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两百零九章 不归路

他的身体因为痛楚和心情的剧烈激荡,不断的发抖起来。
这个答案,和现在燃烧在他体内的那些星辰元气一样,对于他而言,如万蚁噬心。
她将自己所有的情绪,自己的这一生都用在了这一剑里,她莫名的愉悦。
元武一直是一个很矛盾的人。
到了这最后,她已经不再去想。
金色的凤衣出现了数道裂纹,没有彻底消失,缓缓落向下方的河面。
他发出了一声更为剧烈的痛呼。
“啊!”
郑袖没有去看他凄厉的笑容。
此时的郑袖和她一贯给于任何人的冷漠截然不同,异常的热烈。
在当时的他看来,世上已经无可以和他比肩者。
万念皆空。
她的身体已经空了。
距离她和元武并不遥远的赵剑庐赵一,此时耸然动容。
她的意识开始消失。
巨大的洪炉落来,让他的眼前一片赤红。
但现实到底如何呢?
比如在鹿山会盟一剑平山之后,他开始自称寡人。
他无法评判www.hetushu.com郑袖的一生,但至少最后的这一战,这一剑,让他产生了足够的敬意。
但是与此同时,喀的一声脆响从他右肩响起。
他挥剑横斩,挡向郑袖的这一剑。
在巴山剑场那些人叱咤风云时,他根本就没有展露多少他的修为。
但即便是他,也施展不出此时郑袖这样的剑意。
舍我,忘我,一往无归。
或者他在任何方面,在郑袖的心中,其实还根本比不上王惊梦。
他的右肩骨骼也全部碎裂,一些断裂的骨茬甚至刺穿了他的血肉,钻了出来。
他持剑的腕骨竟然无法承受双方剑意的冲撞,直接震断。
炽烈的真火在他的身前如浪分开,汹涌如墙的从他的头顶和脚底掠过。
但是他也难以看清郑袖的面容。
元武这一生,从未有如此痛苦,也从未有如此狼狈。
周围灼热的火气让她最后觉得温暖。
赤红色小剑在空气里悬停了一刹。
到这些年下来http://www•hetushu.com的最后厌憎,在他看来只是因为郑袖的野心始终得不到满足,始终在膨胀,而他越来越让郑袖失望而已。
他又有很多骄傲的时刻。
他前所未有的愤怒,根本无法控制体内的力量狂涌。
有些事情不问,有些话不说,便永远都没有答案。
所有人的感觉都很陌生。
当!
对于她自己的这一生,她没有答案。
而在他所有过往里,即便他不说,但很多人私下都可以揣摩得出,他最自傲的事情,自然是杀死王惊梦,以及撬了王惊梦的墙角,得到了王惊梦的女人郑袖。
不管郑袖和他最终如何勾心斗角,甚至到了这最后非得分个你死我活,但至少在他初始登基那些年,他都会觉得郑袖选择他自然有除了互相利用之外的感情因素。
元武凄厉的笑着,他狠狠的看着郑袖。
郑袖此时的剑意,和赵剑炉的剑意合到了极致,淋漓尽致至完美。
不知是热出的汗hetushu.com,还是痛楚产生的冷汗。
比如灭巴山剑场,让当时最强盛的宗门迅速的消失,以强有力的手段压制军队,顺利登基。
郑袖的身体在倒飞。
但他无疑又极度渴望成功,渴望建功立业,成为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圣君。
她感觉自己就像是在胶东郡的春日暖阳中闭眼,在开满金黄色花朵的山坡上坠落,在热烈的芬芳中沉沉睡去。
他的发丝都被汗水浸湿,凌乱的发一缕缕的粘结在一起,贴在他的额头和脸颊。
他身前的天地都似乎被这一剑彻底的点燃。
因为空,所以轻松。
那些人许多被人津津乐道的比剑,许多令人热血沸腾,令许多年轻修行者向往的故事里,很少有他,或者只有他淡淡的影子。
她无比专注,就如同将这一生都放在了这一剑里。
所以当年的很多故事书,很多修行者世界里的典籍,在他登基之后被他下令付之一炬也不可惜。
郑袖连人带剑,被他无比强横的这一剑斩飞出去www.hetushu.com
所有人的目光没有去看元武,却是落在她身上,落在她手中那一柄剑上。
在元武的痛苦叫声里,港口内外乃至渭河远处的河面上,一片寂静。
她的身体开始裂解,化灰,变成随着火焰而乱舞的红色火烬。
然而喀的一声脆响。
然而她的身影在所有人的视野里迅速淡去,唯有那一名赤红的小剑,依旧在喷吐着紊乱的火焰。
因为她已经看不见。
赤红色小剑朝着他飞了回来,被他收回衣袖。
她此时已经木然而没有爱恨。
他身体半边染血,右手再也握不住自己的本命剑,明黄色的剑光从他手中无力的砸落下去。
他剧痛,厉啸,体内真元如数股绳索强行束住他的手腕,令他整条手臂都和手中本命剑如结为一体,剑势不止。
他一直很低调,或者说很隐忍,很平淡。
然而他的面容却是苍白得毫无血色。
或许他从一开始,就根本没有得到郑袖任何真实的情义,或者这些年郑袖一直都在后悔和懊恼和图书之中,所以才对他越来越厌憎,对现实越来越失望。
是一开始郑袖就觉得他也只是完成她野心的一个工具。
他身外的空气里一片火红。
赵剑炉的剑意本来就是亡命剑。
她本身便是依靠毒药和秘法回光返照,此时体内所有的力量奔涌而出,她便已经真正到了油尽灯枯的境地,她的双目失去了神采,双瞳里连水分都被自己剑身上散发的灼热气息蒸干。
他右肩剧痛,痛彻心扉。
在已经残破的船上,赵一对着郑袖消失地方鞠躬行了一礼。
她这一生都未有此时如此轻松过……如果快意过。
这叫声就像是野兽的厉啸,包含着无数的情绪,最多的是不可置信。
那些如无法化解的剧毒毒素般穿行在他体内的星辰元气让他的反应都变缓了一些。
她踏出了她这一生的最后一步。
这一剑就像是一条不归路。
但是她的嘴角荡漾起微笑。
但在此时的元武看来,那些从一开始诞生就沐浴在星光下的灵莲,就可以是问题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