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一百八十四章 教训你

“你是真正的小人,这才是你最关心的。”张仪让自己不再愤怒,然后答应他的条件,“这是一场公平的决斗,如果我获胜,我会收回白羊洞给你的,我会废掉你的修为。因为哪怕你自己叛出白羊洞,但你不能否认,你今天所有的一切,是建立在白羊洞让你成为有机会接触外面世界的修行者的基础上。”
有对张仪的嘲讽,也有对自己的嘲讽。
他的确不知道丁宁为什么不亲自来。
“从白羊洞时开始,你就是老好人,对谁都是老好人,但不妨告诉你,在白羊洞时开始,我就从来没有看得起你过。我一直想,像你这样的人,最好就是去做个教书匠,教人读书识字,讲讲孝义就好,哪里能做个杀人的剑师。”苏秦眼中燃着幽火,寒声道:“丁宁这件事我觉得他算得不错,若是连你都能对付我,那我便真的是无话可说,心服口服。”
“其实我还关心一点,这算不算一场公平的决www.hetushu.com斗?”苏秦冷漠地说道,“我不想战胜你之后,再随便出来一个巴山剑场或是岷山剑宗的人,一剑把我杀了。”
“所以这从头到尾都是个陷阱?”他看着张仪,慢慢的问道。
“白羊洞对你有传业教导之恩,众多师长对你也是尽心调教,有殷切期盼,我对你也事事念及同门之谊,但是你对白羊洞,却是一分情义都没有?”张仪感到了痛苦,他面容微僵,闭上眼睛,说道。
苏秦的声音骤冷:“丁宁怎么不来?”
张仪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他这句话,所以没有答话。
这是薛忘虚的本命剑。
张仪依旧没有回话。
苏秦怔住。
一股浓烈的本命气息在他的手上应他心意而生。
“我也答应你,只是我很好奇,你凭什么觉得能够战胜我。”苏秦真正开心的笑了起来,在他看来,他想要达到的目的已经达到。
“看来你倒是出息了。”数息之后,他嗤www•hetushu•com笑了一声。
张仪愕然。
即便苏秦的语气里充满了真正的讥讽味道,但是他早已习惯,所以也丝毫没有生气。
因为守候在这里的宗师已经足够。
“我现在是想管教你。”
苏秦讥讽道:“修行不为了出人头地,不为了杀人获取功名,难道是为了修德?”
“你什么都不知道。”苏秦重重的冷笑了一声,“既然这样,我来告诉你原因。”
张仪缓缓抬起头,他想到了长陵白羊洞,想到了那名在岷山剑会开始前死去的老人。
张仪也非草木,看着苏秦满脸的暴戾,听着这样直接的话语,他也慢慢皱起了眉头。
张仪看着他嗤笑的样子,心中更加不快,然而未等他开口,苏秦已经接着说了下去,“无论我在齐王朝做了些什么,我也未正面大肆杀戮秦人,也未和巴山剑场为敌,丁宁凭什么管我?他让你来,是因为你是我曾经的师兄,可我早就出了白和*图*书羊洞,你又凭什么来管教我?”
在用剑的手被丁宁废掉之后,苏秦的性情便变得孤僻冷戾了许多,尤其辗转到了仙符宗之后,他的性情便变得更加古怪,此时看着张仪泰然处之,再加上今日里志得意满而来,却发现是一死局,这种落差,更是让他难以控制心中的邪火。
张仪闭口不再说话。
这是苏秦的猜测,在他看来辩驳也没有意义。
一股苦涩的意味在苏秦的口中弥漫开来。
只是他性情太过温和,他觉得这样的说法太过伤人,所以不想将自认为最可能的可能说出口。
苏秦没有回应,只是冷笑。
“你说的只是你自己的想法。”张仪看着这名满脸尽是暴戾的师弟,慢慢说道:“至少对于我而言,白羊洞收我为弟子,教我修行,我只想着孝敬师长,爱护门下师弟,为本门争光。我就算是要杀人,也是为了护我白羊洞。早在长陵,我至少可以为了薛洞主不要功名,可以在岷山剑hetushu.com宗上陪着师弟一起战到最后,哪怕是真要付出自己的生命,也是甘心……但是你呢,你除了想着自己,你为白羊洞做过些什么?在你的眼里,一开始师兄弟都只是争斗对象,只是你往上爬的踏脚石吗?”
张仪点了点头,有些不知所措般搓了搓手,“也是个巧合,当郑袖在这里发出消息之后,就被擒住,但是没想到她是给你写了信,让你过来。”
在下一刹那,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艰难的笑了笑,笑容里全部都是嘲讽的意味。
再想到苏秦一直以来对自己的态度,他终于也开始有些生气,看着苏秦反问了两个问题,“难道修行就是要谁看得起?难道修行是一定要做杀人的剑师?”
张仪摇了摇头。
苏秦冷笑着接着说道:“因为他要我输得甘心,他要是出手,我自然不是他对手,但是他的真正身份是王惊梦,对于我们而言,他是真正的上一辈修行者,他出手教训小辈,就算赢了也不稀奇,但你和-图-书不一样,你和我同门同辈,他自然是想着,我输在你手里,那是没有任何话说,那是真正的一败涂地。”
“这么巧?”苏秦笑了起来,“从在白羊洞时开始,我也就一直很讨厌你,也很想打你一顿出气。”
“要死也不早点死,拖到这里害人,若非之前我见过她的亲笔信笺,确认是她的笔记无误,我又怎么会到这里来。”苏秦淡漠的看着他,说道。
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柄短剑。
他在白羊洞时就已聪慧善辩著称,但是他此时有些难以回应张仪的这些话,尤其在此之前,他从未见过张仪有这样的态度,有这样激烈的话语。
在他想来,最有可能的一个原因,是苏秦不配丁宁亲自来。
他慢慢垂下眼睑,难掩心中的憎恶,“但并不是因为我在白羊洞是你的师兄,而是因为我现在真的很讨厌你。我现在真的很想打你一顿出气。”
一柄朴实无华,看上去就像是顽石一样平凡的短剑。
张仪没有出声,但是他给出了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