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一百七十六章 落地

她第一时间感到幸运。
她的呼吸骤然停顿。
与此同时,丁宁的左手也已经往上空指出。
极度的光明之下,丁宁的这一道剑影显得更加幽冥,黑暗。
所有从天空垂落的星光,也在这一瞬间消失。
郑袖的残影也随着飞散在这漫天的银屑里,给人的感觉,似乎她也已经化身为无数的银屑,消失在这片天地里,元气回归星空。
这一截剑气在郑袖的面前飞旋,从她的面前掠过。
长陵城中绝大多数人不知道此时正在发生什么。
……
这是他和郑袖交手以来最强的一剑。
然后她突然感到左边面颊有些过分的寒冷,比身体所有其余地方都要寒冷。
也是他迄今为止最强的一剑。
包括远在楚地的白山水。
在他的感知里,这个法阵的庞大威压,似乎在下一刻就将他的身体彻底碾碎。
一道无比巨大的剑影从地下升腾而出,扫向已经飞到半空中的郑袖身上。
她的确落入了秦境。
郑袖赤裸的身体被抽引到和图书修行者难以到达的高空。
当他的剑意开始形成,从天地间受召而来的力量开始凝结,形成真正的杀意时,世间诸多的宗师都感应到了。
一股鲜血在剑尖处噗洒开来。
然后她摸到的却不是冰冷。
她躺倒在荒野的泥沼里。
她有些模糊的视线里,她看到天空里有无数黑色的飓风和无数星辰元气形成的流火像巨龙一样往四面八方穿行。
这柄残剑沐着鲜血,连剑身上的白色细花都显得异常的娇艳。
从无尽的虚空中洒落的星光在这一刹那变得极为耀眼,形成了数百丈宽度的光柱。
嗤的一声裂响。
这个时候她完全没有注意到,她另外一只没有抬起的手,手掌上一条剑创,近乎将她整个手掌分开。
伴随着他这一声厉啸,他手中大刑剑化斩为刺,而体内经过不断压缩的数股真元,变成这世间最为锋锐的剑气,从大刑剑的剑尖尽数迸发出去。
星光消失。
这两大宗师同时心hetushu.com生感应,都是不由得默然想到,这世间还有谁能经受得住这样的一剑。
丁宁手中的大刑剑往无尽的星空撩起。
丁宁缓缓收回大刑剑。
她的手艰难的抬起,下意识的落在那处。
她很清楚哪些法阵的力量,然而她无法想象,丁宁的剑竟然还在前进,竟然还在不断破开包裹着她的那种庞大力量。
包括刚刚收回自己本命剑的赵四先生。
……
角楼中心的法阵开始崩溃。
剑身之间有一只如白玉般的手掌的残影。
长陵城里,和天空那些星辰以及此时郑袖身外星光相连的角楼和城墙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
星光如铁索不断的崩裂。
这幅画面停留在丁宁的眼眸里一瞬,又瞬间消失。
星光光束的中心,感受着这股坚定的切割之意的郑袖陡然疯狂的尖叫起来。
屋檐间、城墙缝隙里的尘土开始如雪落。
他身前的土地无声的裂开。
手掌被洞穿,切开。
城墙一段段开始崩塌。
她已经手段m.hetushu•com尽出。
郑袖的身影,就在此时往上空淡去。
他们的看法便代表着所有感应到的宗师的看法。
在他们所有人看来,这一剑的出现,便只可能意味着丁宁和郑袖这一战的终结。
然而就在这一刻,他也发出了一声厉啸。
他体内剩余的力量尽数随着手指,汇聚在那一柄末花残剑之中。
一股来自地底深处的幽冥气息从分开的土地中喷涌而出,带着无数黑色的沙粒,就像是地狱已经开了一扇门,等待着郑袖的降临。
而她手指触摸到的地方,血肉却是缺失了,唯有骨骼。
长陵所有的角楼被这种可怖的光亮点燃。
末花残剑轰的一声爆响,剑柄都炸裂开一截。
咔嚓一声。
她就像是一个被冻结了的木偶,手指完全僵硬的停留在她触摸到的骨骼上,长时间不动。
接着是角楼出现裂痕。
郑袖的口中发出一声闷哼。
唯一幸运的是,她还活着。
他已力尽。
这种杀意,令远在他乡的宗师们都感到敬和*图*书畏,感到莫名的心悸。
在走出胶东郡,进入长陵到此时,她第一次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和生死,她就像是置于案板上的一条无能无力的鱼,只能任凭长陵法阵和丁宁手中剑决定。
有滚烫的鲜血在不断的从那处流淌下来,被身外的寒冷气息迅速冰冻。
当她重新有意识之时,她感到浑身极度的冰冷。
这些裂痕带着恐怖的响声,以惊人的速度在城墙上延伸,然后裂痕里有碎石不断掉落,接着是更大的碎石。
却是湿热。
在他们惊恐的目光里,那新建的巍峨城墙首先经受不住这样的气机震动,开始出现了裂痕。
这柄残余的小剑带着疯狂的气息,带着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玉石俱焚气息,穿过已经即将合拢的星光裂口,再次闪电般刺向郑袖的心脉之间!
她雪白如瓷的肌肤瞬间被严寒和寂灭的星辰元气吞噬成蓝灰色,接着覆盖出一层晦暗的寒霜。
晶莹的剑气挤压成了液滴,又迅速凝固。
凝结如锁链的星光,纷纷崩碎,变成无http://www.hetushu.com数璀璨的光点,如银屑般飘洒在天地间。
然而她知道法阵最后的失控,并未让她回归到长陵城里。
这是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对抗。
星光漫溢,如流水般从法阵之中流淌而出,顺着角楼的裂痕从墙面上渗透而出。
无数断裂的星光如锁链般抽打在那道巨大的幽冥剑影上。
这剑气折断,然而却已经刺透了层层星光,断裂在光柱的内里。
他知道郑袖并未就此被他一剑刺杀。
她身外的星光剧烈的晃动着。
云层里的天地元气扰动不安,发出阵阵雷鸣。
断裂的星光光束没有四散,而是像断裂的锁链一般,在光柱的外围疯狂的挥舞。
即便他双手上的肌肤都开始开裂,有鲜血顺着手腕不断的流淌到衣袖之中,但是他的大刑剑带出的幽冥剑意,却依旧在稳步前行。
丁宁的双手极度稳定。
在下一刹那,她堕入无边的黑暗,顺着下行的元气通道,飘飞坠地。
这种寒冷,深入她脸上的骨髓,深入她的感知。
丁宁的身体往后震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