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一百八十五章 先机

战斗瞬间开始。
但是他也一样。
这是瞬间的爆燃。
是仙符宗最为重要的一道真符,同时也是只传历代宗主的真符。
这是他的骄傲。
两人之间的空气里,陡然冒出一股气浪。
没有丝毫的犹豫,他左手也伸了出来。
张仪越来越生气。
无数扭曲的气流从他的手指上缠绕着螺旋飞出,带起了他袖中无数猩红色的小符。
他只是略微的虚握了一下手掌,他手掌的微小变化,就让他掌心的掌纹自然形成了独特的符文。
血红色的符文间,燃烧起阴冷的冥火,散发出一种可怖的腐朽味道。
在他看来,礼义廉耻便是这世上最自然的规矩,修行的目的最重要的是帮扶他人,惩强扶弱,而并非是恃强凌弱。但现在他一句话都不想和苏秦多说。
张仪在仙符宗之中修行了很久,比他久很多。
这柄本命剑和他本身的气息极为相合,现在只是这样简单的握着,在苏秦的感知里,却是天地间有一块巍然不动和_图_书的磐石在生成。
所有朝着他飞舞的血红色冥火飞蛾全部被定在空中。
无数明亮的紫色光线从他的左掌中散发出来。
当这些冥火燃起的瞬间,他体内似乎也有无数气血被点燃了。
骨符顷刻消失,血红色的冥火却是变成一只只飞蛾的形状。
每一道符在飘落的瞬间,就已经剧烈的燃烧起来。
所以面对苏秦的嘲讽,他只是脸色微沉,举剑横胸,微微颔首。
苏秦一步未退。
这道黑气的流动显得非常平静,然而他四周的空气里,却有阴冷的风开始呼啸。
在所有的人看来,张仪修行既刻苦又永不言弃。
张仪自白羊洞到仙符宗,事实上已经成了仙符宗宗主,然而无论是在当年长陵陋巷侍奉薛忘虚时,还是现在,他都是一样的谦和,和他手中这柄剑一样,朴实无华。
只是凝固。
这些冥火飞蛾如有生命一般,在空中各自走着奇异的轨迹,朝着张仪落去。
这是苏秦在hetushu.com仙符宗修行悟到的独特符道,然而又结合着他在巫神首上获得的功法,以及齐斯人的阴神鬼物手段。
这每一道符都是用一种很轻薄的骨片制成,上面的符文却像是用数种鲜血绘制而成。
这些黑焰其中飘舞着猩红色的火星,冲击在这些刚刚形成的无形石阶上。
他的左手里出现了一道紫光。
这只是张仪自己的感受,事实上在苏秦的感知里,他这次出手依旧很快,依旧几乎和苏秦施放那些骨符的速度相等。
他的胸肺开始剧烈的胀痛起来。
然而这并不能让苏秦改变看法。
这也是一股符意。
他那只残废的手微微动。
狂暴的元气从天地间受召而来,但是在他的身前却骤然平静,只是急剧的收缩。
苏秦微微皱眉。
这样的一招,是来自齐斯人的传承,以苏秦的修为来施展这样的一招,比起齐斯人来施展相差甚远。
令他诧异的是,张仪的意在他之先。
张仪明明没有抢着出手,和_图_书然而却似乎预知到了他这一击是生成何等的力量,这一剑似攻实守,完全封住了他的进路。
轰的一声。
张仪一声闷哼,往后震退了数丈。
此刻成百上千道这样的骨符以一种紊乱的姿态瞬间飘满了这院中的天空,就像是无数狂风中飞舞的落叶飘舞而下。
围绕着苏秦腰间的黑气已经消失。
一抹寒光在苏秦的眼眸中闪过。
没有任何的冲击。
苏秦报以冷笑。
一道黑气自他的气海之中透出,就像一条黑色的腰带一般,围绕在他腰间,渐渐扩大。
所以当这些血红色的冥火飞蛾形成,漫天飞舞的瞬间,苏秦的眉头松开,满脸尽是骄傲。
张仪瞬间无法呼吸。
从鹿山会盟开始到现在,这段时间和巴山剑场崛起时的那些年间一样,是最为风起云涌的年代。
院里所有的树木花草,包括假山,全部震成粉末。
一股力量在他的左掌中爆发。
在跟随着里丁宁离开中术侯府之前,仙符宗的宗主就将这和图书宗主真符交到了他的手中。
但他依旧没有看得起张仪,包括这一回合的交锋,也依旧是他的力量占据绝对的上风。
苏秦的面容微僵,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更何况这只是他最寻常的试探性手段。
他的身前,就像是多了无数级石阶,重重叠叠,阻挡在他身前。
要说,也是打赢了再说。
在下一刹那,因为身体内外的气压不等,他的胸肺就似乎会猛然炸裂开来。
这种感觉很好,同时提醒着他,他其实已经很期待,很渴望和张仪有这样的一战。
这是一道定符。
朴实无华的磐石,最为坚定。
然而只是这样的一击就能震退张仪,对于现在整个修行者的世界而言,张仪表现出来的力量,的确不算什么。
一声巨响在这院间响起。
所有血红色冥火飞蛾定在空中,只在原地燃烧,就像是一条条诡异的悬浮烛火。
他就是想告诉这些旁观者,哪怕不是特别的奇遇,他也可以做得比张仪好。
在这短短数年里,和-图-书这一代天赋卓绝的年轻修行者们,都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
苏秦冷漠的看着持剑的张仪,“这一生你要么躲在薛忘虚身后,要么躲在丁宁身后,所有你的一切,都只不过是别人恩赐给你,像你这样的人,连真正的战斗都未曾经历。”
“废物就是废物。”
这些冥火燃尽了他周围天地间的所有空气,而且散发着一种剧毒的气息,这种气息甚至对真元也有着强烈的腐蚀作用,似乎除了阴神鬼物元气之外,还带着这方天地之外的星辰元气力量。
轰的一声闷响。
取而代之的是地下涌出的无数股令人心悸的黑焰。
他知道这一个小镇里,就在这个院落之外,必定有很多修行者在看着这一战。
危险的气机迎面而来,张仪毫不犹豫的出剑。
光是这持剑的气息就足够说明张仪今非昔比。
一道看上去很笨拙的剑光在他身体前方生成,然而却带起了一种强烈的符意。
他气海之中原本就已经往外鼓胀的真元被他急剧的压缩在掌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