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一百九十三章 昏庸

“你们以为喘过这口气,秦王朝就会精疲力竭,接着元武和巴山剑场大斗,说不定就可以让你们坐观渔人之利了么?”姬丹也厉声笑了起来,“你们这些愚不可及的蠢货,你们这么做,只会让丁宁和张仪对你们更加失望,他们再不会插手燕之事,他们会顺其自然的看着元武将燕灭掉。”
当胶东郡一片平和,连胶东郡一些原本隶属于郑氏门阀的小门阀都开始习惯巴山剑场和楚人军队统治之时,燕境之内,燕军和燕人却正迎来王朝最黑暗的时分。
一名连面孔都覆盖在铠甲面具下的将领沉冷的行了一礼,声音微冷道:“您不该独自离军到这里。”
然而看着他们的目光,姬丹就知道他们的心意不会更改。
这名将领身形微僵,一时没有回应。
而这位将领,在燕上都时,曾经和他是同窗,曾经和他在同一位老师的门下学习。
“半世好皇帝,却是英名尽毁!”
这名将领也和*图*书控制了自己的心情,缓慢地说道,“就是太子殿下您。”
“我且自尽,将我头颅挂在上都城楼,让我看我燕王朝是如何灭亡的。”
这名将领的胸膛剧烈的起伏起来。
这名将领沉默片刻,点了点头,道:“是。”
“而且最为关键的不在这点。”姬丹在这名将领忍不住出声之前,便已经接着厉声说道:“一个王朝的根本不在于有多少的财富,有多少的修行者和多少的军队,而在于有没有自己的骨气。为了求和,连我都杀掉,那这个王朝,便是尽失所有,失去了自己的精神,便是连翻身都不可能。”
“代价呢?”姬丹也平静下来,看着这名他很熟悉,但是现在在他面前却连面具都不愿意除去的将领。
他虽死而双目圆睁,怒目而视。
“太子殿下。”
他看着这座主人似乎只是短暂外出,但实则主人已经永远不会回来的院落,眼瞳里充满了悲伤http://m.hetushu.com
姬丹惨淡的笑了笑,道:“是担心我的安危,还是担心我逃走?”
马蹄声最终围绕着这个院落停下。
这里出发的援军全部死在了苦水渡。
“只是作为我朝之大将,现在回过来看,你有没有觉得我的反对有道理?”顿了顿之后,姬丹深吸了一口气,恳求般看着这名将领,“你再想想,现在我燕王朝之处境,到底是杀死我向元武求和有用一些,还是不如直接恳求巴山剑场之援有用?留着我,让我去见张仪,去见丁宁,不管我燕王朝最终会死多少人,但结局不会像韩赵魏那样惨淡。”
“看你都怕成什么样子了。”
和之前燕齐联军的总数相比,三十万燕军的折损似乎并不算惊人。
“住口!”这名将领厉声道:“君臣有别,你的想法只是你一厢情愿,在别人看来,我们燕王朝现在最需要的是一口气的时间。”
齐王朝的军队在http://m•hetushu.com撤退的途中并没有遇到秦军强有力的阻击。
“愚不可及。”
然而此时的杯土城却几无人声,便是连犬吠都没有,偶尔有一些乌鸦的叫声,令人心悸难安。
就是那场战役,将燕军和齐军彻底的割裂开来,而亲率那支秦军的将领就是此时秦军的大统帅白启。
他身侧的数名将领的胸膛也是如此,即便在坚厚的铠甲下都显得那么明显。
燕太子姬丹的身影出现在一座院落前。
杯土城的所有军士,包括那些囚徒和苦役,早在十余天前出发,接应燕溃败大部。
事实上燕人也心知肚明,若是双方角色互换,燕人的想法也必定是和齐人一样,尽可能的少丢几座城,尽可能的保存自己的军队。
只是这些人一个都没有能够回来。
杯土城是燕境边城要塞之一,以往这里驻守着五万燕军,以及数万被发配至此的囚徒以及苦役。
“我是先前和张仪走得最近的人,也是在这场战争http://www.hetushu.com开始之前,最竭力反对不顾巴山剑场的意思而出军攻秦的人,在元武看来,若是燕境之内有变故,若是我取代了父皇,那燕之力量便会投向巴山剑场。”姬丹苦笑着看着这名将领,说道:“所以他一定会想我死。”
最为关键的是,一支秦军已经悄然的将齐军和燕军分割开来。
死寂的街巷之中有更多急促的脚步声和马蹄声响起。
他的笑容不仅充满着苦意,还有一种难以言明的惨烈:“所以泛将军也已经死了,否则有他在,不会让你们来杀我,父皇真是一个真正的昏君。”
整个杯土城落着一层薄薄的浮土,很多院落只是虚掩着门,甚至有些院落连晾着的衣衫都没有来得及收。
在连连的悲声里,姬丹的手中有剑光飞起,他的头颅脱离了他的身体,随着鲜血往上跃起。
“可悲啊!”
在秦燕边境的百里之内,燕军一共丢下了超过三十万具将士的尸体。
令燕人欲哭无泪的是,自始至终,http://m.hetushu•com秦军都将绝对主力用在了追杀燕军之上。
“我只是到这里凭吊下故人。”
数名身上的铠甲缝隙里满是尘埃的将领下了马,沉默的走进这个院落。
姬丹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呼出,摇了摇头,情绪极为复杂地说道:“父皇终究还是向元武求和了?”
这几名将领垂头,不敢看他的眼睛,只是用布一卷,将他的头颅包住。
而此时齐军的目的也很明显——齐军的援军都团聚在齐军边境的几个边城,严阵以待但却是根本没有出击的欲望。
姬丹笑了起来。
然而从关中溃败至今,昔日燕齐联军之中的燕军在抛下这三十余万具同僚的尸身之后,总共也只余了四十万不到。
这名将领沉默了许久,摇了摇头,道:“但尊皇命,这些不是我考虑的事情。”
这是杯土城某位将领的家舍。
“昏庸啊!”
秦军的力量也并非无限,当秦军在燕境施虐,消耗完所有的力气之后,便不可能再进袭齐境,从而大齐王朝就有喘息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