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一百九十四章 虎毒

青衫少女依旧满脸看不起他的神气,异常简单地说道:“净琉璃。”
只是这一刹那,一点艳红从燕帝的双眉之间透出时,燕帝便已经死去。
“真是个蠢物,难道你以为所有人都和你一样吗?”她看着这名已经完全失去了光彩的帝王,淡淡的说了这一句。
她悄然收剑,对着净琉璃微微躬身行了一礼,杀死一名帝王,对她而言就和杀死一名寻常的修行者没有什么区别。
她的眼神尽是浓浓的嘲讽。
净琉璃皱了皱眉头:“你早已经被元武吓破了胆子,所以你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真正有些用的修行者,都被你派去看着你觉得有可能会因为你这次的命令而造反的那些将领,你这行宫里,也只剩下一些和你一样的废物而已。”
“你到底是有多怕死?”
然而对于她和李思而言,杀这样的一个人,却比杀死百万人还要重要。
姬丹临死前的愿望不可能实现,他的头颅将会被送往长陵,和-图-书献到元武的面前。
冬城。
她对这名已经完全丧失心智的帝王失去了耐心,十分厌烦。
这场战争对于大燕王朝而言,太过需要时间缓冲。
他也是强大的修行者,然而他早就已经毫无战意,只求逃生。
当燕帝有所警觉时,他自己都已经收势不住,撞在了这道剑光上。
杀死姬丹求和的命令的确是燕帝所下,然而下达皇命时开始,这名昔日强大的帝王的心境已经被自己的这道命令所摧毁,他日夜处于煎熬,直到正式接到姬丹的死讯,他的情绪终于彻底失控。
此时的燕帝神志的确有些问题,他并非是第一时间问净琉璃为什么要杀,或者寻求应对之策,而是下意识地问道:“我已经答应元武的条件,你们秦人不应该守诺退兵吗,你怎么可以来杀我?”
他现在满心想着的是,不管如何,总是比被元武直接灭掉的好。
“我知道错了,我都已经付出最心爱www.hetushu.com的儿子的代价了,今后巴山剑场你们要什么,我们燕王朝也会尽量给予。”此时即便是在痛哭之中,他的脑海之中还在响起这样的声音。
一个充满嘲讽的声音,在这个原本应该除了他之外别无他人的殿宇里响起。
他看着这平静而又理直气壮的少女,无法理解这对她而言又有什么好处。
这样的回答哪里像是一名久坐皇位的帝王说出的话语,分明就像是一名初出茅庐受了惊吓的修行地学生所说的话语。
一道胭脂红色的剑光,如悄无声息出洞的毒蛇一样,出现在燕帝的身后。
在痛哭声里,这名帝王希望姬丹在天之灵能够原谅他。
所以说完这句话之后,她已经一个字都不想再说。
李思座下最强的刺客牧红烟在剑光之后出现。
他这样茫然的神情只是让净琉璃嘴角的嘲讽意味更浓。
净琉璃忍不住冷笑了起来:“要不你再哭一场?元武什么时候信守过诺言m.hetushu.com,鹿山会盟他也和你们签订盟约,但是距离他接下来伐楚过了多久?更何况就算他真的退军,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接他的命令来杀你。”
在他所有的儿臣里,姬丹本来便是他最疼爱的那一个。
这些天里,当郑袖落入巴山剑场之手的消息传来,他其实已经认为巴山剑场会最终赢得和元武的这场战争。
她没有真正的出剑。
燕帝终于回过神来,厉喝出声。
燕帝有些无言。
一道孤傲高绝的剑意随着她的一抬眉从她身上喷薄而出。
在一座仓促而就的行宫里,拆开这封密笺的燕帝在空旷的大殿里哭出了声来。
燕帝的身体微微的颤抖起来,他难以置信的看到,有一名身穿青衫的少女就在屋檐上的某处阴影里飘落下来,一脸讥讽的看着他。
哪怕这段时间需要付出令人痛苦和羞辱的代价,哪怕大燕王朝显示臣服,或许当巴山剑场和元武的战争开始,结果便会很不一样。
和*图*书琉璃只是微微的眯了眯眼睛。
这时燕帝才真正醒觉即将发生的事情,颤声道:“你如何进来的,即便你能杀我,你能走得掉吗?”
“虎毒尚且不食子,你这连猫哭耗子假慈悲都不算。”
“杀我?”
“我来杀你。”净琉璃却似乎嫌太过麻烦,直接看着他说道。
“和巴山剑场无关。”净琉璃摇了摇头,“我要杀你只是因为我想杀你,而且杀了你之后,燕王朝应该会乱得更快一些。”
这道剑光阴险到了极点,同时也稳定到了极点,从燕帝的后脑刺入,双眉之间刺出。
这名少女鄙夷的看着他,说话的神情似乎不是在燕帝的行宫里,而是在外面的大路上,肆无忌惮:“你的军队还在边境和秦军纠缠,你自己就已经逃到燕境的这另一头来,若是秦军继续前进,你岂不是要逃到你们燕境之外,委身于那些蛮夷部落?早知如此,你为何不早和这些蛮夷部落和亲,你不如直接娶个蛮夷女子做皇后?”
和图书你到底是吓破了胆子,还是本身就如此白痴?”
“那个岷山剑宗的天才?”燕帝愣了愣,他的脑海依旧有些昏沉。虽然无论是早就有着岷山剑宗第一天才之名,还是杀死李思这件事,都让这个名字并不陌生,但是这样一名长陵修行者对于他而言却是十分遥远,尤其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他的面前,显得太不真实。
这封密笺记载着姬丹临死前的所有话语。
很显然秦军已经不顾齐王朝,而是要全力先灭燕。
哭声戛然而止。
一纸密笺从秦境交战的边境,传到了这里。
只是在无比煎熬中度日的他并没有想过,自己和燕王朝能否获得巴山剑场的谅解。
“你是什么人?”
一个人自己的想法,也叫一厢情愿。
“难道是巴山剑场?”燕帝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没有一丝血色。
燕帝心悸不已,他下意识的一声低呼,整个人往后以惊人的速度退去。
燕境距离秦境最远的边城之一。
然而这只是他自己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