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两百一十四章 囚徒

潼关外的军营里有一些嘁嘁喳喳的欢笑声响起。
驾车的车夫是申玄。
元武缓缓的抬起头来,他看着赵高,就像是看着空气,“攻城掠地,守成治国,都需要修行者的武力。然而当一名修行者可以轻易的屠城,可以杀死一支强大的军队……为了针对这种修行者,军队之中就又必须蓄养修行者。修行者是这个世界最顶尖的存在,整个朝代甚至整个时代的一切都朝着他们的身上汇聚,最终他们对于整个王朝和整个天下而言却是最不安定的因素。例如那些大逆,一个人就足以制造混乱,这样畸形的世界,真的对吗?”
“只因为你不是修行者,寡人才会和你说这些话,但今日寡人和你所说的每一句话,你都可以尽数忘掉,否则你知道后果。”元武的声音已经再次响起,“你可以准备为寡人治疗之药。”
然而接下来,他却听到了一声叹息。
赵高回了一句,在车厢之中的他却m•hetushu•com是忍不住转头从车帘的缝隙之中看了一眼这新建的皇宫。
当赵高的马车离开阿房宫不久,驾车的车夫就问了车厢里的赵高一句。
赵高当然无法回答元武的这个问题。
他开始明白,丁宁是想要让自己看一些东西,或者说彻底放弃。
赵高的心里微讽的笑笑,面上却依旧没有任何的变化。
至少从元武的这些言行,竟然因为自己现在并非修行者的身份而说出这样的话语,他可以确定的是,元武现在的心境真的很混乱。
哪怕是经过精心的乔装打扮。
“巴山剑场觉得大秦王朝一统天下,消除了王朝之间的征战,便是一劳永逸,然而在寡人看来,最大的问题反而是巴山剑场,反而是像巴山剑场的这些宗门,这些太过强大的修行者,才是问题。”
不只是视线里的潼城,是整个现在的大秦王朝,都处在暮色里。
赵高心中微微一动。
一辆和图书原本在朝着关中疾驰的马车停了下来。
当徐福所在的这辆马车停下来时,正值晌午,天空里的光线明媚到了极点。
所以赵高低下了头,显得谦卑惶恐而无法作答,但实际是不想让元武看见他眼瞳中的异样神色。
“他想让你治他?”
而且内里必定布置有强悍的法阵,有奇妙的元气法则。
那些和他相熟的童男童女已经接到了这军营里,此时应该是感知到了他的到来,正在欢呼雀跃。
这些童男童女是此时大秦王朝最重要的力量之一,却只受他一人统辖,也只接受他的军令。
元武也并未在意他的反应,只是接着说了下去,“谁都无法保证每个人的想法,即便是在神话传说里,也有强大的存在会因为一时的兴起而一念灭世。所以寡人比他们看得远,想的远,他们想的是一统天下,寡人想的却是消除所有的修行地,让所有的修行者消失。所以寡人灭巴山剑场灭这http://m.hetushu.com些人,难道有错吗?”
元武所说的这些话在他看来很乱,而且很显然元武并非是要和他探讨什么,而只是需要他作为一个纯粹的听众。
然而在夜策冷、陈监首和申玄自己相继离开后的长陵,这一切却似乎变得如此轻松。
“在修行者的力量未有现在强盛时,任何朝代都依德而治,但当修行者的力量强大到一定程度,当讲仁者无敌的王朝被修行者轻易灭掉而成为史书上的笑话时,德行也就成了笑话。”
然而不知为何,徐福视线里的潼城,却是一片晦暗。
一声长长的叹息在这死寂的殿宇里响起,就如同海浪冲刷过细沙海滩的声音。
“你想用什么药?”申玄问道。
那声音他很熟悉。
徐福沉默了片刻,他在车厢之中起身,走出马车,缓缓说道,“我是看着还是出手,取决于他想怎么做。”
马车的主人是徐福。
这是天下最快的剑师,岷山剑宗的澹台观剑http://m.hetushu.com
但在此时看来,也只不过是一间精致的牢房。
这对于赵高而言,便是喜事,便是机会。
“很好。”
澹台观剑对他颔首为礼,然后道:“您最好只是看着。”
然而他才到潼城,还没有真正意义的进入关中,就已经接到消息,即将和他座下的那些童男童女会面。
徐福的眼瞳微微一缩。
郑袖的死和他修为的问题,让他的情绪很有问题。
天空里响起了巨物行走的声音,大片大片的乌云笼罩了那片军营。
徐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他所在意的那些童男童女就在关中。
这句话不算客气,但对于敌人而言,却已经很客气。
谁会想到元武隐忍了那么多年之后,却又成为了牢房里的囚徒?
“论用药用毒,的确没有人比岷山剑宗的这两人更强。”申玄也摇了摇头,“但若论慢慢折磨人,慢慢让人丧失理智的手段,却没有人比我更强,主药自然是由他们出,我知道一味副药,效果极http://www.hetushu.com佳,但若是停止服用,却是如万蚁蚀骨,极难忍受。”
他前方的道上,已经出现了一名身穿青衫的修行者。
也就在此时,一阵金属震鸣声响起。
这阿房宫很恢弘。
……
有一道军令,在他出发之前就已经发出,让这些童男童女从关中出发,赶往潼城。
……
他急切的赶往关中,是因为丁宁给他的那一封信。
若是在以前的长陵,像他这样的人作为车夫如此光明正大的出现而不被发现,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军营里纷杂的声音突然消失了。
赵高摇了摇头,“这是青曜吟和耿刃所需要考虑的问题,论用药用毒,世上再没有人比他们两个人更加精通。”
每个人都有自己存在的道理,对错又岂是一两个人所能说得清楚?
赵高点了点头。
那道军令并非是他所发,所以是有人伪造了他的军令,成功传递,并让他后来发出的军令全部消失于无形。
因为军营正门前平整的校场上,出现了一名黑衫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