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一百九十一章 怕

那名静立在门口的官员领命而去。
她知道丁宁自有安排。
他的身前案上放着两封信笺。
“当他最终觉得一切都无法扭转时,他会公开挑战我,毕竟公平决斗原本就是巴山剑场的精神,就是由我在大秦王朝推行。他知道如果到了那一步,我一定不会拒绝和他进行一场公平的对决。”丁宁微嘲的笑了笑,“但是在那之前,他一定会尽可能的完成他想要做的事情。他会尽可能的去灭掉燕齐,到了那时候,在他看来,只要能够在公平对决之中杀死我,那一切就都按照他想要的完成了。”
“我希望他会。”丁宁看着她说道:“这个条件其实不算苛刻。”
而来自燕帝的信笺则是求和。
……
“那他为什么不乘着这时候挑战你?”长孙浅雪蹙着眉头,“他在真元修为方面有优势。”
长孙浅雪一向不笨,只是在长陵时她觉得一切都没有修行重要,但到了这纷争最后,她却也明http://m.hetushu.com白,自己和白山水等人一样,也正渐渐变成这场大戏的看客。
然而现在,皇宫里的这名女主人将永远不再归来。
“而且我希望他拒绝。”
而当脱身事外,以一名旁观者身份来看巴山剑场和元武的这场争斗时,她便会觉得这些变得很有意思。
“他不是有什么信心,他只是还有最后一招,在他看来,哪怕他最终所有算计都失败,他只要抛出那一招,我一定会接。”丁宁平静的看着她,说道。
据她所知,沈奕是关中世家子弟,按理而言,他倒是能帮谢长胜做不少事情,然而沈奕却似乎并不在谢长胜身边。
“我要见丁宁。”郑袖没有看他的脸色,她现在的眼神有些空洞,似乎连在她面前的天空都看不到,但是她的语气却反而带着一种不容置疑地问道:“告诉丁宁,我要见他。”
元武在宫中。
只是她知道现在元武皇帝的www•hetushu.com心中自有一场暴风雨,因为此时写着丁宁要求的一封信笺应该送到了元武的手中。
“他拒绝了。”
看着这两封不同的信笺,元武的面容极为沉静。
这两封信笺之一是来自丁宁,另外一封来自燕王朝燕帝。
在此之前,他觉得这个皇宫很冷酷。
“你觉得元武会答应你的条件么?”
……
申玄看着来自长陵皇宫里的回复,对着郑袖说道。
在胶东郡,长孙浅雪看着丁宁问道。
他平日里极少处理政事,即便是在两相都相继死去之后,绝大多数政事都依旧由各司权臣处理,唯有一些特别紧要的事情,才会传递到他面前。
两封信笺的内容也很简单。
“徐福的剑阵。”申玄回答的很简单。
当这名官员离开这间静室数十丈之外时,他的身体才开始微微的颤抖,背上的汗水不断的涌出。
接着他再将来自燕帝的求和信丢进火盆,说道:“要求和,先杀燕太子和m.hetushu•com主帅以表诚意。杀燕太子,我秦军退军百里,杀主帅,我秦军退出燕境。”
目光尽处,长陵的天空一片晴明,无风无雨。
他和郑袖就在长陵外渭河之上的一条船上。
他身着便服,依旧在自己平日修炼的静室里。
那这名白羊洞的小师弟到底去了哪里?
“只是要了一个这样的条件?”郑袖笑了起来,她的笑容很古怪,充满了说不清的味道。
然而这种笑容,申玄在很多囚徒的脸上都见到过。
听到申玄这样的声音,他轻声的叹息了一声。
长孙浅雪微微一怔,“什么?”
“童女童女剑阵会很麻烦,威力倒是再其次,关键这些是真正的幼童。”丁宁缓声道:“即便是在战阵之上,杀死这些人总会引来非议。我不怕非议,但是最终的结果会拖慢战争的进程,会让更多的人因此而亡。”
……
此时船头有一名也是身穿寻常粗布衣衫的男子静静而立,他是陈监首。
她抬头望和_图_书向长陵。
“那元武不会想不到这点,所以他一定不会答应你的条件。”长孙浅雪笑了笑,然后迅速认真起来,“只是我想不明白,他为什么直到此时还有信心?”
郑袖的眼神都很黯淡。
……
她心安而自得,不再去想苏秦的落幕,她只是好奇,白羊洞的师兄弟在丁宁的心中自然占有极大的地位,然而除了张仪之外,白羊洞还有一名小师弟沈奕。
他微微挑了挑眉,不客气的回应道:“要求的太多,元武更不可能答应。”
郑袖道:“童男童女剑阵?”
若秦军不再继续进击燕境,燕帝将割地求和。
但是听到申玄的这句话,她的眼瞳深处却燃起了一缕幽火,她幽幽地问道:“丁宁提了什么条件?”
丁宁只是提起一个条件,若是将徐福的童男童女剑阵交给丁宁,他便可以将郑袖交还到元武手中。
“即便如此,他还是没有绝对的信心,所以他会设法让自己变得更强。”丁宁看着她,认真www.hetushu.com地说道,“他一直有些怕我,当年我的很多朋友,包括我们巴山剑场很多人,都和我比过剑,平时和我都有过多次较技,但是他一次都没有。”
白山水淡淡一笑。
“但是我觉得他不会。”长孙浅雪摇了摇头,“从本质上而言,元武和苏秦其实没有什么区别,只要能够达成他想要的目的,任何人都可以牺牲。”
尤其是现在,当她听到丁宁的这些话。
他觉得这冷酷来自于皇宫的那名女主人无所不在般的注视。
申玄点了点头。
长孙浅雪淡淡的说出了内心最真实的感受,“这样整个天下就会都知道他不在意郑袖,作为一名女子,郑袖连最后的面子都不再有。他们本来就是这样一对狗男女,我希望她更加痛苦一些。”
他先慢慢的将来自丁宁的信笺丢进了一侧的火盆里,然后对着静立在门口等待他答复的一名官员异常简单的说了四个字:“寡人拒绝。”
然而失去这名女主人的皇宫,却似乎变得更冷更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