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一百八十三章 师兄弟

元武皇帝都懒得再去看这名傀儡一眼。
而且这人应该距离这里不远,否则元武不可能在离开时就流露出一丝杀意让牧红烟感知到。
净琉璃是真正的天才。
元武皇帝到了这片茶园时,还能嗅到很多新茶的香味,嗅到很多老茶的醇香。
只是当他走进这处院落,看到在内里等待他的人时,他面上嘲弄的笑意瞬间僵住,眼瞳里的得色化为震骇。
但是在元武皇帝的眼睛里,这名修行者却什么都不是。
但是这世间,原本值得元武亲手去杀的人已经不多,那他会去杀谁?
她走到净琉璃的对面,微躬身行了一礼。
阴郁的空气里陡然有了一丝恐惧的意味。
“尊上有事实在走不开,便让我过来拜见。”凉亭里的齐修行者遥遥对着元武皇帝行了一礼,“我会将您的意思完整的传递给他,一字都不会有误。”
叶新荷饮用的,都是陈放五年以上,口感正佳的老茶。
不见元武,也和_图_书是由于他自己的选择。
然而这一道圣洁的光柱只落向其中一道黑云。
在凉亭里等他到来的,是一名很有身份的修行者,是大齐王朝修行者公认的盟主。
“寡人要见的是苏秦,不是你。”
这种选择在他看来极其简单。
尤其当发觉丁宁就是昔日的王惊梦之后,他的时间就变得越来越宝贵。
元武皇帝没有浪费时间,他在这茶园门口便停住,对着凉亭里的这名修行者淡漠地说道。
从当年的长陵之变开始,叶新荷在修行者的世界就声名不显,一直到鹿山会盟才出现,一举坑死了当世数名最顶尖的修行者。
尤其是对他现在灭齐而言,苏秦就是那种不足以致命,但很讨厌的刺。
他在元武和郑袖之间,选择郑袖。
净琉璃想了想,道:“他这杀意不会是对独孤白。”
张仪在等着他的到来。
他很想看到这名被丁宁从云端打落尘埃的长陵女主人,现在面http://www.hetushu.com对他时是何等的模样,是否还和以前一样高冷。
牧红烟的身影从湖畔的林间慢慢显现出来。
而这片茶园也属于叶新荷的私有财产,每年只向叶新荷供茶。
“因为至少在我去对付燕人之前,不会惹我不快,他知道若是杀独孤白,会让我不快。”净琉璃淡淡的回应道:“独孤白和他的那些朋友,对于他而言太弱,不值得他出手。”
尤其在长陵跟着丁宁修行之后,她尤其在把握人心方面拥有了难以想象的进步。
这名齐修行者浑身的血肉层层剥落,被震成飞灰,接着是内里的骨骼。其余那些原本用于妨碍和迷惑感知的黑云,随着这名齐宗师的死亡,瞬间消散。
就如确定牧红烟的感应不会有错误一样,净琉璃也很确定元武不会想着杀死独孤白。
元武皇帝摇了摇头,道:“寡人原本约他在这里相见,便是要杀他,只可惜他连见寡人一面的胆量都m•hetushu•com没有。和净琉璃相比,他差得太远,始终上不了台面,不足为患。”
叶新荷已死,这茶园中的一些茶农却依然不知道消息,为他而存的茶依旧整齐的在库房里存着。
浑身黑气缭绕的身影剧烈的扭动着,然而就连惨叫的声音都无法从光柱里逃逸出来。
只是苏秦自己并非如此想。
而且像元武这样的人,绝对不舍得浪费时间。
元武皇帝的确不只是约了她一人相见。
在他看来,净琉璃是足够分量可以利用的棋子,而苏秦却是可以先行铲除掉的障碍。
但最为清晰的,则是从茶园凉亭里散发出来的一股浓烈的阴神鬼物气息。
“不必了。”
“只是抹灭见不得光的东西,抹灭了便干净,哪里有什么言而无信,你以为寡人迂腐不堪?”元武皇帝不想浪费时间,所以当他这句话开口之时,上方的云层已经洞开,一道圣洁的光柱已经落了下来。
他有种迫不及待。
和以往在白http://m.hetushu.com羊洞的时候一样,张仪显得有些拘谨和不安。
他强大的每一步里,都离不开郑袖的影子,最为关键而言,在他看来,现在的郑袖到了最衰落的时候,更希望拥有像他这样强有力的盟友。
当元武杀死他的这名傀儡时,他已经走进了因为持续的战争而变得有些萧条的小镇。
她开始喝粥。
粥还热着。
轰的一声闷响。
粥虽然煮干,但是今日她伤愈,食欲大增,吃起来依旧很鲜甜。
他选择赴另一场约。
这样一名七境的宗师,在他的面前竟是连丝毫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但在潜隐的这些年里,叶新荷一切生活所需虽然并不穷奢极欲,但却很精致,若是用关中大豪们的话语形容,那就是很有格调。
那道黑云四散,光柱里显出那名齐修行者的身影。
然后看着元武皇帝离开的方向,轻声说道:“他心中有杀意,但不是对你我。”
从他在白羊洞修行的时候起,他便认为所有人对他的看hetushu.com法是错误的。
独孤白的身影在净琉璃的视线里最终消失。
凉亭里的修行者原本就是强大的宗师,在元武的声音刚刚响起之时,他就已经一声尖叫,身外迸射出数十道黑云往四方遁去。
因为他只是苏秦推出来的一名傀儡。
当他接近那处富户的院落时,他的脸上不由自主的全是嘲弄的笑意。
在此之前,他已经确定那消息的确是郑袖传来,而他的部下,也已经来过这个小镇,确定郑袖就在这个小镇里。
凉亭里的修行者声音微颤地说道:“身为帝王,说与尊上商谈大事,互惠共利,怎能言而无信,设下杀局?”
牧红烟看着她手中碗里那干如白蜡的粥,微微皱了皱眉头,道:“为什么?”
这片茶园出产的古树白茶“白牡丹”,恐怕是整个大秦王朝最佳。
叶新荷的这处隐秘居所就在桃花湖的湖畔,而他要见的另外一个人,就在湖畔不远处叶新荷曾经很喜欢去的一片茶园里。
尤其是在自己和张仪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