的雨滴扫落了树冠上的积雪,冰寒的雨水溅落到郑袖的身上,将她的衣衫也渐渐打湿。
在这种天气里本来不应该出现雨云,落水自然成冰,化成雪片飞舞坠落大地。
远处那几片燃烧起来的山林并非是一定必经之路,然而可走的路若是被不断挖去,那回旋余地更小,被发现的可能自然更大。
食物的香气终于渐淡,那些追踪她的人用过了这餐。
那些人可以随意的生火造饭,吃着温暖而香甜的饭食,如同野营,而且她也无法分辨那一道炊烟处有丁宁。
大雨开始倾盆落下。
“夜策冷。”
身上的寒意越来越浓。
当黑潮漫过这些兵马俑大军时,幽浮舰队实际上便已经覆灭。
烟火气里有很浓烈的硫磺味道,还有一种味道是来自燕境北部的“黑油”。
最前方的一名兵马俑步军手中的玄铁剑狠狠的刺入了一道从千墓山中走出的黑影。
有几片山林已经燃烧了起来。
硫磺、黑油等物不断在他所经的山林里爆燃。
但是她十分了解丁宁,或者说昔日的王惊梦。
从叶新荷死去到http://m.hetushu.com现在,她的心境终于第一次有了微妙的波动。
先前他在长陵是被追踪者,而现在,他却是追踪当初下令围捕他的那名女主人。
……
郑袖面色如冰,她知道这是谁来了。
然而“他们”所经之处,却像是像一场瘟疫过境。
因为幽浮舰队真正可怕的不是在于它们装载的这些修行者和普通军士,而是幽浮大舰本身,以及这些兵马俑。
就在这时,她听到了不远处山林里的狼嚎声。
这一道道萦绕着黑气的身影冲入了兵马俑阵中。
离开长陵之后的夜策冷更加肆意洒脱,而且不比在长陵里有诸多顾忌,今日里她只需要将自己积蓄的真元和天地元气尽数释放出来,化为豪雨,根本不需任何的保留。
她的心境第二次出现波动。
这些兵马俑军队的可怕在于“不死”,然而遇到同样的“不死”,对方的力量却更为强大,便再也没有值得骄傲的地方。
刺入他身体的玄铁剑却迅速腐朽,黑烟沿着这柄玄铁剑流淌到这兵马俑步军的身上。
www.hetushu.com“嗤!”
哪怕是真元在身体里极小范围内的流动,也并不安全。
所幸她有过许多次这样逃生的经验,所幸这渔阳郡一带山林足够匡阔,树木茂密,大雪覆盖之下,只要小心处理好自己的足迹,便终究有机会逃离出去。
然而她还未来得及在心中咒骂,一团阴影却已经出现在了天空。
这名身穿灰色袍服的修行者是申玄。
她直接咀嚼着这些树虫,吞咽下去。
这一道道从千墓山上走出的身影,和地上的黑花黑竹连成了一片黑色的潮水,急速的朝着兵马俑后方的修行者和军士蔓延。
没有那么简单,便意味着这样的逃匿和追杀需要更多的时间。
他也是长陵最擅长隐匿的人之一,同样,他也是最擅长追捕的人之一。
她未料到丁宁已经拥有了这样的力量。
熊熊燃烧的幽浮巨舰在化为朽铁沉没在水底之前,早已照亮了半边天空。
这味道很苦涩难言,然而她在胶东郡修行时便早已习惯,这种味道,能够唤醒她许多已经沉睡般的本能。
在冰寒之中行走求生,要http://m.hetushu.com取暖无外乎温暖的火焰、食物、衣物或者修行者本身的真元。
此时和这支覆灭的舰队离得更近的郑袖,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
即便是渔阳郡那名早就已经避世的无名宗师,都在远方的雪峰上看到了这样的火光,发出了赞叹,知道那支曾经纵横海外,源源不断为大秦王朝输送着大量修行资源的幽浮舰队在今日之后不复存在。
赤金色的火焰照亮了她所在的这片雪林,照耀得她浑身都是赤金色,甚至透过她的衣裙,映射出她完美的身体轮廓。
渔阳郡一带的山林里本山虎狼极少,而且那狼嚎声异常的有力,悠扬。
有来自乌氏的青狼在山林之中搜索,略微血腥的气味,便会吸引它们的注意。
她甚至不敢动怒。
她知道对方一定是有彻底解决这支舰队,包括她的那兵马俑大军的方法,否则就不会出手。
那些对于世间军队而言无比强大的兵马俑大军,脆弱得就像是随时会被风吹到的纸片。
一名名兵马俑颓然倒地,一名名兵马俑像断线的风筝一般,被强大的元气力量震飞,支离破碎。
m•hetushu.com便封死了郑袖在那些山林之中行走的可能。
这名看似永不会停止动作的兵马俑颓然低首,崩塌般跪了下来。
她并不了解他的九死蚕,并不知道他的九死蚕能够感知多远距离之内的细微元气波动。
她并未看见千墓的出手。
然而她却无法燃火,不敢多生出一道不属于这些人的炊烟。
然而这团雨云却很低,并非自然。
事实上当那些如同烈日般的赤金色火球在空中出现时,行走在雪林之中的她就已经转身回望。
她抬起头来,眼眸深处第一次出现震惊和愤怒。
幸好她还有足够的耐心。
郑袖深吸了一口气,她熄灭了自己心中的怒意,知道丁宁这次做足了准备。
就在这时,距离她并不远的许多山林里,燃起了很多新的烟气。
然而她知道腾蛇在天上盘旋,不仅观察着烟气火光,甚至会有人观察山林的微小动静。
然而这道黑影没有倒下。
就在这时,她却嗅到了一股新鲜的烟火气。
这名兵马俑的体内也发出腐朽的声音,眼瞳之中的光焰迅速黯淡,七窍之中流淌出黑色烟气。
因为丁宁就在附近。
那是一和_图_书团乌黑的雨云。
她只能看着烟气,被迫嗅着食物的味道。
即便是在这样的天气里,这样的山火也足以烧毁这几片山林,从高空往下看这数片山林便一览无遗。
因为她知道这是丁宁故意设计的手段,是慢刀割肉如凌迟,便是想让她终于无法忍受。
雨云扫过许多片山林,包括她所在这片。
她垂下了眼睑,终于知道要想逃脱不再是那么简单,不再是那些曾经在长陵发生的,她故意相让的游戏。
……
无法确定,便不能冒险。
那是炊烟,混杂着食物的香气,同时也代表着那些地方都有追踪她的人。
徐睿心悸难安,他的嘴唇张开,却是不断颤抖,发不出任何的军令。
雪中的山林不可能爆发火灾,即便是修行者也很难引燃大片的山林,除非有大量的引燃物。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拔下了头上的发簪,看似随意般的刺入身旁松木皮下,每一次刺划,都能很轻易的挑出一条肥腻的白色树虫。
一名身穿灰色衣袍的修行者就在那几片燃烧起来的山林之中行走。
和兵马俑大军相比,这些身影显得形影相吊,和此时的琴声一样凄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