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两百一十八章 余味

过不多时,有银铃般的笑声而来。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他此时已经是元武最为信任的人。
然而他却没有想到,在很多人的眼中,这个世界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算多。
元武也不多言,淡淡回了一句,“我已下旨斩了他。”
“但是有些人总是不甘心,所以他们会用最直接的手段,直接设法杀掉你,因为你不是修行者,所以很好杀。凡事先下手为强,我已经帮你安排了下去。”
但元武却并没有觉得这很不公平,因为当年他和郑袖也是这样的去逼迫王惊梦的。
随着这熟悉的脚步声,一股浓烈的药味刺激得他的鼻翼有点发麻。
今日在皇宫里,其实那名内务司的高官和赵高只是很小的冲突,然而当元武的旨意下达,当那名高官就此被斩杀,赵高的权势将会无形中到达全新的高度。
“元武还有多久?”
……
赵高没有抬头看他的神色,所以不知道元武这一声代表着什么。
元武在他的寝宫里等待和_图_书着修为的恢复。
“今后长陵皇宫里,已经没有人在你之上。”
车夫的声音传入车厢,这是申玄的声音。
空旷的黑色殿里,元武的手垂了下去。
他身体血脉里,那些郑袖残留的星辰元气,都甚至已经在强劲的药力冲刷下磨灭了不少。
元武轻嗯了一声。
生火做羹汤的人竟是赵四,而她的身侧,立着的却是丁宁和长孙浅雪。
所以他便更明白,白启覆灭齐王朝之后,那些忠诚于大秦王朝的军队也不会再回来给他效命。
“至少需要百日,在此之前不可剧烈鼓荡内气,否则恐怕前功尽弃。”赵高恭谨说道。
他深吸了一口气,抬起了头来。
赵高微微一顿,似有些犹豫,但还是说道,“我因救治胡亥皇子入宫,和胡亥自然亲近,但扶苏皇子这些时日恐对我有些不满。”
白山水、赵云睿到了。
现在的元武便是如此。
申玄此时就是这辆马车的车夫。
“多谢圣恩。”
http://m•hetushu.com赵高的药很有效。
按照之前的规矩,他便要告退离开。
“听说你今日在皇宫里和内务司梁啄起了冲突?”然而今日里,元武却突然问了一句。
就从棚户顶上随意拆下来的木柴随意的堆成火堆,上面吊着一口铜锅,里面煮着野菜羹。
双手奉着药碗的赵高走到了他的面前,然后他接过这个纯金的药碗,如同饮酒般小口小口的慢慢抿着。
再强大的人依然有弱点。
他在很多年前给人的感觉很平庸,但他无论在任何方面其实都超越这世间绝大多数人。
这就像是一条百足长虫,在被慢慢的斩去一条条长足。
赵高拜谢退出。
申玄缓缓的接着说道,“但总不可能事事防范在先,所以明天殿上议朝政时,你必须做些什么,让那些人不敢再动。”
他看着躬身而立的赵高,问道。
殿外传来沉重的脚步声。
或者说,抛出巨大的利益而召唤白启不能,连徐福都已经从他身边离开和-图-书之后,元武心中需要一个他觉得能够信任的人。
白山水看着那片有可能是有史以来最为华美壮丽的殿宇群,问道。
夜策冷的身影也很快出现,接着还有岷山剑宗的数人,包括伤重一直未能愈的百里素雪。
强劲的药力顿时让赵高体内气血疯狂流转,让他瞬间变得满脸赤红,让他忍不住有些痛苦的低声咳嗽起来。
药碗递回到赵高的面前,里面大约余了十之一二,按照往常,赵高默然将剩余的药汁一口饮尽。
“最多不过月余。”青曜吟简单的回答。
羊群不知到了何处,她和独孤白住过的简陋棚户却还在。
骊山,正对着这座皇宫的山坡上。
“大概还要两月?”
自从和郑袖一战重创之后,他一步未离开这座寝宫,无论是情绪还是对人的态度,无形之中都已经变得和以前截然不同。但对于赵高,他的眼神里却充满着真正的温和。
那些净琉璃放过羊的山坡上的野草已经再度疯长。
在他乘着马车离和_图_书开骊山下这皇宫,直至宫门外,他才在车厢之中忍不住摇了摇头,脸上浮起些微嘲的神色。
慢慢的剥夺和折磨很残忍。
赵高点了点头。
他同样明白,丁宁逼走徐福,不只是要从他的身边逼走至关重要的力量,更关键的是在告诉他,长陵到大秦王朝各地,所有的消息传递,军令秘报,已经不再安全。
药汁涩而苦,然而当这些药汁入腹,便有一团元气如同烈火般从他的腹中燃烧起来,涌向他身体各处。
元武眉头微蹙,他的神情依旧有些淡淡的,但是眼底却涌出些莫名的火焰,“你只管你,如何轮得到他管。”
其实当连传递军情的渠道都变得不安全,性情大变的元武只是更加无法信任任何一名修行者。
他花了很短的时间就想明白了是谁能够给白启提供足够的支持。
他觉得这些事情很简单。
他也没有想到,很多他熟悉的人,距离他已经很近。
白启违抗圣命率军入齐境自然便是逆反,带走的几乎是大秦www.hetushu.com王朝三分之一之上的军队。
有些东西,你可以不珍惜,不在乎,但却一定要有。
又到了吃药的时辰。
“你看出了什么没有?”白山水转头问丁宁,又忍不住摇了摇头,“连你都看不出这宫殿到底是什么样的玄虚布置,我们来又有什么用,能看出什么花来。”
当一个人有了至高的权势之后,很多在常人看来难于登天的事情,都变得太过简单。
这世上,哪怕是最独的独夫,却依旧害怕寂寞。
他的手似乎承受不住薄薄的一页羊皮纸分量,而他的脖颈似乎承受不住他头颅的分量。
赵高并未多言,只是点头称是。
数十万精锐军队行军所需的支撑不只是白启个人的想法,大量的供给谁能够满足?
他在失去对大秦王朝的军队,乃至整个朝堂的控制。
他的头垂得更低了一些。
破败的棚户前再次燃起了篝火。
他觉得一名并非修行者的普通人,会更加值得信任。
他身体里一些如同死去、腐败的地方,在药气的冲击下开始复苏。