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两百零四章 生死局

这些官员们面色极为凝重,眼瞳深处透露着深深的不安。
元武没有回头,他只是举起了手,握拳往后摆了摆。
那是一条孤零零的船,看似普通,也不能让人一眼觉得和胶东郡有着确切的联系。
谁会知道将来会如何?
忽然在渭河岸边高处,尤其是许多攀在树上眺望的人们齐齐发出了一声惊呼。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元武。
两人不知道这是郑袖说给自己听,还是和他们对话,一时也不知道该不该回应。
郑袖坐在这船舱内,感觉熟悉而又陌生。
但同时心中震动,知道郑袖也是这世上最了解元武的人。
渭河两岸都是各色杂树,树叶或红或黄或绿,不像胶东郡都是一色的浓翠深绿。
船到了。
两人只是要将赵四的剑带给郑袖,同时想跟着这船,亲眼旁观这一战。
远处的河面上,出现了一点黑影。
然而元武皇帝到此时未出现,皇城里也没有任何消息传来,那到底是要阻止这船入http://m.hetushu.com港,还是什么都不做,就这样等着?
自清晨始,渭河内港已经聚集了无数身穿玄衣的大秦官员和军士。
现在就快轮到她自己了。
一叶扁舟从一条小河里划来,接近她所在的这条船。
一道依旧只是身穿寻常粗布衣衫,然而却散发着难言威势的身影,就此出现在所有朝官之前。
这条船当年的确花费了胶东郡大量的金钱和气力,所以一直完好的保存着。
澹台观剑和赵一都有些愕然。
先前这座城的女主人和猜测中的一样,正在归来。
先前只是猜测,但是当渭河上线报传来,当澹台观剑和赵剑炉那名宗师公然现身,登上那条从胶东郡前来的船时,一切都被印证。
澹台观剑和赵一的身影从那条小船上掠起,落到这条船的船头。
毫无征兆,也没有人察觉他是何种方式出现。
她的这些话很简单,但是包含着说不出的复杂情绪。
当大量的和*图*书马车到来,便已无法再隐瞒,长陵几成空巷之时,问询赶来的人群充斥道间。
元武皇帝会不会来。
赵一和澹台观剑让开到了船尾。
但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发声,兴许是当年凑巧也见过这条船的人,但有声音响起时,却是所有看见这条船的人都发出了声音,而且无论是发声的人,还是听到这潮水般惊呼声还未见船的人群,在心中几乎就认定这条船便是载着郑袖前来的那条船。
这明明是一场生死局。
她和第一次来长陵时一样来。
现在唯一不能确定的,是他们忠诚的圣上的应对。
他就这样静静而立。
他们的心中更加不安。
一阵耀眼的华光闪到了所有人的眼睛。
不见喜怒。
无论是澹台观剑还是赵一,和郑袖都不算熟。
这句话的确是对他们两人说的,郑袖又补充了一句:“不是他想要和我有什么了断,而是我知道他太多东西,他很清楚他不来,我一定会当着这些人的面将和图书他做过的所有事情抖出来。这些年,我替他背了太多的黑锅,他要想让我把这些黑锅继续背着,他就一定要来。”
军情消息自然受严格控制,不可能很快流传到街巷之中,然而偏偏有嗅觉比较敏锐的感觉到了异样的气息,港口外的人群竟然越聚越多。
木板的撞击声和水声,打破了沉寂。
谁会知道将来自己会变成什么样的人?
各种材料之所以昂贵,便是因为岁月不可染,即便是隔了近二十年,都是历久如新。
靠岸抛锚。
清朗的天空下,被一些人恰巧猜对了行踪的郑袖乘坐着当年的那条船不紧不慢的朝着当年的那个港口行进。
港口内外彻底安静了下来。
这声音澹台观剑和赵一也听得清清楚楚。
所有人都觉得江山尽在他脚下。
要不了多时,这船就将入港靠岸。
但是当年的很多人已经死了。
而且澹台观剑觉得以此时郑袖的心情,或许也应该不想和他们有任何交谈。
郑袖未出船舱,但http://m.hetushu.com在船舱里的她却是微微抬起了头,沐浴着落入船舱的阳光,道:“当年我到长陵时,没有谁在等我,我也不知道迎接我的是幸运还是灾祸,当时的长陵,对于我而言是一个巨大的谜,然而现在,至少有人在等着我。”
澹台观剑的眉头跳了跳。
她看着渭河两岸那些红黄绿缤纷的色彩,想到自己第一次乘坐着这船到来时的新鲜感,有种淡淡的悲哀。
他背对着所有的大秦官员,面向渭河,面向这条船负手而立。
元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澹台观剑回礼道:“无需谢。”
没有散发出任何强大的元气力量。
澹台观剑无法回应,只能歉然和讪讪的笑笑。
然而就在他将剑交于船舱外的侍女时,船舱内的郑袖却是忽然开口出声,“谢谢。”
“他一定会来的,而且一定会来和我一战。”
他没有下达任何的命令,但是所有人都很自然的不敢出大气,一片死寂。
所有的大秦朝官和军士齐刷刷往后退了五和图书十步。
这个港口之外的看客们自然不是军队,但在此时,竟也是不自觉的随之后退,竟无一人因为挤压而摔倒。
港口里骤然响起了一片如海啸般的吸气声。
船只的轮廓在所有人的眼瞳里变得越来越清晰。
然而不知为何,元武的身影却有着一种奇异的感染力。
船头前方空无一人,船舱门就像是被风自然的推开。
在船舱里,郑袖已经从窗口看到了密密麻麻的人群,看到了那些谨慎站立却不安的大秦官员和军士,她冷漠的笑了笑,说道。
元武的眼睛微微眯起,眼角悄然浮现几条细微的皱纹。
接着便是一片地动山摇的呼喊圣上的声音。
元武皇帝来了之后,真的会和郑袖进行一场公平的决斗么?
港口中的官员心中更是清晰这就是那条船。
这里死寂的气氛慢慢变得静谧,就像是初夏的午后,微风在轻送,街巷中的很多人在午睡,而有些人在无聊的发呆。
这是他们想知道,但却不敢去议论的。
他觉得有些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