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一百九十八章 天下共待这一战

他的破境对于东胡老僧而言也是难得的机缘和无法想象的意外之喜。
谁也不会想到,尤其是秦人更不会想到,最让他们忌惮的赵剑炉大逆赵四,在此时想着的,竟然是自己面前的一亩三分地。
许多叱咤风云的人,都在做着很寻常的事情。
一根干净的纯金丝带直直的垂落,绕过她白皙的手腕,末梢在清澈见底的湖水里随着她的手腕摆动而晃荡,点起一个个涟漪。
厉西星并非是药师,但是得了东胡老僧的传承,他却比青曜吟更能清晰的感知到东胡老僧体内的气息变化。
酒壶亦是老葫芦,磨得酱紫发亮。
海风和煦,气候宜人。
地方太佳便使人慵懒。
或许也只有像他那种帝王,拥有得越多,便失去得越多,到了真正惶惶不可终日之时,便会比一般人更加慌乱,失去理智。
“谁想到郑袖还有这一出,懊恼也好,悔过也好,自己出怨气也好,她要和元武一战,自然都是喜闻乐见。”白山水有些微醉,她抬起头来,放下酒壶,揉和图书了揉微烫的脸颊,道:“我们去一趟燕冬城吧?”
不过似乎捕猎些肉类,去就近的集市上换些黍米菜蔬,也不是不可。
最为可贵的是这个村落不习武,不修行,出的都是读书人,在外都是文吏,民风也是儒雅。
一名青年提着一罐温热的药汤行走在山道上。
但在真正决定这个世间走向的修行者世界,大戏却似乎反而到了即将落幕之时。
这样寻常的日子也已经过了许多天。
这也是在胶东郡海边的一座名山上。
“好厉害的回光返照。”东胡老僧称奇。
这名青年是厉西星。
这里有几个古村落,一直都没有经历过什么战乱,所以屋宅虽有旧气,但休憩得都很完整。
谁也没有想得明白昔日很明事理的燕帝竟然会下令将燕太子姬丹斩首求和。
“那倒不是闲不住,郑袖要和元武一战,我便想送件东西给郑袖。燕王朝有一件金蝉凤衣,是这个一世英名尽毁的燕帝的爷爷为了讨好某位妃子所制的厉害符器,我和图书当时入长陵之前便想窃出来自己防身用,只可惜当时修为不够,也不敢犯险。现在燕帝已被刺杀,冬城虽然立了伪王,早就是一群等死的货色,要去拿出来便不难。”白山水罕见孩子气的一笑,但随着一抬眉,却是很自然一种巨枭的气魄:“天下人都想看这一战,恐怕不只我有这种想法。”
白山水一只手提着酒壶伸在窗外,腮帮靠在窗沿。
“是郑袖,青曜吟前辈应该对她用药了。”厉西星瞬间想到了这是什么气息,想着自己这两日的确忘记了将郑袖的事情告诉他,于是细细的说了一遍。
在东胡老僧开始喝药时,他又全身贯注的感知了一下东胡老僧身体里的变化。
这曾是魏王朝的领地,现在属于秦境。
这是一种死灰复燃而又无比旺盛燃烧的生命力量。
“天下人应该都很想看这一战。”他也说出了一句和白山水相同的话,然后看着厉西星道:“既然连这虎狼药都用了,我也想再送她一门刺激肉身潜力的运气法。”
和*图*书亡齿寒,齐王朝此时也已经内乱不堪,再加上秦人的暗中挑动,境内也是流寇四起,齐王朝有限的军队也是疲于奔命。
这几个村落里有昔日魏王朝大官之后,自然知道白山水,出力帮她在村落中购了一处临湖院落,尽心休憩,分外的雅致,连架在湖水上木栈道和露台边放置的山石和种的湖草都是匠心独运,令人看得舒心。
“这才闲了几天,这屋子里人气还不够,烟火味都没出来,就已经闲不住了?”李云睿一愣,顿时看着她忍不住取笑起来,“现在秦军已经长驱直入,燕王朝已灭,已经够乱,你还嫌不够乱,要去插一脚?”
她选择的落脚点在小沐山的蓉湖畔。
姬丹死讯传出时,燕军本就已经乱了阵脚,再加上燕帝弃都逃到边境冬城,企图得到境外蛮夷部落的继续支持,或者继续往境外逃遁,然而却被净琉璃直接刺杀。
今日里两人还未来得及说话,但就在此时,一股强大的生命气息就在不远处的山上迸发,让两人同时震惊和图书
赵四看着自生自灭的菜地一筹莫展,这种菜原来和初始学剑时一样困难,看来按照自己喜欢的口味,清淡多吃素是不成了,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要想自给自足,还必须和很多退隐山林的修士一样,靠捕猎肉食为主。
秦军长驱直入,只要在万数以上的秦军,在燕境之中现在已经是想怎么行军就怎么行军,根本已经遇不到可以阻挡的燕军。
……
就如一张版图的缓缓燃烧,燕王朝已经不复存在,只是在死亡的过程中而已。
东胡老僧知道他会错了意思,顿时纵声长笑起来。
他走进一间石屋,屋子里是原本已经住惯了寒冷石窟的东胡老僧。
此时的天下,应是比当年秦王朝和韩赵魏三朝征战时更乱的时候。
厉西星顿时极为担心,看着他摇了摇头,“您不要想着用这药,您的伤势很有复原的可能,而且对付元武,用不到您这样去拼命。”
秦人也更加不会想到,从学剑时开始就居无定所的大逆白山水,竟然也会安定下来。
这些时日,厉www.hetushu•com西星已经开始尝试用本命元气配合药力帮助东胡老僧调养,而东胡老僧的伤势也的确恢复得比想象中的更快一些,或者说,更有希望能够恢复。
她料想今后有可能会长住的地方经过了精心挑选。
如此慵懒自得的时光已经过了好些日,直至今日接到来自胶东郡的一些消息。
毕竟是经历过魏云水宫辉煌时的做派,白山水没有和赵四一般随性。
澹台观剑喝了菜羹,再次致谢后,带着她的本命剑离开。
到处皆是战乱。
她身后的屋里,李云睿正在无所事事的碾磨着香粉,正在手工制燃的盘香。
东胡老僧看着他的目光全是赞赏。
村头巷尾,山坡上,湖岸边,那些自然长着的杏树和野樱树都很老,别有味道。
此时的燕王朝虽然推举了新王,但是已经根本无力回天。
自从她来之后,湖里有一些平时见不到的白鲤感受到它们喜欢的气息,时常出现在她这窗外,成群嬉戏,有时会像娇憨的孩童一样,轻啄着她伸入湖水的手指,啄得她发痒,逗得她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