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两百一十三章 宫深

但是谁也不知道元武的命令什么时候会来。
他用一种很冷漠而威严的目光,看着走进门来的赵高。
相比伤势而言,所有这些医师心中更为恐惧的是元武的心情。
寝宫深处的声音再次响起。
长陵皇宫里所有的医师早已在等候着,包括一些治伤的药物都已经备足。
“参见圣上。”
元武微微低头,似乎在考虑什么复杂的问题。
元武看着他,“两种皆说。”
阿房宫里的很多建筑物都散发着一种新鲜的气息,但是随着引路的宫人在其中行走,他却注意到这一片巨大的殿宇区域内,似乎连任何虫豸都没有。
元武的身体不再坐得笔直,而是靠在身后的椅背上,“修行者便是这个世界里最大的毒瘤,最不应该存在的东西。”
寝宫里的元武没有卧着,他坐在床榻前的龙椅上,坐得很直。
是丁宁想要和他见面谈一谈吗?
赵高垂首,“我只是一名医师,不知道圣上这句话所指。www.hetushu.com
元武深深蹙起了眉头,沉默了片刻,道:“不堕境界而不能进境,等同于废物。”
因为他的复仇已然完成,对于他而言,接下来活着的每一天,都是他多得的余生。
然而当命令真正传来,统御着这些医师的赵高却是极为平静。
只是他不相信昔日的王惊梦,今日的丁宁会变得用这些人的生死来要挟他。
“备车马,赶往关中。”
在距离元武寝宫大门还足有百步时,一声森重威严的声音已经从内里响起。
元武没有出声,只是缓缓的颔首。
数息之后,他抬起头,道:“你不是修行者。”
“你不觉得,这是个很畸形的世界?”元武的声音再次响起,冷酷而带着一丝暴戾的声音,回荡在这个死寂的寝宫里。
如果他不答应巴山剑场的条件,巴山剑场就会无情的杀死这些童男童女么?
“畸形的世界来自于修行者。”
他登上了马车,和_图_书闭紧了车窗,很安然的闭上眼睛,甚至小睡了片刻,直到车夫轻敲了车门,提醒他已经进入阿房宫。
“有一种我窃以为圣上不会用。”赵高说道。
他仔细观察了元武的气色很久,甚至用手指搭脉,却并未在元武半边身体的伤口上多花时间,然后再次行礼,轻声道:“对于寻常人而言,犹如败血,对于修行者而言,则是真元异变。”
“你也知道寡人非常人。”元武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的笑声里有一种以往没有的残忍冷酷的味道:“只要略有意外,寡人一定会先杀了你。”
“来时路上已想定主意。”赵高点了点头,“但圣上境界非同一般修行者,只能说有些把握,却不能说万分确定。”
光是这样的一行字,他根本无从得到答案。
他不明白元武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元武的眼中这才闪现出异样的光焰,“两种?”
他对着门外的几名侍者下令。
当这些在海外时就和图书一直追随着他的侍者开始迅速的安排马车时,长陵皇宫里也开始一片慌乱。
“要先看过病情方可用药,先带药无用。”赵高也随之行礼,说道。
元武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呼出,“很好。”
就算是从小养大的猫狗,都会产生一些感情,更何况是人。
在前方带路的两名官员下意识的躬身行礼,连呼吸都甚至停顿。
“我还是不明白圣上的意思。”赵高依旧垂着头,道:“圣上您也是修行者。”
赵高道:“有两种治法。”
但是对方却连什么要求都没有提。
骊山的阿房宫距离长陵并不遥远,而且和长陵之间以烽火为讯,当元武的命令从此处寝宫发出,烽火台上就已经迅速的燃起烟火,配合旗号暗语将元武的命令直接传递到了长陵皇宫。
“医师解毒,都会以身试毒,更不用说帮圣上去疾。”赵高也是笑了笑,神态温和从容,道:“只要圣上敢赌,我便自然赌上我的性命。”
他在马www.hetushu.com车里用了一些清凉药油揉了揉脑门,让自己迅速清醒起来。
元武看着他的双目,缓声道:“你已有应对之药?”
不只是没有虫豸,连风都似乎是安静的——有风在流动,但是却都没有任何的风声。
如何能不在意?
他深吸了一口气,将目光从这封信笺上脱离,在抬起头来的瞬间,他的脑海之中便充满了不祥的预感。
“这倒是新鲜。”元武冷笑了起来,“寡人还没有听说过修行之中有所谓的以毒攻毒。”
这些童男童女每一名都得到了他的悉心教导,在漂泊海外的那么多年里,这便是他的一切。
“一种便是散功,既是真元出了问题,便唯有将真元彻底散尽,从头开始修行,但想要重新修行到圣上此时的境界,却不知要多少时日,所以我窃以为圣上不会用。”赵高看着元武,道:“另外一种,便是以毒攻毒。”
赵高迎着他的目光,不卑不亢道:“既是真元不能适应,便用药彻底改变和图书真元,同时改变肉身,使两者互相接纳,也不是不可行。最简单为例,若是用齐王朝的某些强大阴神鬼物手段,将肉身和真元彻底化为那种阴元之体和阴元。至少可以保证不堕境界。”
赵高如同穿过寂静的黑夜,一直站到元武的身前。
元武神容不变,甚至没有任何的回应。
那些童男童女从婴儿时便挑选出来,用最好的灵药洗髓伐骨,消耗了整个大秦王朝不知道多少的资源。
但投入到这些童女童女身上的灵药和其它修行物,却根本不能和他投入其中的心血相比。
越往这阿房宫深处,就越是有一种难言的味道,只是他现在已经不是一名修行者,所以根本无法感知出这种难言的味道来源于何处。
“进来。”
赵高道:“所以便只剩这以毒攻毒之法。”
赵高点了点头。
赵高眉梢微动,没有应声。
赵高对着元武再次行礼,然后恭谨道:“我须距离圣上更近些,否则无法观测病情。”
“你没有带药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