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两百一十五章 想法

徐福深吸了一口气。
随之而来的是风暴。
一粒粒沙土不四散而飞,却是笔直的往上空悬浮。
校场的地面一块块裂开,接着被更多的黑气顶开,往上翻转。
澹台观剑这种级别的修行者根本不需要掩饰内心的情感,他看着徐福,从容的摇了摇头,“但事情总不会像你想得那么简单,而且你说的那些,也是你自己所想。丁宁既然要你来,自然有他的道理。”
他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对着澹台观剑问道:“用这样一名年龄相近的修行者来对付整个剑阵,这就是你们想要让我看的?”
他也醒觉过来,在后辈面前,自己不应该这样的失态。
“我明白你为什么生气。”
当那若有若无,且和这战无关的琴声响起时,徐福已经脸色大变,而当此时千墓山升起,徐福的眼瞳顿时剧烈的收缩起来!
这一道道人影都是死物,都有着那种独特的腐朽和污秽的味道,对于修行者而言,就像和_图_书是那种最不愿意接触的腐烂食物上的霉斑。
这些“修行者”体内的元气汹涌而出,天空里响起无数座巨山搬动般的响声。
刹那间,一座黑色的山在地下升起。
徐福有些生气。
即便是对于徐福而言,这名黑衫少年的出现都很突兀。
墓碑的下方,有一道道人影出现。
黑色的山上,有无数的墓碑,就像是森林。
炽烈的阳光本来便是阴神鬼物元气的克星,然而千墓却似根本不为所动。
千墓的身影消隐在黑山里。
他摇了摇头,也不想说什么,便只是看着。
澹台观剑很能理解这名老人此时的情绪。
那些组成军营的极为年轻的修行者,从未遭遇过这样的敌人。
然而这片军营周围,却越发的安静。
然而此时的千墓山和以往记载中的千墓山有很大的不同。
在这座黑衫升腾而起的瞬间,那一块块墓碑下方的黑色山石和泥土,也瞬间松动。
先前千墓身上流http://www.hetushu.com淌的黑气如同重水,在地面上流淌四溢,然而此时却是一丝丝黑气在从坚硬的泥地里渗出,笔直的往上飞起。
晏婴的弟子哪怕再天资卓绝,哪怕再得到晏婴留下的财富,哪怕得到丁宁等人的亲自教导,但能够和整个王朝的赐予相比?
不只是徐福,军营里所有的修行者都知道这名黑衫少年是谁。
然而听到这琴声,徐福的脸色却是骤然一变。
他似乎就是那样突然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然后身上的黑色死气像流水一样顺着他的衣角滑落,沿着地面流淌出去。
这些声音都很稚嫩。
“难道你们认为他可以一个人对付剑阵?”
随着校场上黑衣少年千墓身上的黑气流淌,就连虫豸的轻微声音都消失了。
地面开始晃动。
他双臂上的黑气越来越浓烈,也看不见他的手掌,两条黑气深入地下,随着他的手臂微动,地下瞬间彻底沸腾,一块块和-图-书重逾千斤的坚硬泥土往上如轻飘飘的羽毛般飞腾起来。
这便是千墓山,晏婴的本命物,也是千墓这一生的本命物。
澹台观剑静静的看着他,反问道:“为什么不可以?”
一块块墓碑,就像是此时校场上的泥土一样浮起。
整个军营上方变得越来越亮,亮到晃眼,亮到根本只是明亮的一团,看不到内里的飞剑。
这琴声很低,若有若无,仿佛随时会消失,也不带任何的元气波动。
不远处的潼城也已被腾蛟到来带起的乌云而惊动,城中有许多烟尘涌起,想是一些军队也在迅速的集结。
长陵的许多老人都很有涵养,他和墨守城都是此类。
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有些生气,但就是莫名的有些生气。
徐福的脸色很苍白。
一片片抑制不住的惊呼声从军营里发出。
军营里的那些童男童女已经感受到了千墓的敌意,也感受到了千墓已经出手。
但不知道为何,随着这方天地的越来越安http://m.hetushu.com静,安静到连落叶声都可听得见时,不知何处,却传来琴声。
军营里的战马开始慌乱不堪,响起无数声厉喝约束声。
无数天地元气垂落产生的风暴。
整个军营都开始晃动。
这一个剑阵不只是耗费了这名老人宝贵的十几年时光,更是耗费了整个大秦王朝在过去十几年里宝贵的修行资源。
然而这名黑衫少年的黑却是不同,分外的深邃,散发着一种令人难以想象的死气。
也就在这一刹那,军营上方的空气被一片耀眼的剑光割裂成无数块,随即变成无数道紊乱旋转的风流!
更何况他只有一个人。
黑色本来是秦人最常见的颜色,黑衣黑甲,包括军队所用的制式长剑,皆是黑色。
千墓山对于整个修行者的世界而言并不算陌生和神秘。
但让人无比心悸的是,这些死物体内的元气波动都很强大,都很恐怖。
校场上突然扬起沙尘。
在军营上方飞舞的飞剑迅速针对阴神鬼物元气做出了反应,和图书飞剑带出一道道闪光的剑路,竟是在不断的汇聚阳光。
“只是因为我这剑阵都是些小孩子,所以巴山剑场对付也不是,不对付也不是。”他忍不住冷笑起来,“如果巴山剑场杀死了这些小孩子,那传出去杀死这么多小孩子总是不好听。如果不杀,这剑阵威力又大,在战阵中所向披靡,足以成为战役的决胜关键。但丁宁和林煮酒就以为,只要用一个同样年纪很小的修行者来对付这个剑阵就没有这样的问题?只是一名修行者,就足以对付我这剑阵?”
这些十来岁的孩子,也本来就是在各地挑选出来的修行天才。
普天之下,所有修行阴神鬼物的修行者之中,只有晏婴的那名弟子,才能如此年轻,如此强大。
许多散发着腐朽味道的“修行者”,脱离了黑山,行向前方的军营。
……
只是连徐福都不明白,这名黑衫少年这样出现是什么意思。
这些“修行者”显然都是被炼成傀儡的死物,然而显然也都有七境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