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一百七十三章 没有真正的长生

“昔日我得九死蚕时,幽帝早就成为传说,未有师传,没有例子可循,一切都是未知之数,但现在已经有了我为例,而且今日我已经告诉你我所经之事,但如果我仔细告诉你九死蚕的修炼方法,你会选择修行吗?”丁宁看着她,平静地问道:“就算还有完好的九幽冥王剑给你,你还敢换法重修,还敢和我一样死一次吗?”
丁宁也冷漠地说道:“你可以试试这次能不能杀死我。”
郑袖摇了摇头:“你真的能做到无悔无愧吗?”
他甚至很清楚,元武和郑袖之所以让他活着,是因为要引出巴山剑场的余孽。
他猜出了正在发生什么,他只是完全没有想到,郑袖会无法逃过丁宁的追杀。
即便是那些冷血的蛇、鱼,它们体内的气血都疯狂的流动起来,让它们在冰水里游动,在雪地里穿行,虽然用不了多少的时间,都依旧被彻底的冻结,真正的死去。
“开始了。”
郑袖的身影在和-图-书空气里淡去,扭曲。
她的动作很优雅,因为她知道丁宁不会阻拦。
他知道,今夜过后,恐怕整个天下又将彻底改变。
“虫豸尚且不想死,更何况是我。”郑袖漠然而高傲的笑了起来,道:“我想再试试能不能杀死你。”
当她再次抬起头时,这最后一颗灵莲子所化的灵气已经完全在身体里消失。
她的身体肌肤表面有无数星辉闪耀了起来。
他一直没有什么剧烈情绪波动的脸上,此刻也出现了真正的震惊,甚至有一些恐惧。
郑袖又沉默了片刻,摇了摇头,道:“不会,因为我不会将自己的生死控于别人之手。”
每一缕细小的星火,变成了一柄小剑,冲向静立着的丁宁。
丁宁冷笑着说道:“我从不求长生,只求无悔无愧。”
一股莫名强大的死寂气息从极高的虚空之上坠落。
相比张十五,他的笑容里更是有着无数的感慨意味。
许多和-图-书蛰伏在地下的蛇虫纷纷从泥洞里冲出,尽可能的燃烧自己的生命力。
然而就在此时,她身上红光乍现。
无论是徐福、元武,还是张十五、林煮酒,都是和丁宁和郑袖关系很深,有着莫大联系的人,然而此时天下所有修行者中,感知之中波动最为剧烈的,却是赵剑炉的赵四先生。
就像有无数颗晶莹的钻石,从她的身体肌肤里透了出来。
笑意比当时和丁宁公平比剑时还要灿烂,还要傲然。
这是她最后一颗灵莲子,也是她身体所能容纳和接受的最后一颗灵莲子。
郑袖不再说话。
整个大秦王朝,恐怕会迎来没有皇后的新世界。
这种光影的扭曲,来自于整个空间的空气扭曲。
张十五看着那些变得明亮耀眼的星辰,却是在感知高空里的另外一种意味,他有些感慨的对着林煮酒轻声说道:“他的剑意很澄净。”
这对于修行者而言,是一种美妙的疗伤感受,然m.hetushu.com而这种美妙的疗伤感受之后,这些如温柔的泉水冲刷过的经络,那些被迅速抚平的损伤处,却是像失水的肌肤一样干枯,甚至硬化结痂。
因为他在大浮水牢里面陷了很多年,只是为一丝希望而活。
然而在这间农宅里,星火剑的力量却并非来自天空,而首先出自郑袖的身上。
她气海深处的玉宫变得更加晶莹,然而却如最为坚硬的宝石,不再柔软。
他在今日会看着她用尽一切底牌。
这股气息的强大,甚至使得这一方天地里地下那些冬眠的生物都复苏了起来,都感到了死亡的威胁。
她身上透出的那些如钻石般的光华,都变成一缕缕真实的苍白色星火。
郑袖喝了一口已经重新变凉的汤,她的指尖有一颗晶莹的莲子。
这一刻,世上很多修行者都感知到了。
丁宁也不说话,只是看着她。
丁宁平静道:“我能心安。”
郑袖的睫毛微颤。
她抬起了头来,确定了高空之中和-图-书那柄小剑即将启用。
在距离关中很远的胶东郡,林煮酒和张十五比元武更确定发生了什么。
“至少我知道了九死蚕的秘密。”郑袖冷漠的看着丁宁,道:“至少我知道九幽冥王剑已毁,九死蚕已经不可能令任何人死而复生。”
然而这样的改变,他还完全没有防备,他还根本没有准备好。
“所以你不会放心让任何人保管九幽冥王剑,你不会将九幽冥王剑交给任何人保管,因为真到了那时,拿着九幽冥王剑的人,就像捏着你的命。”丁宁微讽地说道:“所以告不告诉你九死蚕又如何,别说当年,就是现在,也是一样。”
世所认知的星火剑都是来自高空坠落,如星光泻地,带着不是这个人世间的恐怖力量。
这间农宅在一刹那间变成飞灰,消失的无影无踪。
郑袖沉默不语,没有应声。
她和那名渔阳郡的无名燕宗师一样,退隐在某一个无名的山林。
“若是能像真正的修行者一样对决,这hetushu.com才是快意恩仇。”丁宁淡淡的笑了起来,“当然我杀入长陵,便是想和你和元武公平一战,若是被你们杀死,也是无憾,可惜直到此时,才终于迎来这样的时刻么?”
精纯至极的灵气在她的体内以惊人的速度化开,如温和的泉水冲刷过她经脉的损伤处,并将那些损伤处迅速的抚平。
“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他。”林煮酒笑了起来,“我从来不认为他的心意会因为曾经的旧情改变。”
“世上从没有真正的长生,传说中的九死蚕如是,祖山不死药也是一样,还有我这灵脉仙莲,亦然相同。”郑袖抬起头来,自嘲的笑了笑。
她垂首擦拭嘴角的同时,将这颗晶莹的莲子含入口中。
在寂静行宫里的元武也抬起了头。
即便是她,也知道意识感知困于无边的黑暗之中不能脱,而且持续数年,那是一种何等的可怕感受。
她笑了起来。
……
在关中,长洛城里,徐福抬起了头,他看到天空里的星辰有许多颗都亮的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