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一百七十二章 来生

“我和元武也想到有可能如此,所以才会用真火烧尽你气血,然而却没有想过,截出一段气血可以封存在体外某处,鲜活的生命物,又岂可长存?”郑袖看着丁宁,说道:“这在修行者世界的典籍里都没有任何记载,就如鲜肉时间长了,便自然变成腐肉,恒久不变,这没有任何道理。”
郑袖很长时间没有说话。
原本这名普通农妇已经恐惧到了极点,尤其是当郑袖的手指在摇篮上轻叩时,她更是浑身颤抖,甚至忍不住要动步,只是被丁宁平静的目光制止。
看着再次陷入沉默的郑袖,丁宁又补充了一句。
丁宁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
“我本不信九死蚕真能死而复生,虽然赠剑却根本未对她说有关九死蚕之事,但未想到真有来生。”丁宁平静地说道:“后来你和元武以雷霆手段瞒着我灭了公孙家,她以为是我授意,对我误解,却始终没有丢弃这九幽冥王剑,直至我在长陵战死,她带着九幽冥王剑入了长陵。奇迹却真的出现,我借此而生。”
“九死蚕令意念不散,困于战死之地,对于当时的我而言,不知身在何处,感知就如始终困在http://m.hetushu.com黑暗地下,无法脱困,就像始终在蚕蛹之中,无法破茧而出。直至她带剑回归长陵要为我报仇,来我战死之地祭奠,封存在九幽冥王剑之中的气血才终于复苏和意识结为一体。”丁宁淡淡说道:“气血悄然脱离九幽冥王剑,血肉重生迅速结胎般化为婴儿,只是在人不察觉的河水畔数日的事情,然而等到我重新有意识,回头再询时间,元武却都已经登基到了第四个年头。”
这样的对话让她想到了很多的事情。
郑袖顿了顿。
丁宁摇了摇头:“所以你和一般人不一样,就算我得到了幽帝的传承,得到了九死蚕,甚至我完整推敲出了九死蚕的修行方法,但是没有先例可循,甚至连幽帝自己都死了,未见重生,所以我心中对九死蚕的起死回生是根本不信的。又怎会以身相试?”
她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完全消失。
“气血生命物,按理而言的确无法离体之后长活,然而会有些特例,比如极寒下冰冻,存活时间便会变得长久。”丁宁淡淡地说道:“幽帝有九幽冥王剑。”
然而她也最终和丁宁一样,http://m.hetushu.com觉得这些的确已经没有意义。
郑袖无法回答。
丁宁依旧没有回话,因为他觉得这样的对话没有必要,而且很无聊。
她认真的想了想,然后说道:“有可能会,可以获得重修的机会。”
这名农妇没有说话,泪水满眼,对着丁宁跪下磕了个头,然后迅速推门出去离开。
“我需要吗?”丁宁用看着白痴的目光看着她,嘲弄道:“我本已无敌,何必要死一次重修,若是换了你,你会放弃唾手可得的东西,然后冒险死一次然后重修吗?”
“我和你说过人无完人。”丁宁平静地说道:“即便是在李家和商家的事上,你已经接近触及到我的底线,但我和你会面,我说过之后,你说会改,我便认为你真的会改。然而事实证明你心中却并不是如此想,那的确还是我错了。”
郑袖沉默了许久,然后开口慢慢说道:“除了你之外,从没有人真正知晓九死蚕的秘密,既然除了你之外无人知晓,那谁可以知道你不是故意悲情,不是确定可以死后重生,变得更强?”
因为确实没意义。
这间农舍变得绝对安静下来。
因为热气而重http://www.hetushu.com新变得鲜艳的唇停留在粗糙的碗口边。
“人始终是会变的。”郑袖的手放在摇篮边上,手指轻叩着摇篮,难得的柔声说道:“我想弄清楚你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郑袖却看着他,接着说了下去:“你当时可以因为长陵一些人的生死而自己去死,那如果你真是这样一个不惜牺牲自己的人,你可不可以因为这婴儿而去死,或者让我活?”
丁宁并没有犹豫,很直接地说道:“这种功法,可以像修炼本命物一样,让你截出一段气血,封存在某处。当修行者本体死亡,精神意志便如寄于飞剑符文一般,转容于那段本命气血之中。”
“若只说道理,也很简单。”
郑袖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反问。
然后对着郑袖后方那名农妇点了点头,又伸手将摇篮里的那名婴儿抱了起来,递给这名农妇。
丁宁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如果从没有例子,没有师傅教你,没有人试过,只是你得到一部残典,典籍上记载,告诉你这门功法在你将死之时,可以按法施为,便有起死回生的可能。你会试着修炼,你会试试它真的具不具有这份功效么?”丁宁看着和-图-书她,问道。
“如果你还是和以前的那人一样,那我可以相信你。我可以求你……求你告诉我九死蚕的秘密,我会放过这一对母子。”郑袖慢慢的抬起了头,看着丁宁,“因为我的确很想知道九死蚕到底是什么东西。”
丁宁很简单的一挑眉,根本不说话。
丁宁冷笑起来,看着对方完美的面容,他却根本无法再想起当年任何甜蜜的事情,只有厌憎:“从来没有绝对无私和为了别人可以毫无选择的牺牲自己的人。任何选择都和自己的爱憎有关,当年我选择去战死,只是因为两个原因,一个是哀大莫过于心死,一个是那些巴山剑场的人,本身就是和我生死与共的知己,是我的手足,所以即便是我死,我也想要他们活。然而现在这燕境一对母子,虽然无辜,然而我之前和她们并无深厚的感情,你说要让我为她们而死,原谅我没有这么无私,若是你一定要以她们的生死要挟我,那你也是元凶,我只能杀死你为她们报仇。而且放你这样的人走,会有更多像她们这样无辜的人因你而死。想必她也能够理解。”
丁宁的这最后一句话,便是对那普通农妇所说。
此时听到丁宁这hetushu•com句话,这名普通农妇的身体虽然依旧微微颤抖,然而目光里却陡然多了些其它的意味,甚至对着丁宁微微的点了点头。
“只是为了让你更愧疚?你会因此更愧疚吗,这有意义吗?”
她的面容变得重新冷漠起来,然后道:“九死蚕的功法本身到底如何,你到底为何焚身成灰,却还能复生?”
“你说呢?”
郑袖道:“所以你当时赠剑时,一段本命气血便已被你封印在剑中。”
郑袖开始喝热汤。
丁宁有些感慨的笑了起来:“她倾心于我时,我已有你,她为情所伤,离开长陵时,便问了我一句,若是今生已晚,若有来生,我会不会和她在一起。我便赠了她九幽冥王剑。”
郑袖皱了皱眉头,“你的本命气血怎么会在公孙家大小姐的九幽冥王剑上?”
郑袖冷笑起来,“既然觉得我野心大,又是如此疯狂之人,为何还要选我?”
“我觉得你从根本就错了。”
郑袖道:“所以你当年不告诉我九死蚕,也是觉得我和一般人不一样,你甚至担心我得到了这功法,便去真的试一试,生怕便就此失去了我?”
“直至她回了长陵,你才借此而生?”郑袖目光跳动了一下,听出了端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